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法談+視頻︱ 四聖諦

長篇法談+視頻︱ 四聖諦

隆波帕默 尊者

禪窗 2019-04-08

1

這 裡 有 許 多 人 可 以 幫 忙 翻 譯 英 文 的 課 程 , 但 是 很 難 找 到 協 助 翻 譯 中 文 課 程 的 人 。 譯 者要 想 傳 達 到 位 , 需 要 同 時 懂 得 修 行 ; 假 如 只 了 解 語 言 或 文 字 , 而 不 知 何 謂 修 行 , 翻 譯出 來 的 內 容 就 會 出 現 偏 差 — — 都 只 是 按 照 自 己 的 理 解 在 轉 譯 罷 了 。

我 們 需 要 用 心 學 法 , 並 經 由 學 習 來 掌 握 修 行 的 要 領 。 重 中 之 重 稱 為 “ 法 之 心 臟 ” 的 法 , 正 是 “ 四 聖 諦 ” 。

有 些 人 心 存 疑 惑 , 覺 得 隆 波 僅 僅 是 在 反 复 教 導 : “ 有 覺 性 , 覺 知 身 與 覺 知 心 ” , 一 遍 又一 遍 地 重 複 。

三 藏 經 典 記 載 : 佛 陀 在 入 大 般 涅 槃 之 前 的 三 個 月 , 大 部 分 教 導 都 是 關 於 四 聖 諦 的 。 佛陀 在 竭 盡 所 能 地 將 “ 四 聖 諦 ” 傳 達 出 來 , 因 此 , 我 們 必 須 細 心 呵 護 四 聖 諦 , 並 將 之 傳 承下 去 。

若 只 論 布 施 或 者 持 戒 , 這 些 在 佛 陀 出 世 之 前 就 存 在 了 , 禪 坐 修 定 也 是 在 佛 陀 出 世 以 前就 有 了 的 。

禪 定 分 為 兩 類 : 正 確 的 禪 定 與 錯 誤 的 禪 定 。 隱 士 們 所 修 的 禪 定 就 是 錯 誤 的 禪 定 , 它 追求 的 是 快 樂 與 寧 靜 , 等 到 去 世 時 , 心 有 時 會 聚 合 起 來 與 空 融 合 等 , 但 以 後 還 是 會 退轉 。 當 定 力 退 失 了 , 便 會 繼 續 輪 迴 於 生 死 , 再 度 受 苦 。 正 確 的 禪 定 也 存 在 , 比 如 悉 達多 太 子 在 年 幼 時 靜 坐 所 進 入 的 禪 定 。 他 再 度 憶 起 那 種 禪 定 , 是 在 他 臨 近 成 佛 的 時 刻 , 於 是 他 再 次 進 入 正 確 的 禪 定 。 這 表 明 正 確 的 禪 定 在 佛 陀 覺 悟 之 前 便 已 存 在 於 世 了 , 不然 的 話 , 不 會 有 佛 陀 的 證 悟 。

世 尊 的 波 羅 密 極 為 圓 滿 , 他 在 黑 暗 之 中 不 斷 摸 索 。 聖 諦 , 必 定 是 有 了 佛 陀 之 後 才 現 世的 , 所 以 我 們 一 定 要 將 之 領 會 於 心 。 聖 諦 聽 似 無 趣 , 實 則 是 最 為 意 味 深 長 的 法 。

隆 波 在 修 行 的 早 期 也 不 覺 得 聖 諦 很 重 要 , 但 隨 著 不 斷 深 入 , 隆 波 發 現 一 種 情 況 : 心 時而 會 放 下 , 時 而 又 會 抓 取 , 反 复 無 常 , 自 己 還 放 不 下 。 放 不 下 什 麼 呢 ? 放 不 下 心 。

隆 波 那 時 還 無 法 放 下 心 , 因 為 還 欠 缺 某 些 領 悟 , 至 於 它 究 竟 是 什 麼 , 不 知 道 。 不 斷 地修 行 , 直 至 照 見 “ 心 本 身 就 是 苦 ” , 才 知 道 個 中 緣 由 。

就 像 隆 布 敦 長 老 所 教 導 的 “ 心 的 聖 諦 ” , 他 為 何 如 此 強 調 “ 心 的 聖 諦 ” 呢 ? 因 為 最 後 的 背水 一 戰 , 正 是 發 生 於 “ 心 ” 的 。

何 時 我 們 徹 見 到 心 — — 知 者 之 心 , 而 非 普 通 人 輕 易 就 可 以 體 會 到 的 心 , 也 不 是 迷 失 之心 , 不 是 “ 思 維 者 、 演 繹 者 、 造 作 者 ” 的 粗 糙 之 心 , 而 是 “ 知 者 、 覺 醒 者 、 喜 悅 者 ” 之心 , 它 也 仍 然 深 陷 苦 堆 之 中 。

深 陷 苦 堆 之 中 的 具 體 表 現 是 怎 樣 的 ? 通 過 “ 無 常 ” 來 展 現 , 通 過 “ 被 逼 迫 ” 來 體 現 , 通 過無 法 隨 順 心 意 ( 無 法 被 指 揮 ) 來 呈 現 。 知 者 之 心 依 然 還 呈 現 “ 苦 ” ( 也 就 是 “ 三 法印 ” ) , 這 便 是 苦 在 現 身 的 證 據 。

心 一 旦 具 足 了 圓 滿 的 智 慧 , 就 會 徹 見 到 知 者 之 心 仍 然 是 苦 , 因 無 常 而 苦 , 因 被 逼 迫 而苦 , 因 無 法 被 掌 控 而 苦 。

佛 陀 教 導 道 : 對 於 苦 , 要 知 道 。 徹 知 苦 以 後 , 便 會 匯 聚 於 知 者 之 心 , 接 下 來 就 會 發 生

— — 心 放 下 知 者 , 即 心 放 下 知 者 之 心 。

知 者 之 心 有 其 特 徵 : 它 是 顆 狀 的 、 粒 狀 的 ( 有 範 圍 ) , 仍 有 處 所 可 以 駐 足 , 有 來 有往 、 有 生 有 滅 、 有 造 作 。 知 者 之 心 仍 是 有 造 作 的 , 它 造 作 什 麼 呢 ? 造 作 好 , 而 不 是 造作 惡 。 何 時 心 徹 見 了 知 者 之 心 , 何 時 心 就 會 放 下 , 知 者 之 心 便 會 灰 飛 煙 滅 , 取 而 代 之生 起 的 是 純 淨 的 “ 知 元 素 ” 。

大 乘 佛 教 或 禪 宗 認 為 : 純 淨 無 染 的 知 元 素 就 是 佛 性 , 此 佛 性 人 皆 有 之 , 本 自 圓 成 , 只不 過 它 被 煩 惱 、 被 漏 煩 惱 、 被 無 明 包 裹 著 。 這 麼 說 的 人 不 是 在 憑 空 想 像 , 而 是 真 的 有所 親 見 。

同 樣 是 親 見 到 心 被 漏 煩 惱 包 裹 的 狀 態 , 以 及 親 見 到 那 個 包 裹 心 的 外 殼 分 崩 離 析 , 於 是心 變 成 了 無 邊 無 際 的 心 , 不 再 是 “ 顆 ” 與 “ 粒 ” , 無 處 可 安 , 無 來 無 去 , 滲 透 在 萬 物 中 , 瀰 漫 於 宇 宙 , 無 處 不 在 , 無 須 來 亦 無 須 去 。

如 果 想 要 對 此 了 解 得 更 多 , 可 以 查 閱 相 關 書 籍 , 黃 檗 禪 師 的 《 傳 心 法 要 》 有 很 多 這 方面 的 內 容 。 隆 布 敦 長 老 也 曾 有 選 擇 性 地 將 書 中 的 內 容 拿 來 教 導 — — 書 名 是 《 即 心 即佛 》 。 《 即 心 即 佛 》 的 開 篇 就 是 黃 檗 禪 師 的 開 示 。

隆 布 敦 長 老 的 教 導 為 何 與 黃 檗 禪 師 的 相 似 呢 ? 因 為 長 老 說 : 黃 檗 禪 師 的 表 述 非 常 到位 。 長 老 修 行 以 後 的 領 悟 與 黃 檗 禪 師 的 教 導 如 出 一 轍 。 既 然 黃 檗 禪 師 的 闡 述 非 常 到位 , 長 老 就 借 來 一 用 了 。 這 並 不 是 長 老 在 照 本 宣 科 , 而 是 因 為 長 老 洞 悉 到 了 真 相 , 這才 取 用 的 。

早 在 閱 讀 黃 檗 禪 師 的 著 作 之 前 , 隆 布 敦 長 老 就 已 經 開 示 過 “ 心 的 聖 諦 ” :

心往外送, 是集( 苦因) ; 心往外送的結果, 是苦; 心清楚地照見心, 是道;

“ 心清楚地照見心” 的結果, 是滅。

而 心 的 自 然 特 性 就 是 必 然 會 往 外 送 。 因 此 , 並 不 是 要 訓 練 心 不 往 外 送 。

隆 布 敦 長 老 指 出 : 心 的 自 然 特 性 就 是 必 然 會 往 外 送 。 心 外 送 後 一 接 觸 所 緣 , 就 會 動 蕩起 伏 , 此 即 苦 因 ; 心 往 外 送 後 動 蕩 起 伏 的 結 果 , 是 苦 ; 心 往 外 送 了 , 若 覺 性 圓 滿 , 心未 隨 之 動 蕩 起 伏 , 長 老 說 這 就 是 道 ; 其 結 果 便 是 滅 , 即 離 苦 。

而 後 長 老 總 結 道 : 所 有 的 阿 羅 漢 聖 者 都 具 有 不 往 外 送 的 心 , 心 無 動 蕩 起 伏 , 並 且 擁 有圓 滿 的 覺 性 。 長 老 就 是 這 樣 開 示 的 , 並 以 “ 結 束 聖 諦 ” 作 為 結 束 語 。

隆 波 最 初 讀 到 這 裡 , 還 以 為 “ 結 束 聖 諦 ” 的 意 思 是 他 教 到 這 裡 就 結 束 了 , 但 其 實 不 是 。

“ 結 束 聖 諦 ” 真 正 的 意 思 是 : 探 究 至 此 , 對 聖 諦 的 學 習 便 已 畢 業 。 類 似 小 學 畢 業 、 學 士畢 業 、 碩 士 畢 業 。 它 的 意 思 並 不 是 開 示 到 此 結 束 , 這 點 必 須 得 澄 清 , 否 則 , 即 使 不 說別 人 也 知 道 結 束 了 — — 因 為 開 示 到 這 裡 確 實 結 束 了 。

所 謂 “ 結 束 聖 諦 ” 是 指 : 已 經 徹 知 聖 諦 、 已 經 獲 得 了 對 聖 諦 的 徹 底 領 悟 。

聖 諦 的 開 篇 就 是 苦 。 什 麼 是 苦 ? 五 蘊 是 苦 , 對 嗎 ? 而 非 心 是 苦 。 真 正 的 聖 諦 是 指 五 蘊( 色 、 受 、 想 、 行 、 識 ) 是 苦 。 而 所 有 的 心 都 包 含 在 識 蘊 之 中 。

但 致 力 於 實 踐 時 , 我 們 是 從 粗 糙 的 蘊 開 始 逐 步 徹 見 的 : 首 先 被 徹 見 到 是 苦 的 , 就 是 “ 色蘊 ” , 色 蘊 再 細 分 , 就 是 眼 、 耳 、 鼻 、 舌 、 身 , 它 們 本 身 是 苦 。 徹 見 到 色 即 是 苦 , 便 會證 悟 三 果 阿 那 含 。

而 最 後 也 是 最 難 洞 悉 到 其 是 苦 的 , 乃 是 “ 識 蘊 ” , 但 不 是 指 全 部 識 蘊 。 識 蘊 之 中 最 為 淺表 與 粗 糙 的 部 分 , 譬 如 我 們 所 擁 有 的 , 很 容 易 就 可 以 洞 悉 到 , 並 不 難 。 例 如 , 我 們 看見 心 生 起 在 眼 根 而 後 滅 去 , 生 起 在 耳 根 而 後 滅 去 , 生 起 在 鼻 、 舌 、 身 而 後 滅 去 。 心 在六 個 根 門 的 生 滅 並 不 難 照 見 。

世間最為殊勝的心, 就是“ 知者之心” 。知者之心兼具善法、覺性, 以及智慧, 它是毫無刻意地生起的, 是與智相應的無行大善心。

知 者 之 心 屬 於 “ 世 間 第 一 流 ” 的 心 , 即 便 如 此 , 它 也 仍 然 是 苦 。 對 我 們 而 言 , 要 獲 得 這樣 的 洞 見 , 難 如 登 天 。

