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培養慈悲心

如何培養慈悲心

隆波帕默尊者
法談摘錄
2020年11月14日 06’04」~13’04」
讓自己的心具有慈悲的訓練方法是:
首先,去看自己喜歡的人或動物,
比如,我們養貓或是養狗,
因為喜歡,所以心是柔軟的。
慢慢地觀察自己的心,
心裡有一種柔軟感,
心在柔軟的時候是快樂的;
而心在惡毒找茬的時候是不快樂的。
訓練慈悲時,
首先從我們所愛的人事物開始練習。
比如,彼克喜歡養貓,
他與貓在一起時很慈悲,對貓十分悲憫,
想讓貓快樂、想讓貓不苦,
它一不舒服,就立即帶它去看醫生,
(身為主人的)心是柔軟的。
我們要努力訓練讓自己的心柔軟一些。
如果心是乾澀的、僵硬的,修行起來很難。
而柔軟、恭敬的心,
就如海綿一般可以很好地吸收水分;
至於堅如磐石的心,它無法吸收水份,
即便倒水上去,也滴水不留。
以柔軟的心,
迎接清涼的法流來臨,
心會飽滿、充盈、感到快樂;
而僵硬的心,
即使有法流過,
也會平白流失、絲毫不剩。
因此,要努力憶念自己所愛的人、所愛的動物,
想到其優點;
這樣思維就會快樂、寧靜,心情舒暢。
而後我們要訓練得更細緻些,
去看那些我們既不討厭、也不喜歡的人。
首先,我們看自己所愛的人,
然後培養慈悲:
希望對方快樂,這是修習慈心,
希望對方離苦,這是修習悲心,
可以同步練習。
當我們喜歡的人覺得生活平淡、沒有快樂時,
我們希望他快樂,對他懷有良好的祝願;
當他們痛苦時,也對他們有良好的祝願——
希望他們離苦。
我們要持續訓練對他人和眾生懷有良好的祝願。
接下來是那些我們感覺平平、可以對之保持中立的人;
我們也對那些「既不愛、也不恨的人」有良好的祝願,
直至訓練到心已經習慣對他人和眾生懷有良好的願望。
然後再慢慢去看我們不喜歡的人,
要先選擇少許不喜歡的人。
如果直接去看那些我們仇恨的人,
邊想到邊說有良好的祝願:
(咬牙切齒地)「願你快樂、快樂吧!」
聽著幾乎就像是要殺了他似的(隆波笑)。
心裡若沒有慈悲,就不是真在祝福。
訓練要從簡單之處開始,
從很容易就有良好願望的對象著手,
也就是以喜歡的人作為訓練對象,
接下來,是我們沒什麼感覺的人——
不愛也不恨的人,
最後階段才是我們不喜歡的人。
如果無緣無故讓我們對不喜歡的人給予良好祝願,
生氣是不會因而消失的。
有一個比較好的詞是「同理心」:
將心比心,推己及人。
隆波身為居士時,曾經對某人生氣:
心想「他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呢?」
某日,隆波靜下心來探究他為什麼會是這樣,
(發現)他兒時所處的環境很恐怖,
他出生時剛好趕上世界大戰,
半夜隨時有炸彈扔下來,
原本睡得好好的,
就被父母突然抓起來逃命,
躲到田野、池塘里,被蚊子叮咬……
非常難受,又嚇得瑟瑟發抖,
「轟轟轟」到處是炸彈,整個大地都在震動。
因此,他的內心深處充滿了恐懼,
長大也都是擔心、害怕的事。
比如,害怕工作做不好,
所以不停地一改再改……
最初,隆波很生氣——
一件工作怎麼沒完沒了?
與他共事太累了!
可是一經瞭解他是何以至此的,
明白了前因後果,
隆波就開始同情他和可憐他了。
一旦同情生起,慈悲心就生起,
生氣便消失了。
生氣,如同污濁發臭的水,
慈悲,如同清澈乾淨的水,
後者不停地流進,替代了污水空間。
在替代的初期並不會徹底乾淨,還會與污水混雜,
隨著不停地流、不斷地驅趕,最後就只剩下清澈的水,
污水不再存在。
要像隆波教導的這般努力訓練自己的心:
以朋友的角度、從良好祝願的角度出發,
來看待他人、看待其他眾生。
如果對他們感到生氣,
就試著瞭解其前因後果,
瞭解他們為什麼會這樣。
END
出處 : https://mp.weixin.qq.com/s/Lgd1utYt9slqKeth2hBG5Q

