當下似真實,實則猶如夢

當下似真實,實則猶如夢

一年很快就過去了,
當我們處在當時的狀態,一切都是那麼真實,
但幾個小時過去之後,宛如一場夢,
去年猶如一場夢般地劃過,
想讓它重來,是不可能的。

不僅是每一年、每一年消失,
剛剛過去的十二月份,
想讓它再度重返,已是不可能了,
即使是昨天十二月三十一日,
我們也無法讓它重來。

時間飛逝,
當我們身處在當時的狀態時,
感覺一切是那麼地真實,
一旦過去之後,全都只像一場夢。

今年,也會與去年的情況相同,
將會不停地流失、不停地流失……
就如作夢,看起來似乎很真實,
但從夢的世界醒過來之後,
或夢已消失一段時間之後,
就會發現——
一切都是一場空。

當我們處在每一當下的狀態時,
我們感覺如此真實,
時兒快樂,時兒痛苦,覺得如此真實,
一旦過去之後,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事實上,我們的生命,
即使是當下這一刻,其實也無異於做夢,
根本無法找到實質的意義,
然而我們卻誤以為那很真實。

正在呈現的狀態,
完全主宰了我們的心,
讓我們的心——
一會兒苦、一會兒樂、
一會兒好、一會兒壞……
不停地在盤旋變化。

與其放任時間飛逝,
總是事後發現這根本沒有意義,
還不如訓練自己活在當下,
直至看見——
即使當下這一刻,
也沒有任何真實的意義。

自始以來,
世間就如夢中空華,那般地虛無,
我們卻迷失在其中,誤以為如此地真實,
不停地隨之起舞。

從一開始,
我們就誤以為「自我」真實存在,
一旦「自我」存在,
周圍的事物也就存在了,
於是整個世間都變成了真實地存在。

如果我們觀察「自我」,
就會洞悉五蘊皆空,
根本沒有任何實體可言。
圍繞在身心周圍的現象,
找不到任何實質的意義,
整個世間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它們只是不斷變化的現象,
而產生的時間(概念)。

我們常常覺知當下,
如此就能看到事實與真相,
所謂的「自我」究竟是不是真的。

有覺性,持續不斷地覺知身體,
心安住,成為知者、觀者,
一旦覺知身體,就會看到——
身體僅僅只是一團物質元素不停地進進出出,
並不是真正的「我」和「我的」,
僅僅只是臨時從世間借來一用而已。

苦樂的感覺,也是根與塵接觸時才會生起,
每當眼、耳、鼻、舌、身、心接觸所緣,
苦、樂、不苦不樂的感覺就會生起。

接觸所緣,稱之為「觸」,而後「觸」緣「受」。
當眼睛看見、耳朵聽到、舌頭嚐到、鼻子聞到……
只有一種感受生起,即不苦不樂的捨受;
當身體接觸所緣時,
可以生起兩種感受——苦或樂;
然而當心接觸所緣時,
可以生起三種感受——苦、樂、不苦不樂。

當眼睛看見、耳朵聽到、舌頭嚐到、身體觸到(的第一瞬間)……
還沒有產生任何含義,無法導致心苦或樂,
比如,眼睛看到畫面,
當看到的時候,心是沒什麼感覺的,
耳朵聽到、舌頭嚐到、鼻子聞到、身接觸到……
心是沒什麼感覺的。

當身體接觸冷、熱時,
如果太冷或太熱,身體就會有苦受,
如果冷熱剛剛合適,身體就會有樂受,
心尚未參與其中。

唯有心進去干預之後,才會生起苦樂、好壞(的感覺),
這是緊隨著眼、耳、鼻、舌、身、心接觸所緣之後,
生起在眼、耳、鼻、舌、身方面的感受,
然後再把訊號送到心,
心開始審思,所接觸的事物究竟是什麼,
它需仰賴於想蘊,去界定所接觸的事物。

比如,當眼睛看見的時候,心是沒什麼感覺的,
必須經由心去識別眼睛所看到的現象,
先將它做出詮釋——
這是漂亮的女人,
心就會生起喜歡,進而生起貪欲。

或耳朵聽到聲音,
比如,刺耳聲、責罵聲或粗話……
當耳朵聽到聲音時,
心是沒什麼感覺的,並未識別其含義。
聽到聲音之後,就會把信號送到心,
經由識別,心就會生起——
苦、樂或不苦不樂的感受。

因此,心的感受是緊隨接觸之後(生起),
經由想蘊的記憶和界定去轉譯其含義,
接下來,行蘊繼續造作善或不善。

整體流程,聽起來似乎很複雜,
事實上,那是一直存在及發生的現象。
學法,其實就是探究那些正在呈現的現象,
它們並不是什麼複雜難懂的事情。
心,一直就是如此運作著,
我們僅僅只是有覺性,
不停地緊隨著去知道、去看見。

我們感覺生命是真實的,世間也是真實的,
所有的一切都如此真實不虛,
那只是源自於想蘊及行蘊的造作而已。
源自於想蘊及行蘊的造作,
我們才會感覺到一切真實不虛。

如果我們及時地知道——
想蘊運作了,
(就會發現)它開始界定和轉譯
由眼、耳、鼻、舌、身或是心跑去想而獲取的資訊,
想蘊轉譯相關資訊,然後才會生起感覺——
喜歡或不喜歡的感覺,
貪、瞋、痴才會生起……