僅 僅 具 備 了 知 者 之 心 , 我 們 就 已 經 樂 不 可 支 了 , 有 迷 者 的 心 才 會 有 苦 。 然 而 終 有 一刻 , 我 們 要 洞 見 到 “ 知 者 之 心 ” 是 苦 。 唯 有 獲 得 這 一 洞 見 , 才 可 以 放 下 心 — — 心 放 下心 。

心 一 旦 可 以 放 下 心 , 就 不 會 再 抓 取 什 麼 了 , 而 僅 僅 只 是 抓 取 心 , 就 會 再 次 在 新 的 “ 有 ” 中 構 建 起 五 蘊 。

( “ 十 二 緣 起 支 ” 之 中 的 “ 有 ” ) 就 像 是 植 物 的 種 子 , 只 要 芒 果 的 種 子 還 在 , 就 能 培 育 出結 出 碩 果 的 芒 果 樹 。 僅 僅 抓 取 知 者 之 心 , 就 可 以 再 次 構 建 出 五 蘊 。

隆 波 還 是 居 士 時 , 經 由 不 斷 地 修 行 , 已 經 極 為 嫻 熟 地 獲 得 了 知 者 之 心 , 但 隆 波 並 未 因此 疏 忽 大 意 或 固 步 自 封 , 因 為 曾 聽 隆 布 敦 長 老 開 示 過 : “ 必 須 消 滅 知 者 ” , 所 以 知 道 即便 獲 得 了 知 者 之 心 , 也 還 沒 有 來 到 苦 的 終 點 。

— 再 觀 察 便 明 白 : 它 果 然 是 苦 啊 。 具 備 知 者 之 心 , 就 會 有 具 備 知 者 之 心 的 那 類 苦 , 即便 知 者 之 心 是 人 類 所 能 獲 得 的 最 殊 勝 之 心 。 凡 夫 所 能 擁 有 的 絕 頂 之 心 , 也 正 是 知 者 之心 。

至 於 迷 失 的 心 , 畜 生 道 的 眾 生 也 有 ; 鬼 道 、 阿 修 羅 道 、 地 獄 道 的 眾 生 , 都 有 迷 失 的心 ; 尚 不 是 阿 羅 漢 聖 者 的 天 神 和 梵 天 , 也 都 有 迷 失 的 心 。 所 以 , 我 們 要 逐 步 實 踐 , 直至 學 習 到 “ 心 ” 。

正 如 隆 布 敦 長 老 所 說 : 心 徹 見 到 心 , 是 道 。 長 老 其 實 講 得 很 委 婉 , 若 直 截 了 當 地 講 , 就 是 : 心 徹 見 到 心 , 就 是 阿 羅 漢 道 。 苦 的 終 點 就 在 此 處 ! 何 時 徹 見 到 知 者 之 心 是 苦 , 何 時 心 就 會 放 下 心 。

2

隆 波 是 從 居 士 的 時 候 開 始 修 行 的 , 隆 波 精 通 禪 定 , 因 為 從 兒 時 就 開 始 訓 練 了 。 在 少 年時 代 就 已 經 得 到 了 知 者 之 心 , 但 卻 不 知 其 重 要 性 , 直 到 遇 見 隆 布 敦 長 老 , 才 知 曉 其 價值 所 在 — — 我 們 是 用 “ 知 者 之 心 ” 來 探 究 名 色 身 心 的 實 相 的 。

若 不 具 備 知 者 之 心 , 卻 妄 圖 探 究 名 色 身 心 , 就 只 能 得 到 理 論 , 只 是 通 過 學 習 經 典 來 死記 硬 背 、 分 析 推 理 而 已 。

— 旦 具 備 了 知 者 之 心 , 通 過 它 來 探 究 名 色 身 心 , 就 會 洞 見 到 名 色 身 心 的 實 相 。 這 才 是貨 真 價 實 的 毗 缽 舍 那 的 智 慧 , 這 是 與 理 論 截 然 不 同 的 。

修 習 毗 缽 舍 那 , 若 不 具 備 知 者 之 心 , 就 不 可 能 是 真 的 毗 缽 舍 那 , 而 只 是 分 析 、 思 維 , 心 是 “ 思 者 、 想 者 、 演 繹 者 、 造 作 者 ” , 只 是 在 遵 循 經 典 依 葫 蘆 畫 瓢 罷 了 , 無 法 真 正 清洗 煩 惱 , 煩 惱 甚 至 還 會 比 之 前 更 加 熾 盛 。

滿 腹 經 綸 的 人 往 往 帶 著 唯 我 獨 尊 的 傲 慢 , 輕 易 就 看 不 起 年 邁 的 或 鄉 下 的 僧 人 , 認 為 他們 愚 蠢 無 知 。 他 們 是 不 懂 什 麼 , 只 懂 一 點 — — 怎 麼 讓 心 不 苦 。 除 此 之 外 一 竅 不 通 , 即便 去 請 教 他 , 他 也 什 麼 都 不 知 道 。

隆 波 就 遇 到 過 自 稱 什 麼 都 不 懂 的 僧 人 , 他 的 話 有 如 天 書 ; 他 只 知 一 件 事 : 苦 是 怎 麼 來的 , 怎 樣 才 能 不 苦 ! 也 就 是 說 他 只 是 知 道 四 聖 諦 而 已 。

當 隆 波 見 到 了 知 者 , 隆 布 敦 長 老 便 教 導 道 : 還 要 消 滅 知 者 。 於 是 隆 波 逐 步 地 觀 察 知者 , 發 現 在 知 者 之 中 仍 然 藏 著 出 生 的 “ 種 子 ” , 不 知 道 具 體 是 什 麼 , 但 知 道 裡 面 有 “ 種子 ” 。 就 像 雞 蛋 或 鴨 蛋 , 有 的 里 面 是 有 “ 種 子 ” 的 , 不 久 便 可 以 孵 出 小 雞 或 小 鴨 來 ; 或 像是 水 果 的 種 子 — — 芒 果 籽 、 榴 蓮 籽 等 , 裡 面 也 有 種 子 。 隆 波 修 行 之 後 看 見 知 者 之 心 中也 有 出 生 的 “ 種 子 ” 。

那 時 隆 布 敦 長 老 已 經 圓 寂 了 , 所 以 隆 波 去 頂 禮 隆 布 特 長 老 , 告 訴 長 老 , 自 己 已 經 看 到了 “ 心 的 源 頭 ” 。 這 個 心 就 是 心 的 源 頭 , 它 可 以 構 建 五 蘊 , 自 己 已 經 知 道 了 。 現 在 怎 樣才 能 摧 毀 它 呢 ? 隆 波 那 時 就 “ 心 的 源 頭 ” 一 事 向 長 老 請 教 。

當 時 還 有 一 位 剛 出 家 的 僧 人 在 默 然 旁 聽 , 隆 波 頂 禮 了 隆 布 特 長 老 之 後 , 那 位 僧 人 就 去到 寺 院 的 下 院 , 也 是 隆 波 接 著 要 去 的 寺 廟 , 他 去 把 聽 到 的 內 容 分 享 給 寺 廟 的 住 持 聽 。他 很 興 奮 , 因 為 主 題 是 關 於 “ 心 的 源 頭 ” 的 。

隆 布 特 長 老 當 時 的 回 復 是 : 繼 續 發 展 覺 性 、 開 發 智 慧 , 等 時 機 成 熟 , 它 會 自 行 開 啟 清除 的 程 序 。 一 旦 智 慧 圓 滿 , 它 將 自 行 清 除 ( “ 種 子 ” ) 。 我 們 無 法 直 接 去 消 滅 它 。

隆 波 曾 經 不 斷 地 修 行 , 想 著 如 何 清 除 它 , 只 知 道 缺 少 了 些 什 麼 , 還 未 領 悟 些 什 麼 , 因而 還 無 法 清 除 “ 心 的 源 頭 ” 或 心 裡 的 “ 種 子 ” 。

我 們 要 不 斷 地 訓 練 , 何 時 徹 悟 聖 諦 , 何 時 就 會 領 悟 對 修 行 人 極 為 珍 貴 且 不 易 獲 得 的 知者 之 心 。 頂 級 的 修 行 者 全 力 以 赴 地 修 行 , 想 獲 得 的 就 是 知 者 之 心 。

隆 布 敦 長 老 曾 對 隆 波 開 示 說 , 他 已 經 審 視 過 了 , 那 些 聲 名 遠 揚 的 高 僧 大 德 們 , 大 多 數是 “ 大 鬼 ” 。 “ 大 鬼 ” 是 指 梵 天 , 他 們 依 然 還 放 不 下 知 者 之 心 。 但 是 長 老 並 沒 有 說 他 們 放不 下 知 者 之 心 , 只 說 大 多 數 是 “ 大 鬼 ” 。 隆 波 追 隨 長 老 持 續 地 學 法 , 最 後 才 明 白 那 是 還放 不 下 心 。

這 需 要 慢 慢 消 化 。

因 此 , 聖 諦 也 分 幾 個 層 次 。 初 階 的 聖 諦 是 觀 察 名 色 : 生 起 什 麼 , 就 觀 察 什 麼 , 凡 生 起的 , 必 會 滅 去 — — 就 這 樣 持 續 觀 照 , 等 到 戒 、 定 、 慧 圓 滿 了 , 聖 道 就 會 生 起 。

聖 道 生 起 時 , 我 們 會 洞 徹 到 五 蘊 的 實 相 : 凡 生 起 的 , 必 會 滅 去 。 我 們 照 見 所 有 的 一 切都 是 生 滅 的 , 照 見 到 的 是 一 個 概 括 性 的 整 體 , 就 會 明 白 五 蘊 之 中 沒 有 一 個 實 體 的“ 我 ” , 五 蘊 不 是 “ 我 ” , 五 蘊 之 外 也 沒 有 “ 我 ” , 哪 裡 都 不 存 在 一 個 “ 我 ” — — 這 是 自 動 照見 的 。

3

我 們 要 持 續 學 習 — — 觀 身 與 觀 心 , 有 覺 性 , 以 安 住 且 中 立 的 心 , 照 見 身 心 的 實 相 。 如果 大 家 記 住 隆 波 這 句 話 , 並 且 明 白 它 的 含 義 , 就 能 夠 一 路 摸 索 著 前 行 。

它 是 一 把 打 開 心 的 “ 秘 密 ” 的 鑰 匙 : 首 先 揭 開 身 的 “ 秘 密 ” , 即 證 悟 三 果 阿 那 含 ; 而 後 揭開 心 的 “ 秘 密 ” — — 苦 的 終 點 就 在 那 裡 , 心 中 出 生 的 “ 種 子 ” 被 徹 底 摧 毀 。

有覺性,

以安住且中立的心, 照見身心的實相。

要有什麼? 要有覺性。 覺知身、覺知心的覺性, 稱為“ 念處” 。

此 處 的 “ 覺 性 ” 並 不 是 指 普 通 的 覺 性 , 它 不 是 酒 瓶 上 貼 著 “ 喝 酒 導 致 覺 性 喪 失 ” 中 的 覺性 。 “ 喝 酒 導 致 覺 性 喪 失 ” , 接 下 來 的 廣 告 語 就 是 “ 這 是 地 道 的 威 士 忌 ” , 真 不 知 道 寫 前一 句 還 有 什 麼 意 義 。 說 著 “ 喝 酒 導 致 覺 性 喪 失 ” , 卻 又 繼 續 推 銷 酒 類 , 讓 人 喪 失 覺 性 。

隆 波 所 說 的 覺 性 , 是 指 覺 知 身 心 或 名 色 的 覺 性 , 它 稱 為 “ 念 處 ” , 並 不 是 普 通 的 覺 性 。

四 念 處 是 導 向 純 淨 無 染 與 解 脫 自 在 的 唯 一 路 。 有 人 覺 得 隆 波 說 來 說 去 都 是 覺 知 身 與 覺知 心 、 覺 知 名 和 覺 知 色 , 耳 朵 都 聽 出 老 繭 了 。 可 是 修 行 的 核 心 正 在 於 此 , 必 須 直 接 指明 它 。 如 果 讓 隆 波 去 教 導 其 他 內 容 , 那 是 浪 費 時 間 。

偶 爾 隆 波 也 會 講 別 的 , 那 是 因 為 聽 眾 的 根 器 不 夠 , 所 以 才 臨 時 換 個 話 題 , 比 如 說 些 “ 鬼故 事 ” 來 消 除 大 家 的 困 倦 , 稍 作 休 整 後 , 即 刻 就 會 回 到 “ 有 覺 性 , 覺 知 身 心 ” 的 主 旨 。

覺 知 身 與 覺 知 心 , 一 定 要 如 其 本 來 地 去 知 道 。 這 是 提 醒 大 家 注 意 : 覺 知 身 , 並 不 是 為了 改 造 身 與 掌 控 身 ; 覺 知 心 , 也 不 是 為 了 裝 飾 心 與 控 制 心 , 而 是 一 定 要 照 見 身 的 實 相和 心 的 實 相 。

