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法談+視頻︱當疾病來臨時(下)

長篇法談+視頻︱當疾病來臨時(下)

禪窗 2019-04-21

1

昨 天 隆 波 到 斯 利 納 醫 院 去 講 法 , 那 裡 的 會 議 室 不 大 , 大 約 可 以 容 納 5 0 0 人 。 幸 虧 隆 波講 法 的 消 息 沒 有 外 傳 , 不 然 醫 院 的 接 待 工 作 就 會 非 常 繁 重 。 即 使 這 樣 , 會 議 室 也 滿 員了 , 仍 有 很 多 人 聽 到 小 道 消 息 前 來 , 隆 波 在 去 會 場 的 路 上 就 碰 到 一 些 新 面 孔 來 請 教 修行 問 題 。 許 多 人 都 開 始 對 修 行 感 興 趣 , 這 非 常 好 。

昨 天 講 法 的 主 辦 方 是 醫 生 , 隆 波 應 邀 專 為 癌 症 患 者 及 其 家 屬 講 法 。 前 來 聽 法 的 有 血 癌患 者 、 白 血 病 患 者 、 淋 巴 癌 患 者 及 其 家 屬 。 這 些 人 大 部 分 從 未 聽 過 法 , 因 此 昨 天 的 開示 非 常 簡 單 , 那 是 僅 屬 於 隆 波 式 的 簡 單 法 談 , 但 對 於 首 次 聽 法 的 人 來 說 , 也 許 算 是 很難 了 。

隆 波 告 訴 那 些 罹 患 癌 症 的 人 , 現 今 的 癌 症 病 人 數 量 非 常 多 , 淋 巴 癌 在 諸 多 癌 症 中 排 名第 五 , 而 在 當 今 社 會 的 人 口 死 因 統 計 中 , 癌 症 死 亡 率 排 名 第 一 , 其 數 量 極 其 龐 大 , 但卻 不 知 因 何 所 致 , 連 醫 生 也 沒 法 回 答 。

患 病 並 初 次 得 知 自 己 的 病 情 時 , 有 些 人 自 然 會 被 嚇 到 , 緊 接 著 就 是 害 怕 、 壓 力 陡 增 、不 知 如 何 是 好 。 他 們 還 來 不 及 被 病 痛 折 磨 , 就 已 經 被 類 似 的 心 理 狀 況 層 層 裹 住 了 。

治 療 階 段 才 是 疼 痛 真 正 的 開 始 , 醫 生 要 進 行 各 種 檢 查 、 實 施 各 種 措 施 。 如 果 是 修 行人 , 此 時 就 要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大 部 分 人 在 感 到 疼 痛 的 時 候 , 都 是 發 生 在 心 的 品 質不 夠 好 時 。

心 會 放 大 疼 痛 感 , 使 其 程 度 大 過 實 際 狀 況 : 比 如 痛 感 本 身 只 有 1 0 分 , 通 常 會 被 心 放 大到 1 0 0 分 。 又 比 如 , 有 些 女 性 在 生 理 週 期 時 , 肚 子 痛 到 必 須 吃 藥 ( 隆 波 身 為 居 士 的 時候 曾 教 導 過 許 多 朋 友 修 行 , 出 家 後 就 完 全 不 再 涉 及 這 些 問 題 了 。 ) 那 時 隆 波 指 導 她 們去 觀 心 , 經 由 持 續 不 斷 的 練 習 , 本 來 要 依 賴 很 多 止 痛 片 的 人 後 來 都 不 再 需 要 服 藥 了 , 疼 痛 得 到 了 大 幅 緩 減 , 有 些 人 因 而 以 為 是 修 行 令 其 不 疼 的 。 事 實 上 並 非 如 此 , 修 行 只是 讓 我 們 的 心 不 再 放 大 疼 痛 感 , 而 不 能 根 除 痛 感 。

人 在 身 體 生 病 時 , 心 也 會 同 時 生 病 , 心 會 比 平 時 更 加 鬱 悶 與 敏 感 。 比 如 , 我 們 坐 著 發呆 時 , 被 蚊 子 叮 了 也 沒 感 覺 , 對 吧 ? 可 是 如 果 看 見 了 蚊 子 , 就 會 馬 上 警 戒 起 來 , 這 時候 如 果 被 咬 了 , 就 會 覺 得 比 平 常 更 痛 — — 這 其 實 就 是 心 在 放 大 感 覺 。