遵循“三學”來訓練心

遵循“三學”來訓練心

原創 禪窗編譯組 禪窗20200411

隆波帕默尊者

法談摘錄系列/2020年3月7日

我們要訓練“戒、定、慧”三學,它們全都是用來訓練心的。

戒,乃是訓練心的基礎階段。如果我們的心中還沒有“戒”,我們就需要壓制自己的心,別讓心隨順煩惱習氣而行動。禪定,可以對治中等的煩惱,心(一旦)獲得力量,就可以和煩惱習氣抗衡一二,有時是煩惱敗退,有時是禪定敗退。(如果是)禪定敗退,煩惱習氣將會再度湧現;這就像是在進行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

戒(的訓練),就像是當煩惱習氣比我們更為強大時,我們需要努力保全自己,以戒護心,不讓心隨順煩惱而行。等到心的力量越來越強,心獲得了禪定,煩惱習氣便無法輕易傷害我們。就像是打仗,一會兒是你贏,一會兒是我贏。

如果是煩惱習氣更為強大,我們的禪定便會弱不禁風,這時就需要持戒。如果是禪定很好,煩惱習氣便會輸、便會退失,而心將會得到一段時間的寧靜和快樂。然而過不了多久,煩惱習氣便會捲土重來。

接下來的開發智慧,也是類似的情形,但那是對煩惱習氣發起主攻、清除煩惱習氣。

清除煩惱習氣的方法是:有覺性,以安住且中立的心照見身心的實相。

有覺性,是能夠如實覺知身、覺知心;有禪定,則是具備安住且中立的心。當我們獲得了覺性與禪定這兩個工具,我們就會看到:貪一會兒來了、一會兒滅去;瞋一會兒來了、一會兒滅去;迷失一會兒來了、一會滅去……就是這樣持續不停地訓練下去。

快樂生了即滅、苦生了即滅,不停地這樣覺知,不停地這樣體會我們內心生起的一切(現象),它們全都是生了即滅。

接下來,我們將會看到(一切現象)都是有因才會生起。比如,不善念生起時,瞋心就生起;當我們覺得某人很漂亮,貪欲就生起……煩惱習氣是有因方生,並非無緣無故的出現。我們將會看到一切現像都是緣聚而生、緣散而滅。智慧便這樣不停地趨向成熟。

閱讀更多

什麼程度才算是會修行

什麼程度才算是會修行

原創 禪窗編譯組 禪窗 3月6日

隆波帕默尊者法談摘錄

2020年3月4日星期三

大家回頭看看隆波寺廟的那些出家師父,他們的心很有力量,前面那些是出家時間較久的,至於剛剛出家的(人),則是另一回事了。

大家會看嗎?雖然出家師父們在動來動去,但是他們並沒有走神,即便走神了,也只是短暫的走神,而不會走神很久。這是源自於(經過了)心的訓練:迷失了,知道;迷失了,知道;不停地及時知道心。

一旦我們的心開始成為觀者,接著就可以開發智慧了。開發智慧的心,必須先要成為觀者。比如當下這一刻,身體坐著,大家感覺到了嗎?身體坐著,能感覺到嗎?坐著的身體是被觀察的對象。

能感覺身體是被觀察的物件嗎?如果看得出來,說明已經會修行了,心已經安住成為觀者,看到身體是被觀察的對象。

能夠看到自己的感覺嗎?苦樂的感覺來了就走、來了就走。能感覺到嗎?快樂是被觀察的對象、痛苦是被觀察的對象,貪瞋癡也是被觀察的物件,任何境界(或狀態)都是被觀察的物件。

一旦我們開始訓練心,並且獲得了觀者(能觀),我們就可以看到被觀察的物件(所觀)。但是假如沒有觀者、知者,心就會跳進所緣。比如,當我們覺察自己的身體時,心跑去盯著身體,或者浸泡到身體裡,這樣是不行的。又或是覺知腹部的起伏時,心跑到了腹部,或者做手部動作時,心跑到了手上,這樣都是不行的。