有 覺 性 , 覺 知 身 、 覺 知 心 , 就 是 修 習 四 念 處 。 有 覺 性 , 按 照 身 體 本 來 的 面 目 去 觀 身 , 按 照 心 本 來 的 面 目 去 觀 心 , 這 樣 訓 練 是 為 了 照 見 身 與 心 的 實 相 。

何 謂 身 的 實 相 ? 無 常 、 苦 、 無 我 。 何 謂 心 的 實 相 ? 無 常 、 苦 、 無 我 。 照 見 到 名 色 身 心的 無 常 、 苦 、 無 我 , 就 是 在 修 習 毗 缽 舍 那 。

修 習 毗 缽 舍 那 並 不 只 是 覺 知 身 心 而 已 , 還 要 照 見 到 身 心 的 實 相 , 那 才 是 修 習 毗 缽 舍那 。

因 此 , 修 習 四 念 處 , 覺 知 身 與 覺 知 心 , 分 為 兩 個 階 段 : 第 一 個 階 段 是 為 了 生 起 覺 性 ; 第 二 個 階 段 是 為 了 生 起 智 慧 。 修 習 四 念 處 就 是 如 上 兩 個 階 段 。

首 先 , 訓 練 讓 覺 性 生 起 — — 身 體 動 了 , 要 很 快 就 知 道 ; 心 跑 掉 了 , 也 要 很 快 就 知 道 。覺 性 生 起 以 後 , 接 著 就 是 開 發 智 慧 。 比 如 , 我 們 觀 身 不 只 是 為 了 看 見 身 體 , 還 要 看 見潛 藏 在 身 體 裡 的 實 相 ; 觀 心 也 要 看 見 潛 藏 在 心 裡 的 實 相 , 比 如 , 心 是 無 常 的 , 時 樂 時苦 , 時 好 時 壞 , 不 斷 在 變 化 。 這 才 算 是 步 入 了 毗 缽 舍 那 的 修 行 。

如 果 僅 以 覺 性 觀 照 , 那 就 只 是 奢 摩 他 , 而 非 毗 缽 舍 那 , 或 者 說 那 隻 是 處 於 開 發 智 慧 的初 期 , 還 不 是 毗 缽 舍 那 。

有 覺 性 , 如 身 心 本 來 的 面 目 去 覺 知 身 心 。 然 後 隆 波 再 加 一 句 : 若 想 這 樣 照 見 , 需 要 具備 安 住 且 中 立 的 心 。

安 住 且 中 立 的 心 , 其 實 就 是 “ 知 者 之 心 ” 。 難 能 可 貴 、 殊 勝 無 比 的 知 者 之 心 , 對 凡 夫 而言 , 是 最 殊 勝 的 心 。

比 知 者 之 心 更 高 一 籌 的 , 是 “ 出 世 間 心 ” 。 出 世 間 心 分 為 “ 道 心 ” 與 “ 果 心 ” 。 如 果 還 未 證得 出 世 間 心 , 那 麼 知 者 之 心 就 是 最 殊 勝 的 , 它 是 具 備 智 慧 的 、 自 動 自 發 生 起 的 大 善心 , 其 中 沒 有 人 為 的 成 分 。 唯 有 日 積 月 累 地 訓 練 , 我 們 才 能 獲 得 它 。

有 覺 性 , 如 實 地 了 知 身 , 如 實 地 了 知 心 。 覺 性 是 經 由 訓 練 而 生 起 的 。 但 是 想 要 如 實 地了 知 , 就 必 須 具 備 安 住 且 中 立 ( 即 正 定 ) 的 心 。

因 此 在 八 支 聖 道 中 , 非 常 重 要 的 工 具 就 是 覺 性 和 禪 定 。 正 精 進 是 指 正 確 的 精 進 , 也 就是 如 何 精 勤 地 斷 除 煩 惱 和 提 升 善 法 。 接 下 來 是 正 念 和 正 定 , 也 就 是 覺 性 和 禪 定 。 按 隆波 的 總 結 , 就 是 :

正念即“ 念處” , 有覺性,

如其本來面目地覺知身心, 這是正念;

正定則是心安住且中立的狀態。

我 們 一 定 要 通 過 訓 練 來 獲 得 正 念 和 正 定 。

正 念 是 有 覺 性 , 如 其 本 來 地 覺 知 身 、 覺 知 心 。 何 謂 覺 性 的 職 責 ? 它 是 “ 憶 起 ” , 而 非 “ 操控 ” 。 隆 波 所 總 結 的 每 一 個 關 鍵 詞 都 是 有 含 義 的 。 有 覺 性 地 “ 知 道 ” 身 心 , 而 不 是 打 壓 身與 操 控 心 。 如 身 本 來 面 目 地 知 道 身 , 如 心 本 來 面 目 地 知 道 心 。

如 果 具 備 了 正 定 , 具 備 了 知 者 、 觀 者 的 心 , 我 們 就 會 照 見 三 法 印 , 照 見 名 色 身 心 的 實相 , 而 不 是 僅 僅 在 思 維 三 法 印 。

假 設 我 們 學 習 三 藏 經 典 , 比 如 《 阿 毘 達 摩 》 , 卻 不 曾 訓 練 過 正 確 的 覺 性 和 正 確 的 禪定 , 就 無 法 步 入 毗 缽 舍 那 的 修 行 。 或 是 有 時 去 參 加 毗 缽 舍 那 禪 修 營 , 這 樣 做 、 那 樣整 , 得 到 的 只 是 奢 摩 他 , 因 為 沒 有 安 住 的 心 — — 沒 有 成 為 “ 知 者 、 覺 醒 者 、 喜 悅 者 ” 的心 , 根 本 不 具 備 安 住 且 中 立 的 心 。

我 們 要 透 過 訓 練 來 獲 得 正 確 的 覺 性 和 禪 定 。

怎 樣 訓 練 才 可 以 獲 得 覺 性 呢 ? 覺 性 是 指 “ 能 夠 憶 起 ” , 它 源 於 心 能 夠 牢 記 境 界 。 所 以 我們 要 在 每 一 天 不 斷 地 關 註 名 法 和 色 法 , 頻 繁 地 關 注 自 己 的 身 和 心 — — 身 體 一 動 , 覺 知到 ; 心 一 跑 掉 , 覺 知 到 。 持 續 地 覺 知 下 去 , 心 就 會 牢 記 境 界 : 知 道 “ 心 動 ” 是 這 樣 的 , “ 身 動 ” 是 那 樣 的 。 一 旦 ( 身 心 ) 動 了 , 覺 性 便 會 自 動 生 起 。 來 到 這 樣 的 程 度 才 算 可以 。

怎 樣 令 安 住 且 中 立 的 禪 定 生 起 呢 ? 那 就 是 選 修 某 種 禪 法 , 而 後 及 時 知 道 心 未 安 住 、 未中 立 的 狀 態 。 不 需 要 做 什 麼 來 製 造 出 安 住 且 中 立 的 心 , 而 是 修 習 某 種 禪 法 , 比 如 念 誦佛 號 , 或 是 觀 呼 吸 , 而 後 在 心 未 安 住 的 瞬 間 及 時 知 道 。

心 未 安 住 , 就 是 心 在 跑 來 跑 去 , 跑 到 眼 、 耳 、 鼻 、 舌 、 身 、 心 , 心 跑 了 、 溜 掉 了 , 沒有 安 住 。 例 如 , 在 想 的 時 候 , 心 跑 到 念 頭 里 ; 觀 呼 吸 的 時 候 , 心 跑 到 呼 吸 上 ; 看 的 時候 , 心 跑 到 被 看 的 所 緣 上 。 心 就 是 這 樣 在 跑 動 。

我 們 選 修 某 種 禪 法 之 後 , 要 及 時 知 道 心 的 跑 動 。 因 為 , 未 安 住 的 心 就 是 搖 擺 不 定 的心 。 心 跑 了 之 後 , 又 會 繼 而 生 起 “ 滿 意 ” 或 “ 不 滿 意 ” , 這 已 經 是 下 一 個 片 段 了 , 也 要 進一 步 去 及 時 知 道 。

有 時 候 我 們 生 起 了 煩 惱 , 要 知 道 心 跑 去 找 煩 惱 了 , 而 後 心 不 喜 歡 煩 惱 , 要 及 時 知 道 “ 不喜 歡 ” , “ 不 喜 歡 ” 就 會 滅 掉 , 心 將 獲 得 中 立 。

最 後 我 們 就 會 獲 得 品 質 優 良 的 覺 性 — — 獲 得 不 含 絲 毫 刻 意 的 覺 知 身 心 的 覺 性 , 同 時 也獲 得 良 好 的 禪 定 , 擁 有 安 住 且 中 立 的 心 , 而 不 用 刻 意 製 造 它 , 也 不 用 呵 護 它 。

為 什 麼 一 定 要 “ 不 刻 意 ” 呢 ? 因 為 只 要 還 有 刻 意 的 成 分 , 聖 道 就 無 法 生 起 — — 刻 意 就 是業 , 心 還 在 造 業 。

在 修 行 階 段 是 需 要 造 業 的 , 所 以 才 有 “ 業 處 ” 之 稱 。 但 在 聖 道 生 起 的 瞬 間 , 一 切 都 是 自動 自 發 地 發 生 的 。 戒 、 覺 性 、 禪 定 、 智 慧 全 都 是 自 動 自 發 的 — — 必 須 都 是 自 動 自 發的 , 因 為 在 那 個 瞬 間 , 所 有 的 善 法 不 請 自 來 , 在 同 一 瞬 間 齊 聚 於 同 一 心 識 剎 那 , 沒 有絲 毫 的 刻 意 。 “ 刻 意 ” 是 造 業 的 因 素 , 是 業 的 “ 食 物 ” 。

我 們 需 要 逐 步 訓 練 , 並 不 難 。 學 法 需 要 堅 持 和 忍 耐 , 反 复 聽 聞 而 後 觀 察 事 實 。 假 如 只停 留 在 聞 法 的 階 段 , 那 隻 是 理 論 的 學 習 。 包 括 聽 隆 波 講 法 , 也 屬 於 研 習 理 論 , 這 是 要區 分 清 楚 的 。

唯 有 觀 察 事 實 和 真 相 才 稱 得 上 “ 實 修 ” 。 證 悟 道 果 是 基 於 實 修 , 而 不 是 基 於 經 典 和 理 論的 研 習 。

所 以 要 用 功 ! 請 大 家 去 吃 飯 吧 。

(  全  文  完 )

/ 譯 者 聲 明 /

由 於 受 到 語 言 以 及 個 人 修 證 水 平 所 限 , 跨 越 語 種 後 很 難 如 實 還 原 隆 波 帕 默 尊 者的 本 意 。 譯 作 若 有 任 何 不 精 準 之 處 , 完 全 歸 責 於 我 們 , 歡 迎 大 家 不 吝 指 正 。

長篇法談+視頻︱當疾病來臨時(下)

長篇法談+視頻︱當疾病來臨時(下)

禪窗 2019-04-21

1

昨 天 隆 波 到 斯 利 納 醫 院 去 講 法 , 那 裡 的 會 議 室 不 大 , 大 約 可 以 容 納 5 0 0 人 。 幸 虧 隆 波講 法 的 消 息 沒 有 外 傳 , 不 然 醫 院 的 接 待 工 作 就 會 非 常 繁 重 。 即 使 這 樣 , 會 議 室 也 滿 員了 , 仍 有 很 多 人 聽 到 小 道 消 息 前 來 , 隆 波 在 去 會 場 的 路 上 就 碰 到 一 些 新 面 孔 來 請 教 修行 問 題 。 許 多 人 都 開 始 對 修 行 感 興 趣 , 這 非 常 好 。

昨 天 講 法 的 主 辦 方 是 醫 生 , 隆 波 應 邀 專 為 癌 症 患 者 及 其 家 屬 講 法 。 前 來 聽 法 的 有 血 癌患 者 、 白 血 病 患 者 、 淋 巴 癌 患 者 及 其 家 屬 。 這 些 人 大 部 分 從 未 聽 過 法 , 因 此 昨 天 的 開示 非 常 簡 單 , 那 是 僅 屬 於 隆 波 式 的 簡 單 法 談 , 但 對 於 首 次 聽 法 的 人 來 說 , 也 許 算 是 很難 了 。

隆 波 告 訴 那 些 罹 患 癌 症 的 人 , 現 今 的 癌 症 病 人 數 量 非 常 多 , 淋 巴 癌 在 諸 多 癌 症 中 排 名第 五 , 而 在 當 今 社 會 的 人 口 死 因 統 計 中 , 癌 症 死 亡 率 排 名 第 一 , 其 數 量 極 其 龐 大 , 但卻 不 知 因 何 所 致 , 連 醫 生 也 沒 法 回 答 。