因此, 如果我們妥善地訓練心, 如其本來面目地去感知,

比如疼痛生起時, 如其本來面目地感知, 那麼痛感就不會很強。

昨 天 隆 波 跟 癌 症 患 者 們 分 享 : 在 化 療 的 第 二 階 段 , 隆 波 的 肛 門 長 了 褥 瘡 , 必 須 動 手術 。 主 刀 醫 生 的 醫 術 精 湛 , 照 顧 也 周 到 , 手 術 結 束 後 , 醫 生 提 醒 說 : “ 今 晚 您 肯 定 會 覺得 非 常 疼 。 ” 他 已 經 準 備 了 嗎 啡 , 認 為 當 晚 隆 波 絕 對 需 要 注 射 。 傍 晚 時 分 , 護 士 來 了 , 問 隆 波 是 否 要 注 射 嗎 啡 , 隆 波 回 答 說 還 不 需 要 。 為 什 麼 ? 因 為 還 不 痛 。 最 後 , 為 了 安撫 護 士 , 隆 波 才 在 臨 睡 前 吃 了 一 粒 止 痛 藥 。

當 我 們 做 手 術 或 經 歷 類 似 的 情 形 時 , 要 善 於 照 顧 心 , 不 要 去 放 大 感 受 。 實 際 的 痛 感 並不 可 怕 , 不 覺 得 特 別 疼 也 不 是 因 為 自 己 有 多 厲 害 , 而 是 由 於 當 今 科 技 發 達 , 已 經 不 會再 讓 病 患 感 到 太 多 痛 苦 了 , 加 上 現 在 還 有 形 形 色 色 的 緩 痛 藥 物 。 可 是 如 果 病 人 心 裡 害怕 , 那 麼 即 使 一 點 疼 痛 也 會 被 無 限 放 大 , 從 而 加 劇 了 擔 憂 。

因 此 , 如 果 我 們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比 如 生 病 時 , 心 害 怕 , 知 道 , 心 擔 憂 , 知 道 , 無論 心 呈 現 什 麼 , 我 們 就 只 是 持 續 不 斷 地 知 道 。

生 病 時 , 心 裡 呈 現 的 大 部 分 境 界 都 屬 於 嗔 心 家 族 的 成 員 , 都 是 “ 不 喜 歡 ” 和 抗 拒 家 族 的成 員 。 抗 拒 家 族 的 成 員 何 時 生 起 , 心 何 時 就 有 苦 。 何 時 生 起 嗔 心 , 何 時 心 就 有 苦 受 , 也 就 是 說 , 嗔 心 出 現 時 , 永 遠 都 會 同 步 生 起 心 方 面 的 苦 受 。 因 此 , 在 身 體 生 病 時 , 心同 時 也 會 有 苦 。

佛陀開示道: 一般人生病時,

就像身體被一支箭射中, 同時心又被第二支箭射中。被第二支箭射中, 也就是

疼痛進入了心、痛苦進駐了心, 導致心苦。

佛 陀 又 說 : 阿 羅 漢 聖 者 只 會 中 一 支 箭 , 他 們 的 身 體 會 被 射 中 , 但 是 心 已 不 再 造 作 , 因而 心 是 沒 有 苦 的 。 或 者 如 果 善 加 訓 練 , 至 少 也 能 降 低 心 苦 。

你 們 去 看 牙 醫 時 , 覺 得 害 怕 嗎 ? 有 些 人 會 怕 , 可 是 牙 醫 不 怕 , 因 為 他 是 實 施 方 。 需 要隆 波 給 大 家 介 紹 一 位 牙 醫 嗎 ? 這 位 醫 生 可 是 舉 世 無 雙 。 隆 波 曾 經 去 看 牙 , 被 擺 弄 了 好久 ,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站 在 門 口 觀 望 : 天 啊 ! 滿 嘴 是 血 。 “ 隆 波 , 太 可 怕 了 … … 牙 醫 故 意 刁難 您 吧 ? ”