法,一直都在心中呈現著

法,一直都在心中呈現著

隆布敦長老曾經這樣教導隆波:「法,應該直觀自己的心,(因為)八萬四千的法蘊全都來自於純淨無染的心。」

我們應該去看自己的心,比如,大家這一刻的心還不是純淨無染的;但是,心在演示法嗎?大家的心在演示法嗎?一整天都在演示不善法……

如下這些都是法,一會兒演示貪、一會兒生起瞋,一會兒演示迷失、散亂、萎靡不振……演示著各種各樣的狀態,法,一直在我們內心呈現著。

如果我們的修行越來越好,善法也會越來越頻繁地現身,接下來,更高階的法(也就是,道與果)也將在我們的心中顯現。

因此,能夠及時知道自己的心,就是最好的(修行)。我們應該觀察和體會:無論心是什麼樣子,都知道它,別去打壓,也別去對治。

首先,我們要知道正在呈現的狀態,比如,生氣了,知道「生氣」;貪了,知道「貪」;散亂了,知道「散亂」……第二步,我們要及時知道「心的反應」,比如,生氣了,心不喜歡;快樂了,心喜歡……先看到境界,接著看到心的「喜歡」與「不喜歡」。

一旦我們有覺性及時地知道「喜歡」與「不喜歡」,它們即會滅去,而成為「保持中立的心」。接下來,我們就能夠持續以中立之心去觀境界。

然後,又再走神了,又再生起「喜歡」與「不喜歡」了,就再去看到。就這樣持續地訓練,修行「很快」便會見到成效。

隆布欽長老曾經註解過「很快」這個詞——(它的意思是)不會超過七輩子。

 

「我很棒、我很厲害」——已是煩惱習氣的奴隸

「我很棒、我很厲害」——已是煩惱習氣的奴隸

必須要戰鬥,
持續不斷地觀察自己的心,
何時太脆弱,輸給了煩惱習氣,
要及時地知道。

有些人輸給貪心,
喜歡快樂、舒服、好玩,黏著了,
黏著於於色、聲、香、味、觸,
(比如)不停地群聚乾杯喝酒,
結果許多人因而染上新冠肺炎,
這很容易得傳染病。

有時,輸給了瞋心,
心被瞋恚不斷燃燒,
一直坐立不安。

不停地去觀察自己的心,
貪心驅動我們的心,
要及時地知道;
想要這般,想要那般,
也及時地知道。

瞋心驅動我們的心,
去排斥所有的一切,
需好好及時地知道。

現在這個時代,
迷與痴較多,幾乎沒有人能覺知,
一直很消遣,覺得——
「我很棒、我很厲害」,
自己卻看不出來。
實際上,你並不厲害,
你已經成為煩惱習氣的奴隸了。

此外,自己的理想才是正確的,
他人的理想都是錯誤的,
這全都是痴啊!
讓我們的心非常地燥熱。

真正讓我們的心沒有快樂的,
其實就是(自己的)煩惱習氣。
貪心生起,我們的心就會——
痛苦不安、坐立不安。

比如,我們想得到某些東西時,
心會煩躁不安嗎?
比如,看到新手機面世,我們想得到,
他人的手機有三個攝像頭,
而自己的手機僅有一個攝像頭,
拿起手機之後,覺得很羞愧,
拍什麼都不漂亮,因為自己的技術太差了。
別人擁有什麼,我們都想要擁有,
心就會坐立不安,想和他人一樣擁有。

有時,持續地刷信用卡或貸款,
但那並不是免費的,而是在透支未來錢,
一直很消遣,想得到什麼,就直接採購。
整個生命都處在貪心的籠罩下。

瞋心(生起),一整天都很煩躁,
比如,現在一些人整天都恐懼,
畏懼傳染病,害怕這個,害怕那個……
苦悶的心,恐懼的心,是沒有快樂的,
別人還未對我們做些什麼,
自己就已經很苦悶了。
比如,有些人做體檢,
結果發現罹患初期癌症,
覺得很鬱悶,結果自己嚇死自己了,
這例子存在,並不是沒有。
煩惱習氣傷害了自己內心的寧靜與快樂。

我們須訓練去觀察和體會,
認識貪嗎?
根本沒什麼難度。
貪心的狀態就是——
所有一切,都往自己身邊拉。
比如我們喜歡此人,愛此人,
我們就會想抱擁抱他,對嗎?
我們喜歡這隻貓,
就想抱它,想把它拉進來。

如果我們有瞋心,就想排斥出去,
比如,看到貓或狗走過來,
討厭它,就會踢它一腳,
讓它滾得遠一些。

就是如此不停地觀察自己的心,
心將所緣拉進來,
或將所緣排斥出去,
或是心迷失了,
觀所緣,觀不清楚,
現在的心是如何的,不知道,
這是迷失。

有貪心,就想得到所有的一切,
有瞋心,就會將所有的一切排斥出去,
不停地觀察自己的心,
一會兒拉進來,一會兒排斥出去,
一會兒跑來跑去,徹底地忘失自己的心。

一整天就只有這些而已,
去觀,那有什麼難度的呢?
隆波修行就是如此簡單地去觀,
並沒有觀些什麼神秘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