患 病 並 初 次 得 知 自 己 的 病 情 時 , 有 些 人 自 然 會 被 嚇 到 , 緊 接 著 就 是 害 怕 、 壓 力 陡 增 、不 知 如 何 是 好 。 他 們 還 來 不 及 被 病 痛 折 磨 , 就 已 經 被 類 似 的 心 理 狀 況 層 層 裹 住 了 。

治 療 階 段 才 是 疼 痛 真 正 的 開 始 , 醫 生 要 進 行 各 種 檢 查 、 實 施 各 種 措 施 。 如 果 是 修 行人 , 此 時 就 要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大 部 分 人 在 感 到 疼 痛 的 時 候 , 都 是 發 生 在 心 的 品 質不 夠 好 時 。

心 會 放 大 疼 痛 感 , 使 其 程 度 大 過 實 際 狀 況 : 比 如 痛 感 本 身 只 有 1 0 分 , 通 常 會 被 心 放 大到 1 0 0 分 。 又 比 如 , 有 些 女 性 在 生 理 週 期 時 , 肚 子 痛 到 必 須 吃 藥 ( 隆 波 身 為 居 士 的 時候 曾 教 導 過 許 多 朋 友 修 行 , 出 家 後 就 完 全 不 再 涉 及 這 些 問 題 了 。 ) 那 時 隆 波 指 導 她 們去 觀 心 , 經 由 持 續 不 斷 的 練 習 , 本 來 要 依 賴 很 多 止 痛 片 的 人 後 來 都 不 再 需 要 服 藥 了 , 疼 痛 得 到 了 大 幅 緩 減 , 有 些 人 因 而 以 為 是 修 行 令 其 不 疼 的 。 事 實 上 並 非 如 此 , 修 行 只是 讓 我 們 的 心 不 再 放 大 疼 痛 感 , 而 不 能 根 除 痛 感 。

人 在 身 體 生 病 時 , 心 也 會 同 時 生 病 , 心 會 比 平 時 更 加 鬱 悶 與 敏 感 。 比 如 , 我 們 坐 著 發呆 時 , 被 蚊 子 叮 了 也 沒 感 覺 , 對 吧 ? 可 是 如 果 看 見 了 蚊 子 , 就 會 馬 上 警 戒 起 來 , 這 時候 如 果 被 咬 了 , 就 會 覺 得 比 平 常 更 痛 — — 這 其 實 就 是 心 在 放 大 感 覺 。

因此, 如果我們妥善地訓練心, 如其本來面目地去感知,

比如疼痛生起時, 如其本來面目地感知, 那麼痛感就不會很強。

昨 天 隆 波 跟 癌 症 患 者 們 分 享 : 在 化 療 的 第 二 階 段 , 隆 波 的 肛 門 長 了 褥 瘡 , 必 須 動 手術 。 主 刀 醫 生 的 醫 術 精 湛 , 照 顧 也 周 到 , 手 術 結 束 後 , 醫 生 提 醒 說 : “ 今 晚 您 肯 定 會 覺得 非 常 疼 。 ” 他 已 經 準 備 了 嗎 啡 , 認 為 當 晚 隆 波 絕 對 需 要 注 射 。 傍 晚 時 分 , 護 士 來 了 , 問 隆 波 是 否 要 注 射 嗎 啡 , 隆 波 回 答 說 還 不 需 要 。 為 什 麼 ? 因 為 還 不 痛 。 最 後 , 為 了 安撫 護 士 , 隆 波 才 在 臨 睡 前 吃 了 一 粒 止 痛 藥 。

當 我 們 做 手 術 或 經 歷 類 似 的 情 形 時 , 要 善 於 照 顧 心 , 不 要 去 放 大 感 受 。 實 際 的 痛 感 並不 可 怕 , 不 覺 得 特 別 疼 也 不 是 因 為 自 己 有 多 厲 害 , 而 是 由 於 當 今 科 技 發 達 , 已 經 不 會再 讓 病 患 感 到 太 多 痛 苦 了 , 加 上 現 在 還 有 形 形 色 色 的 緩 痛 藥 物 。 可 是 如 果 病 人 心 裡 害怕 , 那 麼 即 使 一 點 疼 痛 也 會 被 無 限 放 大 , 從 而 加 劇 了 擔 憂 。

因 此 , 如 果 我 們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比 如 生 病 時 , 心 害 怕 , 知 道 , 心 擔 憂 , 知 道 , 無論 心 呈 現 什 麼 , 我 們 就 只 是 持 續 不 斷 地 知 道 。

生 病 時 , 心 裡 呈 現 的 大 部 分 境 界 都 屬 於 嗔 心 家 族 的 成 員 , 都 是 “ 不 喜 歡 ” 和 抗 拒 家 族 的成 員 。 抗 拒 家 族 的 成 員 何 時 生 起 , 心 何 時 就 有 苦 。 何 時 生 起 嗔 心 , 何 時 心 就 有 苦 受 , 也 就 是 說 , 嗔 心 出 現 時 , 永 遠 都 會 同 步 生 起 心 方 面 的 苦 受 。 因 此 , 在 身 體 生 病 時 , 心同 時 也 會 有 苦 。

佛陀開示道: 一般人生病時,

就像身體被一支箭射中, 同時心又被第二支箭射中。被第二支箭射中, 也就是

疼痛進入了心、痛苦進駐了心, 導致心苦。

佛 陀 又 說 : 阿 羅 漢 聖 者 只 會 中 一 支 箭 , 他 們 的 身 體 會 被 射 中 , 但 是 心 已 不 再 造 作 , 因而 心 是 沒 有 苦 的 。 或 者 如 果 善 加 訓 練 , 至 少 也 能 降 低 心 苦 。

你 們 去 看 牙 醫 時 , 覺 得 害 怕 嗎 ? 有 些 人 會 怕 , 可 是 牙 醫 不 怕 , 因 為 他 是 實 施 方 。 需 要隆 波 給 大 家 介 紹 一 位 牙 醫 嗎 ? 這 位 醫 生 可 是 舉 世 無 雙 。 隆 波 曾 經 去 看 牙 , 被 擺 弄 了 好久 ,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站 在 門 口 觀 望 : 天 啊 ! 滿 嘴 是 血 。 “ 隆 波 , 太 可 怕 了 … … 牙 醫 故 意 刁難 您 吧 ? ”

醫 生 治 療 了 大 約 一 小 時 , 隆 波 的 嘴 都 變 形 了 。 做 完 之 後 , 隆 波 去 上 廁 所 , 回 來 就 看 到阿 姜 宋 彩 尊 者 被 拔 掉 了 兩 顆 牙 。 只 是 小 便 的 功 夫 , 就 拔 完 了 牙 , 已 經 在 縫 線 了 。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一 直 發 出 “ 啊 — — ” 的 聲 音 。 這 位 醫 生 是 急 性 子 , 注 射 完 麻 藥 就 立 刻 拔牙 。 隆 啊 (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的 小 名 ) 便 “ 啊 啊 啊 ” 地 叫 , 隆 波 這 才 曉 得 他 的 名 字 是 這 樣 來的 — — 啊 啊 啊 。 越 發 出 “ 啊 ” 聲 , 嘴 巴 張 得 越 大 , 醫 生 也 越 方 便 , 瞬 間 就 拔 完 了 兩 顆牙 。

隆 波 本 來 還 準 備 作 弄 他 , 結 果 回 來 發 現 已 經 在 縫 線 了 , 進 展 太 快 。 有 些 醫 生 手 重 , 有些 醫 生 則 溫 柔 , 但 有 些 醫 生 儘 管 手 腳 輕 柔 , 療 效 卻 不 好 , 他 們 只 顧 著 迎 合 病 人 , 僅 僅去 除 淺 表 的 牙 垢 , 對 於 藏 在 牙 齦 下 面 的 部 分 並 不 管 。 另 一 些 醫 生 特 別 看 重 療 效 , 幾 乎是 直 驅 牙 根 。

當 我 們 去 整 牙 時 , 心 若 中 立 , 就 會 只 剩 下 身 體 的 疼 痛 。 如 果 無 法 承 受 身 體 的 疼 痛 , 可以 用 奢 摩 他 來 自 助 。 方 法 有 幾 種 , 比 如 , 將 心 引 導 到 大 腳 趾 , 因 為 醫 生 並 沒 對 大 腳 趾

做 什 麼 , 明 白 嗎 ? 那 時 醫 生 只 在 頭 部 忙 , 所 以 我 們 將 心 引 導 到 別 處 。 心 不 感 知 疼 痛時 , 就 不 會 覺 得 太 疼 , 除 非 痛 感 極 為 強 烈 , 心 才 會 猛 然 衝 過 來 “ 看 ” 一 下 。

阿 姜 摩 訶 布 瓦 尊 者 曾 分 享 他 吃 中 藥 的 故 事 。 那 味 中 藥 的 味 道 奇 臭 , 不 知 道 裡 面 放 了 什麼 , 吃 藥 的 時 候 , 他 說 他 把 心 放 到 了 橫 樑 上 。 知 道 橫 梁 嗎 ? 現 今 的 房 屋 已 不 太 能 見 到橫 梁 了 , 只 有 天 花 板 。

心 只 要 不 去 感 知 , “ 觸 ” 就 無 從 生 起 , 縱 然 有 牙 齒 , 縱 然 在 拔 牙 , 可 是 有 “ 觸 ” 嗎 ? 沒有 , 因 為 心 沒 有 關 注 它 。 心 若 未 意 識 到 , “ 觸 ” 就 不 會 生 起 , 因 此 就 不 會 感 到 疼 痛 。 除非 我 們 十 分 擔 心 , 心 才 會 不 斷 地 衝 過 來 看 , 心 跑 來 看 一 次 , 就 感 覺 疼 一 次 。

慢 慢 訓 練 吧 , 有 一 天 我 們 也 許 將 會 直 面 疼 痛 。 在 生 病 感 到 不 舒 服 時 , 訓 練 自 己 去 觀心 , 如 果 可 以 同 時 修 習 奢 摩 他 就 更 好 了 。 如 果 修 習 不 了 奢 摩 他 , 就 只 是 觀 照 它 們 工作 , 也 能 在 一 定 程 度 上 自 助 。 然 而 , 過 多 的 修 習 奢 摩 他 也 會 有 問 題 。 有 些 人 修 習 奢 摩他 入 了 定 , 導 致 手 術 刀 無 法 切 入 身 體 , 因 此 無 法 進 行 手 術 , 於 是 醫 生 不 得 不 叫 醒 他們 : “ 長 老 、 師 父 , 請 您 退 出 禪 定 。 ” 一 旦 從 禪 定 退 出 , 就 會 感 知 到 疼 痛 ! 是 的 , 但 還是 必 須 退 出 來 。

心 力 太 強 時 , 抽 血 的 時 候 針 根 本 扎 不 進 去 , 有 時 針 甚 至 會 彎 掉 。 而 隆 波 則 是 每 次 被扎 , 每 次 都 能 扎 入 , 沒 有 任 何 神 通 , 只 不 過 抽 血 的 時 候 有 點 難 , 隆 波 要 讓 心 處 於 自 然的 狀 態 , 血 才 容 易 被 抽 出 來 , 否 則 整 個 身 體 會 處 在 類 似 屏 蔽 的 狀 態 。

我 們 要 在 患 病 之 前 就 訓 練 自 己 , 這 樣 在 生 病 的 時 候 才 能 夠 自 助 。 尤 其 是 罹 患 癌 症 , 各種 各 樣 鬱 悶 之 事 將 會 接 踵 而 至 , 親 戚 朋 友 也 會 給 我 們 增 加 額 外 的 負 擔 。 那 些 牽 掛 我 們的 人 反 而 為 我 們 平 添 更 多 形 形 色 色 的 壓 力 , 比 如 , 隆 波 以 前 有 一 位 罹 患 淋 巴 癌 的 弟子 , 當 時 她 還 非 常 年 輕 , 也 修 行 了 很 久 , 她 向 隆 波 作 禪 修 報 告 說 : “ 現 在 我 的 身 心 非 常疲 憊 , 因 為 安 撫 媽 媽 的 工 作 太 難 做 了 。 ”

孩 子 自 身 患 了 癌 症 , 已 經 覺 得 極 度 艱 難 了 , 同 時 還 要 耗 費 大 量 精 力 去 安 撫 母 親 或 親人 , 這 樣 真 的 很 累 。 親 戚 朋 友 有 時 給 我 們 平 添 了 更 多 痛 苦 , 所 以 身 為 病 人 的 親 屬 要 謹慎 , 別 給 患 者 添 亂 。