醫 生 治 療 了 大 約 一 小 時 , 隆 波 的 嘴 都 變 形 了 。 做 完 之 後 , 隆 波 去 上 廁 所 , 回 來 就 看 到阿 姜 宋 彩 尊 者 被 拔 掉 了 兩 顆 牙 。 只 是 小 便 的 功 夫 , 就 拔 完 了 牙 , 已 經 在 縫 線 了 。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一 直 發 出 “ 啊 — — ” 的 聲 音 。 這 位 醫 生 是 急 性 子 , 注 射 完 麻 藥 就 立 刻 拔牙 。 隆 啊 (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的 小 名 ) 便 “ 啊 啊 啊 ” 地 叫 , 隆 波 這 才 曉 得 他 的 名 字 是 這 樣 來的 — — 啊 啊 啊 。 越 發 出 “ 啊 ” 聲 , 嘴 巴 張 得 越 大 , 醫 生 也 越 方 便 , 瞬 間 就 拔 完 了 兩 顆牙 。

隆 波 本 來 還 準 備 作 弄 他 , 結 果 回 來 發 現 已 經 在 縫 線 了 , 進 展 太 快 。 有 些 醫 生 手 重 , 有些 醫 生 則 溫 柔 , 但 有 些 醫 生 儘 管 手 腳 輕 柔 , 療 效 卻 不 好 , 他 們 只 顧 著 迎 合 病 人 , 僅 僅去 除 淺 表 的 牙 垢 , 對 於 藏 在 牙 齦 下 面 的 部 分 並 不 管 。 另 一 些 醫 生 特 別 看 重 療 效 , 幾 乎是 直 驅 牙 根 。

當 我 們 去 整 牙 時 , 心 若 中 立 , 就 會 只 剩 下 身 體 的 疼 痛 。 如 果 無 法 承 受 身 體 的 疼 痛 , 可以 用 奢 摩 他 來 自 助 。 方 法 有 幾 種 , 比 如 , 將 心 引 導 到 大 腳 趾 , 因 為 醫 生 並 沒 對 大 腳 趾

做 什 麼 , 明 白 嗎 ? 那 時 醫 生 只 在 頭 部 忙 , 所 以 我 們 將 心 引 導 到 別 處 。 心 不 感 知 疼 痛時 , 就 不 會 覺 得 太 疼 , 除 非 痛 感 極 為 強 烈 , 心 才 會 猛 然 衝 過 來 “ 看 ” 一 下 。

阿 姜 摩 訶 布 瓦 尊 者 曾 分 享 他 吃 中 藥 的 故 事 。 那 味 中 藥 的 味 道 奇 臭 , 不 知 道 裡 面 放 了 什麼 , 吃 藥 的 時 候 , 他 說 他 把 心 放 到 了 橫 樑 上 。 知 道 橫 梁 嗎 ? 現 今 的 房 屋 已 不 太 能 見 到橫 梁 了 , 只 有 天 花 板 。

心 只 要 不 去 感 知 , “ 觸 ” 就 無 從 生 起 , 縱 然 有 牙 齒 , 縱 然 在 拔 牙 , 可 是 有 “ 觸 ” 嗎 ? 沒有 , 因 為 心 沒 有 關 注 它 。 心 若 未 意 識 到 , “ 觸 ” 就 不 會 生 起 , 因 此 就 不 會 感 到 疼 痛 。 除非 我 們 十 分 擔 心 , 心 才 會 不 斷 地 衝 過 來 看 , 心 跑 來 看 一 次 , 就 感 覺 疼 一 次 。

慢 慢 訓 練 吧 , 有 一 天 我 們 也 許 將 會 直 面 疼 痛 。 在 生 病 感 到 不 舒 服 時 , 訓 練 自 己 去 觀心 , 如 果 可 以 同 時 修 習 奢 摩 他 就 更 好 了 。 如 果 修 習 不 了 奢 摩 他 , 就 只 是 觀 照 它 們 工作 , 也 能 在 一 定 程 度 上 自 助 。 然 而 , 過 多 的 修 習 奢 摩 他 也 會 有 問 題 。 有 些 人 修 習 奢 摩他 入 了 定 , 導 致 手 術 刀 無 法 切 入 身 體 , 因 此 無 法 進 行 手 術 , 於 是 醫 生 不 得 不 叫 醒 他們 : “ 長 老 、 師 父 , 請 您 退 出 禪 定 。 ” 一 旦 從 禪 定 退 出 , 就 會 感 知 到 疼 痛 ! 是 的 , 但 還是 必 須 退 出 來 。