心如果沒有跑掉,並且安住成為知者、觀者,就會看到身體只是被觀察的對象,不是我;苦樂的感覺只是被觀察的對象,不是我;好和壞是被觀察的對象,也不是我。當觀察越來越細膩以後,我們甚至會看到心本身也是被觀察的物件:時而變成觀者,然後滅去;時而變成思維者,然後思維的心又滅去,再變成觀者的心。於是,我們看到心本身也是被觀察的對象,時而成為觀者、時而成為思維者,最後智慧徹悟到“心本身也不是我”。

一旦我們修行領悟到了“心不是我”,五蘊就都不是我了。一旦五蘊不是我,整個世間也就都不是我了。因此,真正的分水嶺在於心。

在親證“心不是我”時,那個誤以為“我存在”的身見結(邪見)就被徹底根除,行者將會體證初果——須陀洹。

隆波帕默尊者法談摘錄

2020年3月4日/星期三

11分02秒~13分58秒

Dhamma Talk

編譯組聲明

本法談文字是根據隆波帕默尊者的現場法談錄音,經現場同聲傳譯、轉譯、審校整理而成,可能會與原音略有出入,請讀者諒解。由於受到語言、文字、個人修證水準所限,本文內容若有任何不精准之處,完全歸責於我們,歡迎大家不吝指正。

什麼程度才算是會修行

原創 禪窗編譯組 禪窗 3月6日

隆波帕默尊者法談摘錄

2020年3月4日星期三

大家回頭看看隆波寺廟的那些出家師父,他們的心很有力量,前面那些是出家時間較久的,至於剛剛出家的(人),則是另一回事了。

大家會看嗎?雖然出家師父們在動來動去,但是他們並沒有走神,即便走神了,也只是短暫的走神,而不會走神很久。這是源自於(經過了)心的訓練:迷失了,知道;迷失了,知道;不停地及時知道心。

一旦我們的心開始成為觀者,接著就可以開發智慧了。開發智慧的心,必須先要成為觀者。比如當下這一刻,身體坐著,大家感覺到了嗎?身體坐著,能感覺到嗎?坐著的身體是被觀察的對象。

能感覺身體是被觀察的物件嗎?如果看得出來,說明已經會修行了,心已經安住成為觀者,看到身體是被觀察的對象。

能夠看到自己的感覺嗎?苦樂的感覺來了就走、來了就走。能感覺到嗎?快樂是被觀察的對象、痛苦是被觀察的對象,貪瞋癡也是被觀察的物件,任何境界(或狀態)都是被觀察的物件。

一旦我們開始訓練心,並且獲得了觀者(能觀),我們就可以看到被觀察的物件(所觀)。但是假如沒有觀者、知者,心就會跳進所緣。比如,當我們覺察自己的身體時,心跑去盯著身體,或者浸泡到身體裡,這樣是不行的。又或是覺知腹部的起伏時,心跑到了腹部,或者做手部動作時,心跑到了手上,這樣都是不行的。

心如果沒有跑掉,並且安住成為知者、觀者,就會看到身體只是被觀察的對象,不是我;苦樂的感覺只是被觀察的對象,不是我;好和壞是被觀察的對象,也不是我。當觀察越來越細膩以後,我們甚至會看到心本身也是被觀察的物件:時而變成觀者,然後滅去;時而變成思維者,然後思維的心又滅去,再變成觀者的心。於是,我們看到心本身也是被觀察的對象,時而成為觀者、時而成為思維者,最後智慧徹悟到“心本身也不是我”。

一旦我們修行領悟到了“心不是我”,五蘊就都不是我了。一旦五蘊不是我,整個世間也就都不是我了。因此,真正的分水嶺在於心。

在親證“心不是我”時,那個誤以為“我存在”的身見結(邪見)就被徹底根除,行者將會體證初果——須陀洹。

隆波帕默尊者法談摘錄

2020年3月4日/星期三

11分02秒~13分58秒

Dhamma Talk

編譯組聲明

本法談文字是根據隆波帕默尊者的現場法談錄音,經現場同聲傳譯、轉譯、審校整理而成,可能會與原音略有出入,請讀者諒解。由於受到語言、文字、個人修證水準所限,本文內容若有任何不精准之處,完全歸責於我們,歡迎大家不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