還 有 一 種 情 形 : 全 民 皆 醫 生 。 隆 波 生 病 期 間 終 於 明 白 : 每 個 泰 國 人 都 是 醫 生 , 每 個 人都 有 各 種 治 療 偏 方 。 有 些 人 提 供 特 效 藥 , 說 藥 效 是 世 界 第 一 , “ 這 是 銀 杏 的 萃 取 物 , 您一 定 要 服 用 , 請 您 現 在 立 刻 服 用 。 ” 隆 波 並 不 是 那 種 輕 易 就 去 吃 什 麼 的 人 , 服 用 之 前 都會 把 它 們 拿 給 醫 生 看 , 結 果 醫 生 說 : “ 這 個 東 西 極 易 導 致 出 血 , 您 在 化 療 期 間 血 小 板 已經 明 顯 下 降 , 如 果 再 吃 這 個 藥 , 那 是 非 常 危 險 的 。 ”

每 個 人 都 化 身 為 醫 生 , 提 供 各 種 偏 方 、 秘 方 。 有 些 人 提 供 中 藥 , 說 要 去 看 陳 醫 生 、 李醫 生 , “ 請 您 去 找 這 位 醫 生 、 那 位 大 夫 ” — — 還 好 沒 被 邀 請 去 看 婦 產 科 醫 生 。 “ 您 去 見 見

這 位 神 醫 好 嗎 ? ” 他 們 請 隆 波 去 看 神 醫 、 中 醫 、 泰 醫 , 還 有 鬼 醫 。 “ 這 個 藥 是 鬼 給 的 秘方 ” — — 它 大 概 就 是 因 為 吃 了 這 個 藥 , 所 以 做 了 鬼 。

介 紹 的 偏 方 和 秘 方 越 多 , 給 病 人 增 加 的 負 擔 就 越 重 — — 隆 波 需 要 不 斷 謝 絕 與 解 釋 。 有人 告 訴 隆 波 : “ 您 最 好 吃 些 黑 芝 麻 , 我 去 買 來 供 養 您 。 ” 在 隆 波 患 癌 症 以 前 , 有 人 提 醒隆 波 每 天 要 吃 黑 芝 麻 , 也 不 知 道 患 癌 症 是 否 就 是 由 於 吃 了 黑 芝 麻 。

總 之 , 大 家 都 有 形 形 色 色 的 秘 方 與 偏 方 , 而 隆 波 更 傾 向 於 相 信 科 學 。 如 果 沒 有 相 關 研究 作 為 佐 證 , 恕 不 輕 信 。 即 便 有 了 相 關 研 究 , 也 要 進 一 步 看 看 其 中 是 否 暗 藏 利 益 驅使 。 會 有 的 , 醫 學 研 究 也 有 各 方 利 益 藏 在 背 後 , 比 如 讓 我 們 談 膽 固 醇 色 變 的 膽 固 醇 騙局 , 它 讓 我 們 覺 得 到 了 某 個 程 度 , 每 個 人 都 必 須 吃 藥 , 但 這 種 宣 傳 只 是 為 了 售 藥 , 事實 並 沒 有 說 的 那 麼 可 怕 。

過 日 子 要 有 憑 有 據 , 盲 從 或 道 聽 途 說 並 不 是 真 正 的 佛 教 徒 的 行 為 , 我 們 應 該 以 覺 性 來呵 護 心 , 透 過 智 慧 來 判 斷 什 麼 應 該 , 什 麼 不 該 , 凡 事 都 要 從 因 果 的 角 度 去 審 視 。

親 屬 們 也 是 同 樣 的 。 照 顧 病 人 的 親 屬 , 請 不 要 給 病 人 再 添 負 擔 。 很 多 人 提 供 的 都 是 麻煩 而 已 , 又 或 者 自 己 比 病 人 還 悲 傷 , 導 致 病 人 更 加 苦 悶 。

2

隆 波 昨 天 的 講 法 大 概 就 是 上 述 內 容 , 甚 至 比 這 個 還 簡 要 。 今 天 的 講 法 要 增 加 難 度 , 這樣 才 能 與 在 寺 廟 講 法 相 匹 配 。

如 果 我 們 訓 練 自 己 , 那 麼 就 會 只 剩 下 身 苦 , 心 苦 將 不 再 產 生 。 但 如 果 訓 練 得 不 夠 , 心苦 就 還 會 生 起 , 只 不 過 生 起 次 數 較 少 、 時 長 縮 短 了 , 讓 我 們 大 致 可 以 應 對 。

為 什 麼 非 要 痛 苦 不 堪 呢 ? 我 們 活 著 又 不 是 只 能 聽 天 由 命 。 身 苦 是 躲 不 過 去 的 , 但 是 當代 科 學 已 經 幫 了 我 們 大 忙 , 這 代 病 人 的 疼 痛 程 度 比 以 前 的 病 人 減 輕 了 很 多 。 只 是 現 在的 人 患 了 同 樣 的 病 , 痛 得 更 久 , 但 就 是 不 死 。

如 果 已 經 無 法 救 治 , 就 別 救 治 了 , 但 是 要 為 病 人 減 輕 苦 受 。 有 些 人 只 是 一 味 地 延 長 父母 、 爺 爺 、 奶 奶 的 生 命 , 讓 他 們 全 身 插 滿 管 線 、 痛 苦 不 堪 , 呼 氣 苦 , 吸 氣 也 苦 , 旁 人體 會 不 到 那 種 滋 味 。 一 味 地 治 療 只 會 讓 病 人 平 白 受 苦 , 還 要 搭 上 百 萬 鈔 票 , 有 些 人 甚至 因 此 身 無 分 文 。 隆 波 認 識 的 一 位 朋 友 去 某 家 著 名 醫 院 就 醫 , 花 費 了 幾 千 萬 。 醫 生 真厲 害 , 就 是 不 讓 他 死 , 一 直 耗 著 。 最 終 , 子 女 都 快 活 不 下 去 了 。

如 果 真 的 救 治 不 了 , 就 順 其 自 然 , 自 然 規 律 本 身 就 會 幫 助 到 我 們 , 不 需 要 痛 那 麼 久 。瀕 死 之 時 , 看 似 很 痛 , 但 如 果 妥 善 訓 練 過 , 就 可 以 旁 觀 身 體 疼 痛 。

昨 天 隆 波 教 導 : 如 果 真 要 死 了 , 就 讓 心 放 鬆 。 這 是 指 導 那 些 不 會 修 行 的 人 , 讓 他 們 把心 放 鬆 , 只 去 想 正 面 的 事 。 但 是 修 行 人 瀕 死 時 , 就 要 看 著 身 體 死 去 , 心 在 一 旁 作 為 觀眾 , 沒 有 煩 躁 不 安 , 也 沒 有 驚 恐 。 疼 痛 的 折 磨 不 會 太 多 的 , 只 會 比 普 通 人 少 。

阿 姜 摩 訶 布 瓦 尊 者 曾 經 開 示 : 修 行 至 理 想 狀 態 , 真 的 瀕 臨 死 亡 時 , 心 會 抽 身 而 出 , 而不 會 痛 苦 不 堪 , 心 將 從 死 亡 之 中 離 苦 。

我 們 的 心 還 無 法 抽 身 而 出 , 只 能 進 進 出 出 。 但 即 便 抽 身 而 出 , 也 是 心 在 自 行 抽 離 , 不是 刻 意 逃 離 身 體 。 心 一 旦 抽 身 而 出 , 就 會 切 斷 感 知 , 因 為 心 知 道 身 已 無 法 挽 留 , 還 不如 徹 底 扔 掉 它 。 心 切 斷 對 身 的 感 知 , 於 是 身 體 便 會 平 靜 下 來 , 即 使 還 有 掙 扎 , 也 只 是屬 於 物 質 的 自 然 的 反 應 , 但 是 心 已 平 復 , 而 後 萬 籟 俱 寂 。

我們不是孤兒, 我們是佛陀的弟子,

要從即刻起就訓練自己。生病了讓醫生去治療身體, 我們自己去治療自己的心。

無法治愈身體,

就放下, 轉而呵護心。 如果達到了終極的體證, 心就會放下心,

苦的終點就在那裡。

即使未抵達終點,

臨終的時候也會放下身體。心會先放下身, 而後進入到心。

等修行至某一點, 波羅密圓滿時, 心就會放下心。

現 在 有 些 人 已 經 體 驗 過 “ 放 下 心 ” 了 , 雖 然 放 下 了 , 但 又 會 再 次 拾 起 , 並 沒 有 在 放 下 的時 刻 立 即 死 去 — — 基 於 往 昔 的 舊 業 , 我 們 會 再 次 抓 取 心 。 唯 有 深 知 身 已 必 死 時 , 心 才會 放 下 身 體 。 一 顆 已 經 訓 練 妥 當 的 心 在 那 一 刻 會 完 全 臣 服 , 因 為 它 已 經 徹 見 到 心 本 身即 是 苦 。

若 無 心 , 就 無 五 蘊 , 而 唯 有 一 堆 物 質 聚 集 。 一 旦 有 了 心 , 它 就 會 變 成 眾 生 、 人 、 我們 、 他 們 , 所 以 佛 陀 描 述 道 : 此 一 長 約 2 米 、 厚 2 5 厘 米 、 寬 5 0 厘 米 的 身 軀 , 具 有 想 蘊與 心 。 有 了 身 與 心 , 才 會 成 為 人 、 眾 生 、 我 們 、 他 們 , 而 佛 陀 努 力 地 指 出 : 那 不 是人 、 眾 生 、 我 們 、 他 們 , 只 是 物 質 元 素 , 兼 具 想 蘊 與 心 。 我 們 要 洞 悉 到 它 全 是 各 種 元素 的 組 合 , 不 是 人 , 不 是 眾 生 , 不 是 我 們 、 他 們 — — 這 就 是 阿 羅 漢 聖 者 的 境 界 。

只 要 還 執 著 於 心 , 就 會 再 次 出 生 。 單 是 有 心 , 就 足 以 再 次 創 建 五 蘊 , 因 此 , 單 一 的 一剎 那 的 結 生 心 就 能 夠 重 新 創 建 名 與 色 。 但 是 如 果 放 下 了 心 , 結 生 心 就 將 不 復 存 在 , 那麼 一 旦 死 亡 就 是 徹 底 死 去 , 不 再 有 出 生 的 種 子 , 那 將 是 最 後 一 次 死 亡 。

請 大 家 逐 步 訓 練 與 實 踐 。 如 果 隆 波 昨 天 這 樣 講 法 , 聽 眾 肯 定 會 暈 頭 轉 向 , 因 為 從 未 聽過 。 昨 天 有 哪 些 人 去 了 現 場 ? 昨 天 比 今 天 簡 單 得 多 , 對 吧 ? 昨 天 那 些 重 病 患 者 戴 著 口罩 來 聽 隆 波 講 法 , 眼 睛 睜 得 大 大 的 , 聽 得 非 常 起 勁 , 到 最 後 摘 掉 口 罩 開 懷 大 笑 , 忘 記自 己 可 能 會 被 病 毒 感 染 了 。 哎 , 摘 掉 口 罩 , 如 果 被 感 染 了 , 很 快 就 會 一 命 嗚 呼 的 。

3

訓 練 妥 當 的 心 將 為 我 們 帶 來 快 樂 , 因 此 要 努 力 訓 練 自 己 。 面 對 形 形 色 色 的 苦 難 , 沒 有人 能 夠 幫 到 我 們 。 住 院 了 就 知 道 那 裡 有 的 都 是 形 形 色 色 的 艱 難 困 苦 。

隆 波 對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說 : “ 我 們 可 能 是 不 用 再 墮 地 獄 了 , 但 是 業 報 現 前 , 還 沒 死 就 到 了地 獄 。 ” 時 間 一 到 , 便 有 白 衣 “ 閻 羅 王 ” 舉 著 針 來 扎 我 們 , 這 說 明 不 善 業 必 會 結 果 , 赦 免是 不 存 在 的 。 欠 債 必 要 償 還 , 即 使 去 不 成 真 地 獄 , 也 要 緊 急 償 還 — — 即 使 來 不 及 死 後墮 入 , 也 要 活 著 進 去 。

不 會 修 行 的 病 人 是 極 度 苦 悶 的 , 他 們 狂 躁 不 安 、 搖 床 哭 喊 … … 起 先 期 待 自 己 可 以 康 復 , 生 氣 地 搖 床 : “ 怎 麼 還 不 康 復 ? ” 待 到 病 症 加 重 , 長 期 的 病 痛 折 磨 讓 他 們 再 次 搖 床 哭喊 : “ 什 麼 時 候 才 能 死 呀 ? ” 又 試 圖 尋 找 其 他 出 路 。