心 力 太 強 時 , 抽 血 的 時 候 針 根 本 扎 不 進 去 , 有 時 針 甚 至 會 彎 掉 。 而 隆 波 則 是 每 次 被扎 , 每 次 都 能 扎 入 , 沒 有 任 何 神 通 , 只 不 過 抽 血 的 時 候 有 點 難 , 隆 波 要 讓 心 處 於 自 然的 狀 態 , 血 才 容 易 被 抽 出 來 , 否 則 整 個 身 體 會 處 在 類 似 屏 蔽 的 狀 態 。

我 們 要 在 患 病 之 前 就 訓 練 自 己 , 這 樣 在 生 病 的 時 候 才 能 夠 自 助 。 尤 其 是 罹 患 癌 症 , 各種 各 樣 鬱 悶 之 事 將 會 接 踵 而 至 , 親 戚 朋 友 也 會 給 我 們 增 加 額 外 的 負 擔 。 那 些 牽 掛 我 們的 人 反 而 為 我 們 平 添 更 多 形 形 色 色 的 壓 力 , 比 如 , 隆 波 以 前 有 一 位 罹 患 淋 巴 癌 的 弟子 , 當 時 她 還 非 常 年 輕 , 也 修 行 了 很 久 , 她 向 隆 波 作 禪 修 報 告 說 : “ 現 在 我 的 身 心 非 常疲 憊 , 因 為 安 撫 媽 媽 的 工 作 太 難 做 了 。 ”

孩 子 自 身 患 了 癌 症 , 已 經 覺 得 極 度 艱 難 了 , 同 時 還 要 耗 費 大 量 精 力 去 安 撫 母 親 或 親人 , 這 樣 真 的 很 累 。 親 戚 朋 友 有 時 給 我 們 平 添 了 更 多 痛 苦 , 所 以 身 為 病 人 的 親 屬 要 謹慎 , 別 給 患 者 添 亂 。

還 有 一 種 情 形 : 全 民 皆 醫 生 。 隆 波 生 病 期 間 終 於 明 白 : 每 個 泰 國 人 都 是 醫 生 , 每 個 人都 有 各 種 治 療 偏 方 。 有 些 人 提 供 特 效 藥 , 說 藥 效 是 世 界 第 一 , “ 這 是 銀 杏 的 萃 取 物 , 您一 定 要 服 用 , 請 您 現 在 立 刻 服 用 。 ” 隆 波 並 不 是 那 種 輕 易 就 去 吃 什 麼 的 人 , 服 用 之 前 都會 把 它 們 拿 給 醫 生 看 , 結 果 醫 生 說 : “ 這 個 東 西 極 易 導 致 出 血 , 您 在 化 療 期 間 血 小 板 已經 明 顯 下 降 , 如 果 再 吃 這 個 藥 , 那 是 非 常 危 險 的 。 ”

每 個 人 都 化 身 為 醫 生 , 提 供 各 種 偏 方 、 秘 方 。 有 些 人 提 供 中 藥 , 說 要 去 看 陳 醫 生 、 李醫 生 , “ 請 您 去 找 這 位 醫 生 、 那 位 大 夫 ” — — 還 好 沒 被 邀 請 去 看 婦 產 科 醫 生 。 “ 您 去 見 見

這 位 神 醫 好 嗎 ? ” 他 們 請 隆 波 去 看 神 醫 、 中 醫 、 泰 醫 , 還 有 鬼 醫 。 “ 這 個 藥 是 鬼 給 的 秘方 ” — — 它 大 概 就 是 因 為 吃 了 這 個 藥 , 所 以 做 了 鬼 。

介 紹 的 偏 方 和 秘 方 越 多 , 給 病 人 增 加 的 負 擔 就 越 重 — — 隆 波 需 要 不 斷 謝 絕 與 解 釋 。 有人 告 訴 隆 波 : “ 您 最 好 吃 些 黑 芝 麻 , 我 去 買 來 供 養 您 。 ” 在 隆 波 患 癌 症 以 前 , 有 人 提 醒隆 波 每 天 要 吃 黑 芝 麻 , 也 不 知 道 患 癌 症 是 否 就 是 由 於 吃 了 黑 芝 麻 。

總 之 , 大 家 都 有 形 形 色 色 的 秘 方 與 偏 方 , 而 隆 波 更 傾 向 於 相 信 科 學 。 如 果 沒 有 相 關 研究 作 為 佐 證 , 恕 不 輕 信 。 即 便 有 了 相 關 研 究 , 也 要 進 一 步 看 看 其 中 是 否 暗 藏 利 益 驅使 。 會 有 的 , 醫 學 研 究 也 有 各 方 利 益 藏 在 背 後 , 比 如 讓 我 們 談 膽 固 醇 色 變 的 膽 固 醇 騙局 , 它 讓 我 們 覺 得 到 了 某 個 程 度 , 每 個 人 都 必 須 吃 藥 , 但 這 種 宣 傳 只 是 為 了 售 藥 , 事實 並 沒 有 說 的 那 麼 可 怕 。

過 日 子 要 有 憑 有 據 , 盲 從 或 道 聽 途 說 並 不 是 真 正 的 佛 教 徒 的 行 為 , 我 們 應 該 以 覺 性 來呵 護 心 , 透 過 智 慧 來 判 斷 什 麼 應 該 , 什 麼 不 該 , 凡 事 都 要 從 因 果 的 角 度 去 審 視 。

親 屬 們 也 是 同 樣 的 。 照 顧 病 人 的 親 屬 , 請 不 要 給 病 人 再 添 負 擔 。 很 多 人 提 供 的 都 是 麻煩 而 已 , 又 或 者 自 己 比 病 人 還 悲 傷 , 導 致 病 人 更 加 苦 悶 。

2

隆 波 昨 天 的 講 法 大 概 就 是 上 述 內 容 , 甚 至 比 這 個 還 簡 要 。 今 天 的 講 法 要 增 加 難 度 , 這樣 才 能 與 在 寺 廟 講 法 相 匹 配 。

如 果 我 們 訓 練 自 己 , 那 麼 就 會 只 剩 下 身 苦 , 心 苦 將 不 再 產 生 。 但 如 果 訓 練 得 不 夠 , 心苦 就 還 會 生 起 , 只 不 過 生 起 次 數 較 少 、 時 長 縮 短 了 , 讓 我 們 大 致 可 以 應 對 。

為 什 麼 非 要 痛 苦 不 堪 呢 ? 我 們 活 著 又 不 是 只 能 聽 天 由 命 。 身 苦 是 躲 不 過 去 的 , 但 是 當代 科 學 已 經 幫 了 我 們 大 忙 , 這 代 病 人 的 疼 痛 程 度 比 以 前 的 病 人 減 輕 了 很 多 。 只 是 現 在的 人 患 了 同 樣 的 病 , 痛 得 更 久 , 但 就 是 不 死 。

如 果 已 經 無 法 救 治 , 就 別 救 治 了 , 但 是 要 為 病 人 減 輕 苦 受 。 有 些 人 只 是 一 味 地 延 長 父母 、 爺 爺 、 奶 奶 的 生 命 , 讓 他 們 全 身 插 滿 管 線 、 痛 苦 不 堪 , 呼 氣 苦 , 吸 氣 也 苦 , 旁 人體 會 不 到 那 種 滋 味 。 一 味 地 治 療 只 會 讓 病 人 平 白 受 苦 , 還 要 搭 上 百 萬 鈔 票 , 有 些 人 甚至 因 此 身 無 分 文 。 隆 波 認 識 的 一 位 朋 友 去 某 家 著 名 醫 院 就 醫 , 花 費 了 幾 千 萬 。 醫 生 真厲 害 , 就 是 不 讓 他 死 , 一 直 耗 著 。 最 終 , 子 女 都 快 活 不 下 去 了 。

如 果 真 的 救 治 不 了 , 就 順 其 自 然 , 自 然 規 律 本 身 就 會 幫 助 到 我 們 , 不 需 要 痛 那 麼 久 。瀕 死 之 時 , 看 似 很 痛 , 但 如 果 妥 善 訓 練 過 , 就 可 以 旁 觀 身 體 疼 痛 。