沒 有 訓 練 過 的 人 就 是 如 此 孤 苦 無 依 , 無 法 從 苦 痛 中 自 拔 , 只 能 完 全 隨 本 能 驅 使 。 事 實上 , 這 不 會 讓 境 況 獲 得 任 何 改 善 , 反 而 會 平 添 更 多 的 痛 苦 , 並 且 讓 身 邊 人 的 壓 力 加劇 。

那 些 看 護 病 人 的 家 屬 們 的 壓 力 也 很 大 , 而 且 睡 眠 不 足 。 比 如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看 護 隆 波時 , 看 起 來 比 隆 波 還 憔 悴 。 有 些 陌 生 面 孔 的 醫 生 偶 爾 進 到 病 房 , 抓 著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就要 檢 查 — — 這 是 真 事 , 不 是 在 講 故 事 。

由 於 照 顧 與 看 護 病 人 , 看 護 者 自 身 累 到 面 黃 肌 瘦 。 隆 波 生 病 時 , 身 體 不 舒 服 , 醒 來 很快 就 會 睡 去 , 因 為 異 常 虛 弱 。 而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醒 了 就 睡 不 著 , 到 第 二 天 早 上 , 他 的 眼睛 就 是 腫 的 , 導 致 醫 生 每 次 來 都 拿 他 下 手 。 一 抬 頭 , 只 見 兩 位 出 家 人 , 肯 定 就 是 這 位了 。 發 覺 張 冠 李 戴 後 , 為 了 化 解 尷 尬 , 醫 生 又 會 說 : “ 隆 波 為 什 麼 看 起 來 一 點 不 像 生 病的 人 ? ” 隆 波 回 答 : “ 你 看 看 , 我 身 上 全 是 留 下 的 針 孔 嘛 , 是 你 自 己 沒 有 留 意 , 只 是 自顧 自 地 看 面 相 而 已 。 ” 因 此 , 看 護 者 也 必 須 修 行 , 而 且 這 是 可 以 全 力 修 行 的 時 刻 , 因 為暫 時 沒 有 其 他 工 作 要 做 。

生 病 的 時 候 就 是 進 考 場 的 時 刻 , 還 沒 生 病 時 只 是 在 課 堂 而 已 。 一 旦 病 了 , 就 是 進 考場 。 只 是 有 些 人 學 得 還 不 紮 實 就 進 了 考 場 , 還 希 望 自 己 是 在 課 堂 , 就 像 有 人 生 病 後 來請 教 隆 波 : “ 我 該 怎 麼 辦 ? ” 想 怎 麼 辦 就 怎 麼 辦 咯 , 什 麼 也 做 不 了 了 。 苦 都 撲 到 了 眼 前才 想 起 修 行 , 怎 能 有 起 色 呢 ? 來 不 及 了 。

我 們 應 該 趁 自 己 還 健 康 時 就 訓 練 , 在 日 常 生 活 之 中 就 像 是 進 入 正 規 課 堂 一 樣 訓 練 。 我們 的 教 材 是 名 與 色 , 深 入 地 學 習 它 們 , 頻 繁 地 觀 察 自 己 的 身 心 — — 能 夠 觀 心 , 就 觀心 ; 觀 不 了 心 , 還 可 以 觀 身 ; 如 果 既 無 法 觀 心 也 無 法 觀 身 , 那 麼 就 修 習 奢 摩 他 。 可 以念 誦 “ 佛 陀 、 佛 陀 ” , 無 論 是 否 獲 得 寧 靜 , 只 要 還 能 念 誦 “ 佛 陀 ” , 就 已 經 很 棒 了 。 不 管是 念 經 還 是 進 行 其 他 練 習 , 都 讓 心 與 善 的 所 緣 在 一 起 。

等 到 疾 病 降 臨 時 , 就 是 上 考 場 的 時 刻 。 大 家 在 讀 書 期 間 經 歷 過 嗎 ? 老 師 偶 爾 會 突 擊 測驗 。 有 過 類 似 經 歷 吧 ? 肯 定 都 經 歷 過 。 許 多 人 在 開 車 時 遭 遇 翻 車 , 這 只 是 測 試 測 試 , 死 期 還 沒 到 , 脖 子 還 沒 折 斷 。 為 什 麼 脖 子 沒 斷 ? 因 為 覺 性 很 好 , 原 本 要 頭 破 血 流 的 , 可 是 居 然 躲 過 去 了 。 這 是 由 於 有 覺 性 , 說 明 通 過 了 模 擬 考 試 。

當 我 們 真 的 要 死 的 時 候 , 就 是 真 正 上 考 場 的 時 刻 , 能 否 通 過 考 試 卻 不 一 定 , 只 不 過 終有 一 天 都 要 進 考 場 , 無 人 可 以 倖 免 。 有 些 人 進 考 場 的 時 間 比 預 料 的 早 , 有 些 人 則 是 早該 進 考 場 了 卻 遲 遲 沒 去 。 由 於 學 業 總 不 過 關 , 所 以 總 是 不 能 畢 業 , 就 像 是 有 些 人 讀 小學 時 一 直 不 及 格 , 所 以 只 能 一 直 留 級 复 讀 一 樣 。 有 幾 個 人 本 來 看 起 來 要 死 了 , 結 果 卻又 活 了 很 久 。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說 : 他 自 己 就 是 一 直 在 償 還 不 善 業 的 業 報 , 一 會 兒 那 樣 , 一 會 兒 這 樣 , 病 痛 不 斷 。

以 前 隆 布 特 長 老 有 一 位 弟 子 , 人 稱 “ 杜 阿 姨 ” , 她 是 個 藥 罐 子 , 患 了 五 花 八 門 的 病 : 糖尿 病 、 這 個 病 、 那 個 病 , 各 種 時 髦 的 病 都 會 找 上 她 。 她 被 不 停 地 截 肢 , 但 她 非 常 自 豪地 分 享 : 來 探 望 她 的 人 驚 呼 : “ 哎 呀 ! 杜 阿 姨 , 又 截 肢 啦 ? ” 對 著 她 “ 哎 呀 ” 的 人 不 久 就命 歸 黃 泉 了 。 他 們 是 真 的 死 了 , 但 杜 阿 姨 並 沒 有 詛 咒 對 方 。 有 些 藥 罐 子 的 命 很 硬 , 雖然 看 起 來 像 玻 璃 , 隨 時 會 碎 掉 , 但 卻 能 活 很 久 , 而 有 些 人 平 常 不 患 病 , 一 旦 患 病 就 給報 銷 了 。

看 似 健 康 的 人 往 往 比 藥 罐 子 死 得 早 , 這 類 情 形 很 常 見 。 身 強 力 壯 並 不 能 保 證 長 命 百歲 , 真 的 說 不 准 。 唯 一 能 夠 確 定 的 事 情 就 是 “ 不 確 定 ” , 所 以 我 們 要 充 分 做 好 準 備 。

何 時 需 要 面 對 考 試 , 我 們 並 不 知 道 , 而 且 這 種 考 試 沒 有 補 考 的 機 會 , 通 過 就 通 過 了 , 不 及 格 就 是 不 及 格 。 妄 圖 祈 求 閻 羅 王 讓 自 己 再 活 一 次 的 情 節 只 存 在 於 小 說 裡 , 事 實 上根 本 沒 有 補 考 的 機 會 。 因 此 , 我 們 要 做 好 最 充 分 的 準 備 : 開 始 修 行 。

修 行 分 為 兩 種 : 奢 摩 他 與 毗 缽 舍 那 。 修 習 奢 摩 他 需 要 有 所 為 : 心 不 好 , 令 其 變 好 ; 心不 快 樂 , 使 其 快 樂 ; 心 不 寧 靜 , 讓 它 變 得 寧 靜 。 我 們 要 用 相 反 的 事 物 , 也 就 是 與 煩 惱相 對 立 的 事 物 來 作 為 所 緣 。

如 果 貪 心 非 常 重 , 那 麼 與 貪 欲 相 對 的 就 是 不 淨 觀 : 去 審 視 不 美 和 不 漂 亮 的 事 物 , 因 為美 麗 之 物 會 誘 發 貪 欲 。 瞋 心 很 重 , 就 要 修 習 慈 心 觀 , 因 為 慈 悲 與 瞋 心 相 對 。 痴 心 很 重的 人 容 易 愚 癡 和 迷 信 , 這 樣 的 人 應 該 訓 練 自 己 變 得 更 理 性 , 比 如 看 待 一 切 都 要 有 理 有據 , 否 則 容 易 被 痴 心 席 捲 而 去 。 或 者 如 果 心 非 常 散 亂 , 那 就 引 導 心 去 與 單 一 的 所 緣 在一 起 。 心 跑 了 , 知 道 , 心 就 會 不 再 散 亂 。

使用對立的事物來對治, 屬於奢摩他,

它會讓心來到與正在呈現的煩惱相對立的狀態。

而修習毗缽舍那

則是不作為, 不需要去做什麼, 只需要如其本來面目地知道: 如身本來面目地知道身,

如心本來面目地知道心。

奢摩他是有所為的,

並且有所為之後需要呵護, 否則它便會退失,

而毗缽舍那

則不存在“ 必須” 或“ 禁止” , 它僅僅涉及:

如其本來面目地知道。這兩者是完全不同的。

有 些 人 聲 稱 隆 波 帕 默 的 教 導 是 什 麼 都 不 需 要 做 , 這 不 是 事 實 。 隆 波 的 教 導 是 : 要 學 會覺 知 自 己 。 對 嗎 ? 不 走 神 也 不 聚 焦 緊 盯 , 達 到 這 一 點 需 要 練 習 和 有 所 為 。

— 旦 心 能 夠 覺 知 自 己 , 就 開 始 觀 色 與 名 的 工 作 , 不 干 預 它 們 — — 不 迷 失 其 中 而 因 滿 意或 不 滿 意 去 干 預 。 但 如 果 滿 意 或 不 滿 意 已 經 生 起 了 , 就 要 進 一 步 及 時 去 知 道 它 們 , 這樣 才 不 會 繼 續 干 預 下 去 。

大 家 去 吃 飯 吧 。

( 全 文 完 )

/ 譯 者 聲 明 /

由 於 受 到 語 言 以 及 個 人 修 證 水 平 所 限 , 跨 越 語 種 後 很 難 如 實 還 原 隆 波 帕 默 尊 者的 本 意 。 譯 作 若 有 任 何 不 精 準 之 處 , 完 全 歸 責 於 我 們 , 歡 迎 大 家 不 吝 指 正 。

法談視頻︱ 當疾病來臨時(上)

法談視頻︱ 當疾病來臨時(上)

禪窗 2019-04-04

隆波帕默尊者︱ 泰國斯利納醫院2 0 1 7 年3 月1 8 日

1

各 位 吉 祥 如 意 ! 坐 在 後 面 的 人 能 聽 到 嗎 ? 大 家 如 果 安 靜 些 , 就 會 很 容 易 聽 到 。 隆 波 曾經 疑 惑 : 佛 陀 講 法 的 時 候 , 有 時 會 有 5 0 0 位 聽 眾 聚 集 , 佛 陀 又 沒 有 麥 克 風 , 眾 人 如 何能 聽 到 呢 ? 這 說 明 當 時 的 社 會 氛 圍 非 常 安 靜 。

誰 是 血 癌 患 者 ? 請 舉 手 。 哦 , 這 位 是 病 妹 , 隆 波 比 你 提 前 一 步 患 上 了 ( 淋 巴 癌 是 血 癌的 一 種 ) 。

這 次 講 法 的 時 間 大 概 是 半 小 時 , 不 會 超 時 。 隆 波 盡 量 在 最 短 的 時 間 內 結 束 , 不 然 大 家的 肚 子 就 會 餓 得 咕 咕 叫 了 。

肚 子 餓 的 時 候 , 容 易 生 氣 , 感 覺 到 了 嗎 ? 疲 憊 的 時 候 也 容 易 生 氣 。 同 樣 的 , 犯 困 的 時候 也 容 易 生 氣 。 此 刻 , 已 經 有 人 因 為 肚 子 餓 得 咕 咕 叫 而 感 到 不 快 了 , 但 如 果 讓 大 家 吃完 飯 再 聽 法 , 到 時 大 家 又 會 瞌 睡 和 犯 困 , 而 後 就 會 因 為 瞌 睡 與 犯 困 而 生 氣 。

每 當 我 們 接 觸 到 不 喜 歡 的 對 象 時 , 就 會 感 到 煩 躁 , 佛 教 稱 之 為 “ 瞋 心 ” 。 瞋 心 包 括 生氣 、 鬱 悶 、 煩 躁 不 安 等 等 。 因 此 , 在 我 們 生 病 的 時 候 , 病 的 不 只 是 身 體 , 心 也 會 跟 著鬱 悶 或 有 瞋 。 比 如 , 我 們 首 次 聽 到 自 己 罹 患 癌 症 , 第 一 個 瞋 心 就 是 嚇 一 跳 , 有 些 人 感到 害 怕 、 受 驚 、 擔 憂 … … 它 們 都 屬 於 瞋 心 的 族 群 。