昨 天 隆 波 教 導 : 如 果 真 要 死 了 , 就 讓 心 放 鬆 。 這 是 指 導 那 些 不 會 修 行 的 人 , 讓 他 們 把心 放 鬆 , 只 去 想 正 面 的 事 。 但 是 修 行 人 瀕 死 時 , 就 要 看 著 身 體 死 去 , 心 在 一 旁 作 為 觀眾 , 沒 有 煩 躁 不 安 , 也 沒 有 驚 恐 。 疼 痛 的 折 磨 不 會 太 多 的 , 只 會 比 普 通 人 少 。

阿 姜 摩 訶 布 瓦 尊 者 曾 經 開 示 : 修 行 至 理 想 狀 態 , 真 的 瀕 臨 死 亡 時 , 心 會 抽 身 而 出 , 而不 會 痛 苦 不 堪 , 心 將 從 死 亡 之 中 離 苦 。

我 們 的 心 還 無 法 抽 身 而 出 , 只 能 進 進 出 出 。 但 即 便 抽 身 而 出 , 也 是 心 在 自 行 抽 離 , 不是 刻 意 逃 離 身 體 。 心 一 旦 抽 身 而 出 , 就 會 切 斷 感 知 , 因 為 心 知 道 身 已 無 法 挽 留 , 還 不如 徹 底 扔 掉 它 。 心 切 斷 對 身 的 感 知 , 於 是 身 體 便 會 平 靜 下 來 , 即 使 還 有 掙 扎 , 也 只 是屬 於 物 質 的 自 然 的 反 應 , 但 是 心 已 平 復 , 而 後 萬 籟 俱 寂 。

我們不是孤兒, 我們是佛陀的弟子,

要從即刻起就訓練自己。生病了讓醫生去治療身體, 我們自己去治療自己的心。

無法治愈身體,

就放下, 轉而呵護心。 如果達到了終極的體證, 心就會放下心,

苦的終點就在那裡。

即使未抵達終點,

臨終的時候也會放下身體。心會先放下身, 而後進入到心。

等修行至某一點, 波羅密圓滿時, 心就會放下心。

現 在 有 些 人 已 經 體 驗 過 “ 放 下 心 ” 了 , 雖 然 放 下 了 , 但 又 會 再 次 拾 起 , 並 沒 有 在 放 下 的時 刻 立 即 死 去 — — 基 於 往 昔 的 舊 業 , 我 們 會 再 次 抓 取 心 。 唯 有 深 知 身 已 必 死 時 , 心 才會 放 下 身 體 。 一 顆 已 經 訓 練 妥 當 的 心 在 那 一 刻 會 完 全 臣 服 , 因 為 它 已 經 徹 見 到 心 本 身即 是 苦 。

若 無 心 , 就 無 五 蘊 , 而 唯 有 一 堆 物 質 聚 集 。 一 旦 有 了 心 , 它 就 會 變 成 眾 生 、 人 、 我們 、 他 們 , 所 以 佛 陀 描 述 道 : 此 一 長 約 2 米 、 厚 2 5 厘 米 、 寬 5 0 厘 米 的 身 軀 , 具 有 想 蘊與 心 。 有 了 身 與 心 , 才 會 成 為 人 、 眾 生 、 我 們 、 他 們 , 而 佛 陀 努 力 地 指 出 : 那 不 是人 、 眾 生 、 我 們 、 他 們 , 只 是 物 質 元 素 , 兼 具 想 蘊 與 心 。 我 們 要 洞 悉 到 它 全 是 各 種 元素 的 組 合 , 不 是 人 , 不 是 眾 生 , 不 是 我 們 、 他 們 — — 這 就 是 阿 羅 漢 聖 者 的 境 界 。

只 要 還 執 著 於 心 , 就 會 再 次 出 生 。 單 是 有 心 , 就 足 以 再 次 創 建 五 蘊 , 因 此 , 單 一 的 一剎 那 的 結 生 心 就 能 夠 重 新 創 建 名 與 色 。 但 是 如 果 放 下 了 心 , 結 生 心 就 將 不 復 存 在 , 那麼 一 旦 死 亡 就 是 徹 底 死 去 , 不 再 有 出 生 的 種 子 , 那 將 是 最 後 一 次 死 亡 。