試 問 各 位 , 嚇 一 跳 會 讓 癌 症 消 失 嗎 ? 不 會 。 害 怕 會 讓 病 痛 消 失 嗎 ? 不 會 。 擔 憂 能 讓 病痛 消 失 嗎 ? 也 不 能 。 所 以 , 生 起 這 類 瞋 的 感 覺 是 多 餘 的 , 並 沒 有 什 麼 意 義 , 反 而 會 不必 要 地 削 弱 心 力 , 它 們 毫 無 用 處 。

有 人 無 緣 無 故 地 勸 病 人 : “ 您 要 看 開 一 點 啊 。 ” 大 部 分 人 都 喜 歡 這 樣 安 慰 人 : “ 要 看 開啊 , 要 放 鬆 , 要 放 寬 心 。 ” 病 人 就 會 反 駁 : “ 換 你 生 病 試 試 看 ! 說 得 輕 巧 , 看 開 , 你 病一 下 試 試 ! 沒 准 你 比 我 還 誇 張 , 還 要 死 要 活 的 呢 ! ”

我們仔細觀察就會發現: 在身體生病或感到不舒服時, 心同時也會不舒服。 所 以 佛 陀教 導 : 普 通 人 在 生 病 時 , 就 像 是 身 體 先 中 一 箭 , 而 後 心 又 被 第 二 支 箭 射 中 — — 身 苦 , 同 時 心 也 苦 。 但 如 果 是 佛 陀 真 正 的 弟 子 , 那 麼 受 苦 的 就 只 是 身 體 , 苦 無 法 抵 達 心 。

有 些 人 不 切 實 際 地 認 為 : 成 為 阿 羅 漢 聖 者 之 後 , 身 體 也 不 會 病 。 這 是 毫 無 根 據 的 。 即使 是 佛 陀 也 會 生 病 , 也 要 面 臨 身 體 的 各 種 不 適 。

“ 身 無 疾 病 ” 只 是 臆 想 出 來 的 , 阿 羅 漢 聖 者 又 不 是 機 器 , 當 然 還 會 生 病 , 差 別 只 在 於 : 我 們 是 身 病 心 也 病 , 心 也 痛 苦 , 然 後 痛 苦 的 心 再 將 身 苦 的 範 圍 無 限 地 放 大 , 這 樣 反 過來 又 對 身 體 造 成 極 大 的 影 響 。

隆 波 對 這 個 過 程 已 經 體 會 了 很 久 。 隆 波 尚 未 出 家 時 , 就 已 經 開 始 教 導 身 邊 的 朋 友 們 修行 了 。 那 時 候 , 幾 位 女 性 道 友 每 逢 例 假 都 會 痛 經 , 必 須 吃 藥 , 否 則 受 不 了 。

隆 波 就 教 導 她 們 試 著 觀 察 心 : 在 心 放 大 疼 痛 感 時 , 要 及 時 地 知 道 ; 在 感 到 不 喜 歡 、 鬱悶 、 煩 躁 及 擔 心 時 , 要 及 時 知 道 。

類 似 例 假 時 的 痛 經 , 有 一 部 分 是 真 痛 , 但 是 , 不 舒 服 的 、 鬱 悶 而 煩 躁 的 心 , 會 放 大 疼痛 感 , 讓 疼 痛 感 更 加 強 烈 。 隆 波 讓 她 們 試 著 觀 察 生 起 的 嗔 心 與 “ 不 喜 歡 ” , 她 們 訓 練 與體 會 之 後 , 就 不 再 服 藥 了 。

當 我 們 疼 痛 的 時 候 , 比 如 身 患 癌 症 , 醫 生 一 直 想 將 身 體 里 里 外 外 徹 查 一 遍 , 讓 護 士 反复 地 檢 查 我 們 , 這 裡 抽 血 , 那 裡 檢 查 。 隆 波 曾 經 想 說 , 有 機 會 請 醫 生 親 自 來 試 試 看 , 懷 疑 這 、 懷 疑 那 , 不 斷 地 下 化 驗 單 , 正 是 他 們 的 懷 疑 讓 我 們 疼 痛 , 對 嗎 ? 如 果 我 們 不知 道 如 何 修 行 , 可 就 鬱 悶 死 了 。

隆 波 生 病 躺 在 醫 院 4 個 多 月 沒 回 過 寺 廟 , 每 當 一 個 化 療 的 療 程 結 束 後 , 隆 波 往 往 會 發燒 , 主 治 醫 生 就 不 讓 離 開 。 等 到 燒 退 了 , 再 過 兩 三 天 又 要 化 療 , 主 治 醫 生 會 問 : “ 要 回去 嗎 ? ” 隆 波 回 答 : “ 不 回 去 , 懶 得 來 回 奔 波 了 , 反 正 很 快 又 要 再 來 。 ” 於 是 便 在 醫 院 住了 4 個 多 月 。

醫 生 和 護 士 們 很 喜 歡 問 隆 波 : “ 您 在 醫 院 待 了 這 麼 久 , 覺 得 煩 嗎 ? ” “ 厭 煩 嗎 ? 不 厭 煩 , 厭 煩 是 瞋 心 。 ” 無 論 是 醫 生 還 是 護 士 , 聽 到 這 個 回 答 都 摸 不 著 頭 腦 , 不 懂 隆 波 究 竟 在 講什 麼 — — 只 有 修 行 以 後 才 會 明 白 , 否 則 是 無 法 聽 懂 的 。 難 道 覺 得 厭 煩 就 可 以 出 院 嗎 ? 不 行 的 , 對 吧 ? 無 論 如 何 , 主 治 醫 生 都 不 會 輕 易 放 手 的 。 他 好 不 容 易 把 你 捉 到 手 心裡 , 是 不 會 放 開 的 , 他 一 定 要 好 好 照 顧 你 , 確 保 你 安 全 了 才 放 手 。

我 們 在 生 病 時 , 往 往 會 陷 入 擔 心 和 苦 悶 之 中 。 在 抽 血 和 動 手 術 時 , 感 到 的 痛 比 實 際 的更 嚴 重 。 然 而 如 果 學 會 修 行 , 那 麼 在 醫 生 或 護 士 對 我 們 的 身 體 做 什 麼 的 時 候 , 比 如 這裡 抽 血 、 那 裡 動 手 術 , 疼 痛 感 還 是 有 的 , 但 是 當 代 醫 療 技 術 非 常 發 達 , 其 實 不 會 特 別痛 。 痛 感 更 多 是 被 患 者 的 擔 心 與 害 怕 放 大 的 。

醫學技術已為我們帶來了很大的幫助, 讓實際的疼痛變得很少, 這 與 祖 先 們 相 比 , 簡直 是 天 壤 之 別 。 古 人 做 手 術 可 能 真 的 很 痛 , 到 我 們 這 一 代 , 又 是 止 痛 藥 、 又 是 鎮 定劑 , 各 種 款 式 都 有 , 而 且 還 大 把 大 把 的 給 藥 吃 。 尤 其 患 癌 症 時 , 甚 至 還 有 鬼 開 的 藥 , 這 個 人 開 的 、 那 個 人 開 的 , 要 吃 那 個 、 吃 這 個 , 如 果 通 通 相 信 , 就 被 藥 死 啦 。 只 吃 醫生 給 的 藥 就 夠 了 , 如 果 還 要 再 吃 這 吃 那 , 身 體 是 受 不 了 的 。

要 動 手 術 時 , 心 會 擔 憂 和 郁 悶 , 對 嗎 ? 在 手 術 開 始 前 就 已 經 鬱 悶 了 — — 僅 僅 聽 說 要 做手 術 , 就 已 經 鬱 悶 透 頂 了 。 手 術 結 束 後 — — 天 啊 ! 更 慘 。

有 一 次 , 隆 波 化 療 以 後 , 肛 門 長 了 膿 瘡 , 醫 生 在 手 術 之 後 立 即 開 藥 , 並 且 吩 咐 護 士說 : “ 今 晚 他 肯 定 會 很 痛 , 要 準 備 嗎 啡 。 ” 到 了 傍 晚 6 點 左 右 , 護 士 來 了 : “ 來 , 隆 波 , 起 來 注 射 嗎 啡 。 ” 隆 波 問 : “ 為 什 麼 要 注 射 嗎 啡 ? ” 護 士 回 答 : “ 等 一 會 兒 您 會 非 常 痛的 。 ” “ 嗯 , 如 果 痛 了 , 隆 波 會 告 訴 你 的 。 ”

醫 生 的 預 想 是 必 須 用 到 嗎 啡 , 並 精 心 做 了 準 備 , 結 果 是 隆 波 主 動 吃 了 一 顆 止 痛 片 , 只是 為 了 讓 護 士 安 心 : 已 經 吃 過 止 痛 藥 了 。

為 什 麼 隆 波 感 到 的 疼 痛 比 較 輕 呢 ? 一 部 分 原 因 是 醫 生 醫 術 高 明 , 另 一 部 分 是 由 於 心 情放 鬆 , 沒 有 自 己 嚇 唬 自 己 。

如果不照顧好自己的心, 它就會放大疼痛感, 讓痛感超過事實。 因 此 , 要 學 會 呵 護 自己 的 心 , 怎 麼 呵 護 呢 ? 心 在 哪 裡 都 不 曉 得 。 其 實 最 簡 單 的 方 法 就 是 : 不 斷 地 及 時 知 道自 己 的 感 覺 。

請 大 家 好 好 記 住 這 句 話 : 及 時 地 知 道 自 己 的 感 覺 。 感 到 厭 倦 , 知 道 ; 擔 心 了 , 知 道 ; 害 怕 了 , 知 道 。 任 何 感 覺 在 心 中 生 起 , 都 去 知 道 、 知 道 、 知 道 。 心 裡 有 苦 , 知 道 — — 心 會 有 快 樂 嗎 ? 當 然 也 會 有 。 怎 麼 可 能 完 全 沒 有 呢 ? 如 果 醫 生 某 天 沒 來 抽 血 化 驗 , 我們 那 一 整 天 就 會 非 常 開 心 , 因 為 曾 經 每 天 都 要 “ 中 標 ” , 今 天 卻 沒 有 , 所 以 覺 得 很 高興 , 並 不 是 毫 無 樂 事 。

心有快樂, 知道; 心有痛苦, 也知道。 不斷地及時知道自己的心。 害 怕 了 , 知 道 ; 生氣 了 , 也 知 道 ; 擔 心 了 , 知 道 ; 鬱 悶 和 煩 躁 了 , 也 知 道 。 無 論 心 是 怎 樣 的 , 我 們 都 時常 去 知 道 它 的 感 覺 。

如 果 清 楚 地 知 道 了 自 己 的 感 覺 , 那 種 感 覺 就 無 法 控 制 我 們 的 心 。 比 如 , 恐 懼 生 起 了 , 在 知 道 它 的 瞬 間 , 恐 懼 就 從 心 中 抽 離 出 去 了 ; 擔 心 生 起 了 , 在 知 道 它 的 瞬 間 , 擔 心 就從 心 中 分 離 出 去 了 。 我 們 的 心 將 從 所 有 的 情 緒 中 解 脫 出 來 。

那 些 情 緒 存 在 嗎 ? 存 在 。 它 們 可 以 存 在 , 無 須 去 禁 止 , 因 為 我 們 還 不 是 阿 羅 漢 聖 者 。異 想 天 開 地 認 為 自 己 沒 有 煩 惱 了 , 那 是 不 可 能 的 , 有 的 只 是 :

每當瞋心、

擔心和恐懼生起時,

有覺性地及時知道自己的心, 那樣就不會在事實之上

去放大疼痛與痛苦,

它們也就不會再那麼嚴重, 我們就可以輕鬆地去承受。

這 樣 在 醫 院 待 久 了 , 還 會 感 覺 神 清 氣 爽 , 有 些 人 甚 至 不 想 回 家 了 , 覺 得 護 士 比 家 人 漂亮 , 幹 嘛 要 回 家 ?

對 病 人 而 言 , 照 顧 身 體 是 醫 生 的 職 責 , 別 太 相 信 朋 友 們 各 式 各 樣 的 建 議 : 中 醫 、 泰醫 、 西 醫 、 巫 醫 … … 各 種 各 樣 的 醫 生 , 形 形 色 色 的 藥 物 , 只 會 給 病 患 帶 來 巨 大 的 壓 力 。這 是 最 好 的 , 那 也 是 最 好 的 , 都 是 最 好 的 。 如 果 把 每 一 種 “ 最 好 ” 都 吃 下 去 , 死 了 就 不需 要 注 射 福 爾 馬 林 了 , 因 為 細 菌 根 本 無 法 存 活 , 身 體 能 夠 千 年 不 腐 。

病 人 要 懂 得 安 撫 自 己 : 生 病 也 只 是 臨 時 的 , 沒 有 誰 是 終 生 疾 病 纏 身 、 一 直 疼 痛 不 已的 ; 疾 病 是 臨 時 存 在 的 , 來 了 很 快 就 會 走 。 只 是 有 些 人 由 於 身 體 虛 弱 , 才 導 致 疾 病 和痛 苦 和 生 命 一 起 結 束 , 但 那 也 不 算 輸 給 疾 病 了 , 最 糟 也 是 平 局 。

根 本 不 存 在 疾 病 打 敗 我 們 的 情 況 , 最 多 是 旗 鼓 相 當 。 如 果 我 們 因 為 身 患 癌 症 而 死 去 , 癌 細 胞 同 時 也 就 死 了 , 它 們 也 活 不 下 去 。

因 此 , 跟 它 們 好 好 商 量 一 下 : 親 , 別 太 肆 無 忌 憚 ! 要 向 它 們 發 散 慈 心 , 一 旦 發 散 了 慈心 , 不 再 討 厭 它 們 , 心 就 會 覺 得 舒 適 。 心 一 舒 適 , 就 會 生 起 禪 定 , 心 會 清 涼 與 快 樂 , 快 樂 的 心 是 充 滿 力 量 的 。

如 果 需 要 長 期 治 療 , 我 們 也 無 需 思 慮 太 多 , 有 些 人 聽 完 醫 生 的 治 療 方 案 , 就 不 寒 而 栗

— — 天 啊 , 我 需 要 化 療 六 、 七 個 療 程 ! 其 實 只 需 要 把 時 間 分 成 一 段 一 段 、 一 天 一 天的 , 今 天 能 做 什 麼 就 去 做 。 別 總 計 算 著 還 剩 下 幾 天 , 還 要 再 化 療 幾 次 … … 想 得 太 多 並 沒有 好 處 。

活 在 當 下 , 一 天 天 地 過 日 子 , 時 間 眨 眼 就 過 去 了 。 這 就 像 是 有 些 人 結 婚 很 久 — — 在 座有 結 婚 很 久 的 嗎 ? 日 子 一 久 便 沒 有 感 覺 了 , 一 年 很 快 就 過 去 了 , 之 後 會 跟 人 分 享 : 結婚 3 0 年 了 , 就 像 是 跟 桌 椅 板 凳 生 活 在 一 起 似 的 , 已 經 沒 有 感 覺 了 , 心 如 止 水 。

如 果 不 掙 扎 , 心 就 不 會 苦 。 因 此 , 我 們 首 先 要 接 受 “ 已 經 病 了 ” 的 事 實 。 已 經 病 了 , 卻想 讓 它 不 生 病 , 我 們 就 會 苦 悶 。

因此, 心苦並不是源自於癌症, 而是源自於“ 不想患上癌症” 。

既 已 患 上 , 就 去 治 療 , 那 是 醫 生 的 職 責 。 能 夠 康 復 , 則 表 明 醫 生 很 牛 ; 治 療 不 了 , 說明 醫 生 也 不 過 如 此 。 因 此 , 我 們 不 必 苦 悶 , 該 苦 悶 的 人 是 主 治 醫 生 : 要 怎 樣 治 療 才 能讓 病 人 跨 過 鬼 門 關 ? 因 此 , 治 療 的 負 責 方 是 主 治 醫 生 , 我 們 的 職 責 是 守 護 好 自 己 的心 , 醫 生 照 顧 不 了 我 們 的 心 。

我 們 要 了 解 : 心 苦 是 源 於 不 想 得 癌 症 , 或 者 患 上 了 , 想 趕 快 康 復 , 最 好 三 天 就 能 痊 癒回 家 — — 這 是 不 現 實 的 , 它 需 要 經 過 相 當 長 時 間 的 治 療 。

如果心願意接受事實, 就不會覺得太苦。 心 苦 是 源 於 “ 想 要 ” , “ 想 要 ” 又 是 源 於 執 取 , 執 取 則 是 源 於 不 了 解 身 心 的 實 相 而 導 致 的 誤 解 — — 這 個 內 容 過 於 深 奧 , 比 較 難 理 解 , 隆 波 先 不 談 。

2

回 到 患 了 癌 症 這 個 問 題 上 。 患 上 癌 症 卻 想 讓 它 不 病 , 那 肯 定 會 苦 , 因 為 已 經 病 了 ; 患了 癌 症 , 想 讓 它 即 刻 康 復 , 肯 定 也 會 痛 苦 , 因 為 那 是 不 可 能 的 。

我 們 要 活 在 當 下 , 今 天 既 然 還 活 著 , 那 就 開 開 心 心 、 快 快 樂 樂 的 。 至 於 身 體 , 我 們 要學 會 放 下 。

隆 波 的 一 位 弟 子 今 天 也 在 場 , 這 位 跟 隨 隆 波 多 年 的 弟 子 早 前 患 了 癌 症 , 她 曾 告 訴 隆波 : “ 我 活 不 了 幾 天 了 , 醫 生 說 我 肯 定 過 不 了 多 久 就 得 死 。 我 現 在 什 麼 都 修 不 下 去 , 心裡 一 團 糟 。 ”

隆波指導她說: 那就先別修行,

別想著打坐、經行了, 已經不行了。

先冷靜,

然後祈願將色身供養給佛陀, 將身體當作花來供養佛陀。要這樣想:

身體已經不是我們的了, 它是我們供養給佛陀的供品。

— 旦 不 再 擔 心 , 結 果 呢 ? 她 活 了 很 久 , 那 位 預 言 她 將 不 久 於 人 世 的 醫 生 名 譽 掃 地 了 。已 經 過 了 好 多 年 , 她 到 現 在 還 沒 死 , 看 情 形 , 隆 波 反 而 會 比 她 先 死 , 好 在 主 治 醫 生 醫術 高 明 , 經 過 治 療 之 後 , 隆 波 康 復 了 。

對 病 人 而 言 , 要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煩 躁 了 , 抗 拒 了 , 想 要 那 樣 、 不 想 要 這 樣 , 要 常常 去 及 時 地 知 道 。 這 樣 一 來 , 心 就 會 舒 坦 , 苦 的 只 剩 下 身 體 , 心 苦 不 會 存 在 。

同 樣 的 , 這 些 對 病 人 的 親 屬 們 來 說 也 很 重 要 。 隆 波 有 一 位 弟 子 非 常 年 輕 , 他 不 到 2 0 歲就 罹 患 急 性 淋 巴 癌 , 這 個 孩 子 從 小 就 開 始 修 行 , 他 告 訴 隆 波 : “ 現 在 我 每 一 天 都 感 到 心力 憔 悴 , 因 為 要 不 斷 地 安 慰 媽 媽 。 ”

病 人 要 反 過 來 安 慰 家 屬 , 因 為 親 屬 們 痛 哭 流 涕 、 哭 天 喊 地 。 病 人 需 要 花 大 量 精 力 來 安撫 親 屬 , 等 到 媽 媽 好 不 容 易 平 復 了 , 子 女 已 經 累 得 半 死 了 。

所 以 , 病 人 需 要 照 顧 自 己 的 心 , 親 屬 們 也 需 要 照 顧 好 自 己 的 心 。

比 如 , 擔 心 、 害 怕 等 情 緒 , 還 有 牽 掛 、 依 依 不 捨 、 愛 戀 等 心 境 。 有 些 人 擔 心 費 用 、 開銷 等 問 題 — — 治 療 費 高 昂 , 需 要 考 慮 得 非 常 多 , 同 樣 的 , 也 要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心在擔心, 要知道。

無論心是怎樣的, 都要知道。不斷及時地知道自己的心, 心苦就不會被放大,

苦就僅限於身而已。

親 屬 們 也 很 疲 憊 , 需 要 跑 來 跑 去 、 看 護 我 們 , 需 要 買 藥 , 需 要 各 種 未 雨 綢 繆 … … 有 太 多需 要 了 。 而 且 還 有 很 多 禁 止 : 禁 止 吃 這 樣 或 那 樣 , 禁 止 做 那 樣 或 這 樣 , 不 可 計 數 。 病人 難 , 家 屬 也 難 。

因此我們的職責是自助, 怎樣做可以苦得少一點呢? 那就是呵護自己的心。

用 於 呵 護 心 的 工 具 , 稱 為 “ 覺 性 ” 。 覺 性 是 指 : 有 什 麼 發 生 在 心 中 , 要 及 時 地 知 道 。 因此 , 我 們 要 不 斷 觀 察 自 己 的 心 。

心 中 生 起 的 現 像 大 體 分 為 兩 類 : 一 類 是 苦 、 樂 的 感 覺 , 另 一 類 是 好 、 壞 的 感 覺 。

苦 與 樂 、 好 與 壞 一 直 在 心 裡 循 環 往 復 : 一 睜 開 眼 , 想 起 某 件 事 , 就 快 樂 了 ; 想 起 另 外某 件 事 , 又 痛 苦 了 ; 看 見 這 個 人 , 覺 得 快 樂 ; 看 見 那 個 人 , 覺 得 難 過 … … 如 此 這 般 , 我們 心 裡 就 會 生 起 苦 、 樂 的 感 覺 。 眼 睛 看 見 、 耳 朵 聽 見 、 鼻 子 聞 到 、 舌 頭 嚐 到 、 身 體 觸到 、 心 想 到 的 一 瞬 間 , 苦 、 樂 的 感 覺 就 會 生 起 。

有 時 候 , 眼 、 耳 、 鼻 、 舌 、 身 、 心 接 觸 到 所 緣 — — 眼 睛 看 見 所 緣 之 後 , 心 中 生 起 了 善法 , 比 如 看 見 僧 人 托 缽 , 生 起 了 善 心 , 或 者 也 可 能 生 起 不 善 心 , 懷 疑 這 真 是 出 家 人嗎 , 並 且 感 到 不 快 , 不 想 供 養 食 物 給 他 們 。 眼 睛 看 見 所 緣 之 後 , 心 可 能 是 善 的 , 也 可能 是 不 善 的 。 總 之 , 我 們 要 訓 練 去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當 下 這 一 刻 心 有 快 樂 , 能 夠 感 覺 到 嗎 ? 心 有 快 樂 , 知 道 心 有 快 樂 。 試 著 觀 察 心 裡 的 快樂 。 觀 察 到 了 吧 ? 它 在 慢 慢 平 復 下 來 , 快 樂 感 在 慢 慢 降 低 , 對 嗎 ?

接 下 來 , 心 有 痛 苦 的 時 候 也 要 這 樣 觀 察 , 如 果 以 中 立 的 心 去 觀 察 , 痛 苦 就 會 減 輕 。 一切 都 是 生 起 而 後 滅 去 、 生 起 而 後 滅 去 的 。

不 斷 地 訓 練 自 己 活 在 當 下 , 無 論 是 病 人 , 還 是 病 人 的 朋 友 或 兄 弟 姐 妹 , 都 要 慢 慢 訓 練去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再 補 充 一 點 : 如 果 真 的 無 法 救 治 , 有 些 人 病 情 會 惡 化 , 這 是 很 自 然 的 。 有 些 人 會 來 請教 : “ 臨 終 時 要 怎 麼 做 ? 如 何 快 樂 地 死 去 ? ” 這 同 樣 是 需 要 學 習 的 重 要 課 題 。 身 體 病

了 , 心 會 擔 憂 等 等 , 要 及 時 知 道 心 是 怎 樣 的 。 不 斷 這 樣 觀 察 身 心 , 保 證 未 來 會 更 好 , 會 去 到 善 道 。

因 此 , 今 天 的 講 法 已 經 圓 滿 了 , 包 括 了 生 病 、 康 復 , 甚 至 救 治 無 效 。 要 想 死 得 比 較好 , 是 可 以 選 擇 的 。

我 們 觀 心 , 我 們 所 感 覺 的 病 痛 與 難 受 就 會 減 少 , 康 復 就 會 更 快 — — 比 愁 眉 苦 臉 的 人 康復 得 更 快 。 “ 壓 力 山 大 ” 是 很 難 康 復 的 。 心 情 舒 暢 的 人 , 身 體 會 康 復 得 更 快 。 我們要不斷地訓練: 及時地知道自己的心。

今 天 就 講 到 這 裡 , 因 為 主 辦 方 給 的 時 間 是 半 小 時 。

(  全  文  完 )

/ 譯 者 聲 明 /

由 於 受 到 語 言 以 及 個 人 修 證 水 平 所 限 , 跨 越 語 種 後 很 難 如 實 還 原 隆 波 帕 默 尊 者的 本 意 。 譯 作 若 有 任 何 不 精 準 之 處 , 完 全 歸 責 於 我 們 , 歡 迎 大 家 不 吝 指 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