請 大 家 逐 步 訓 練 與 實 踐 。 如 果 隆 波 昨 天 這 樣 講 法 , 聽 眾 肯 定 會 暈 頭 轉 向 , 因 為 從 未 聽過 。 昨 天 有 哪 些 人 去 了 現 場 ? 昨 天 比 今 天 簡 單 得 多 , 對 吧 ? 昨 天 那 些 重 病 患 者 戴 著 口罩 來 聽 隆 波 講 法 , 眼 睛 睜 得 大 大 的 , 聽 得 非 常 起 勁 , 到 最 後 摘 掉 口 罩 開 懷 大 笑 , 忘 記自 己 可 能 會 被 病 毒 感 染 了 。 哎 , 摘 掉 口 罩 , 如 果 被 感 染 了 , 很 快 就 會 一 命 嗚 呼 的 。

3

訓 練 妥 當 的 心 將 為 我 們 帶 來 快 樂 , 因 此 要 努 力 訓 練 自 己 。 面 對 形 形 色 色 的 苦 難 , 沒 有人 能 夠 幫 到 我 們 。 住 院 了 就 知 道 那 裡 有 的 都 是 形 形 色 色 的 艱 難 困 苦 。

隆 波 對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說 : “ 我 們 可 能 是 不 用 再 墮 地 獄 了 , 但 是 業 報 現 前 , 還 沒 死 就 到 了地 獄 。 ” 時 間 一 到 , 便 有 白 衣 “ 閻 羅 王 ” 舉 著 針 來 扎 我 們 , 這 說 明 不 善 業 必 會 結 果 , 赦 免是 不 存 在 的 。 欠 債 必 要 償 還 , 即 使 去 不 成 真 地 獄 , 也 要 緊 急 償 還 — — 即 使 來 不 及 死 後墮 入 , 也 要 活 著 進 去 。

不 會 修 行 的 病 人 是 極 度 苦 悶 的 , 他 們 狂 躁 不 安 、 搖 床 哭 喊 … … 起 先 期 待 自 己 可 以 康 復 , 生 氣 地 搖 床 : “ 怎 麼 還 不 康 復 ? ” 待 到 病 症 加 重 , 長 期 的 病 痛 折 磨 讓 他 們 再 次 搖 床 哭喊 : “ 什 麼 時 候 才 能 死 呀 ? ” 又 試 圖 尋 找 其 他 出 路 。

沒 有 訓 練 過 的 人 就 是 如 此 孤 苦 無 依 , 無 法 從 苦 痛 中 自 拔 , 只 能 完 全 隨 本 能 驅 使 。 事 實上 , 這 不 會 讓 境 況 獲 得 任 何 改 善 , 反 而 會 平 添 更 多 的 痛 苦 , 並 且 讓 身 邊 人 的 壓 力 加劇 。

那 些 看 護 病 人 的 家 屬 們 的 壓 力 也 很 大 , 而 且 睡 眠 不 足 。 比 如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看 護 隆 波時 , 看 起 來 比 隆 波 還 憔 悴 。 有 些 陌 生 面 孔 的 醫 生 偶 爾 進 到 病 房 , 抓 著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就要 檢 查 — — 這 是 真 事 , 不 是 在 講 故 事 。

由 於 照 顧 與 看 護 病 人 , 看 護 者 自 身 累 到 面 黃 肌 瘦 。 隆 波 生 病 時 , 身 體 不 舒 服 , 醒 來 很快 就 會 睡 去 , 因 為 異 常 虛 弱 。 而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醒 了 就 睡 不 著 , 到 第 二 天 早 上 , 他 的 眼睛 就 是 腫 的 , 導 致 醫 生 每 次 來 都 拿 他 下 手 。 一 抬 頭 , 只 見 兩 位 出 家 人 , 肯 定 就 是 這 位了 。 發 覺 張 冠 李 戴 後 , 為 了 化 解 尷 尬 , 醫 生 又 會 說 : “ 隆 波 為 什 麼 看 起 來 一 點 不 像 生 病的 人 ? ” 隆 波 回 答 : “ 你 看 看 , 我 身 上 全 是 留 下 的 針 孔 嘛 , 是 你 自 己 沒 有 留 意 , 只 是 自顧 自 地 看 面 相 而 已 。 ” 因 此 , 看 護 者 也 必 須 修 行 , 而 且 這 是 可 以 全 力 修 行 的 時 刻 , 因 為暫 時 沒 有 其 他 工 作 要 做 。

生 病 的 時 候 就 是 進 考 場 的 時 刻 , 還 沒 生 病 時 只 是 在 課 堂 而 已 。 一 旦 病 了 , 就 是 進 考場 。 只 是 有 些 人 學 得 還 不 紮 實 就 進 了 考 場 , 還 希 望 自 己 是 在 課 堂 , 就 像 有 人 生 病 後 來請 教 隆 波 : “ 我 該 怎 麼 辦 ? ” 想 怎 麼 辦 就 怎 麼 辦 咯 , 什 麼 也 做 不 了 了 。 苦 都 撲 到 了 眼 前才 想 起 修 行 , 怎 能 有 起 色 呢 ? 來 不 及 了 。

我 們 應 該 趁 自 己 還 健 康 時 就 訓 練 , 在 日 常 生 活 之 中 就 像 是 進 入 正 規 課 堂 一 樣 訓 練 。 我們 的 教 材 是 名 與 色 , 深 入 地 學 習 它 們 , 頻 繁 地 觀 察 自 己 的 身 心 — — 能 夠 觀 心 , 就 觀心 ; 觀 不 了 心 , 還 可 以 觀 身 ; 如 果 既 無 法 觀 心 也 無 法 觀 身 , 那 麼 就 修 習 奢 摩 他 。 可 以念 誦 “ 佛 陀 、 佛 陀 ” , 無 論 是 否 獲 得 寧 靜 , 只 要 還 能 念 誦 “ 佛 陀 ” , 就 已 經 很 棒 了 。 不 管是 念 經 還 是 進 行 其 他 練 習 , 都 讓 心 與 善 的 所 緣 在 一 起 。

等 到 疾 病 降 臨 時 , 就 是 上 考 場 的 時 刻 。 大 家 在 讀 書 期 間 經 歷 過 嗎 ? 老 師 偶 爾 會 突 擊 測驗 。 有 過 類 似 經 歷 吧 ? 肯 定 都 經 歷 過 。 許 多 人 在 開 車 時 遭 遇 翻 車 , 這 只 是 測 試 測 試 , 死 期 還 沒 到 , 脖 子 還 沒 折 斷 。 為 什 麼 脖 子 沒 斷 ? 因 為 覺 性 很 好 , 原 本 要 頭 破 血 流 的 , 可 是 居 然 躲 過 去 了 。 這 是 由 於 有 覺 性 , 說 明 通 過 了 模 擬 考 試 。

當 我 們 真 的 要 死 的 時 候 , 就 是 真 正 上 考 場 的 時 刻 , 能 否 通 過 考 試 卻 不 一 定 , 只 不 過 終有 一 天 都 要 進 考 場 , 無 人 可 以 倖 免 。 有 些 人 進 考 場 的 時 間 比 預 料 的 早 , 有 些 人 則 是 早該 進 考 場 了 卻 遲 遲 沒 去 。 由 於 學 業 總 不 過 關 , 所 以 總 是 不 能 畢 業 , 就 像 是 有 些 人 讀 小學 時 一 直 不 及 格 , 所 以 只 能 一 直 留 級 复 讀 一 樣 。 有 幾 個 人 本 來 看 起 來 要 死 了 , 結 果 卻又 活 了 很 久 。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說 : 他 自 己 就 是 一 直 在 償 還 不 善 業 的 業 報 , 一 會 兒 那 樣 , 一 會 兒 這 樣 , 病 痛 不 斷 。

以 前 隆 布 特 長 老 有 一 位 弟 子 , 人 稱 “ 杜 阿 姨 ” , 她 是 個 藥 罐 子 , 患 了 五 花 八 門 的 病 : 糖尿 病 、 這 個 病 、 那 個 病 , 各 種 時 髦 的 病 都 會 找 上 她 。 她 被 不 停 地 截 肢 , 但 她 非 常 自 豪地 分 享 : 來 探 望 她 的 人 驚 呼 : “ 哎 呀 ! 杜 阿 姨 , 又 截 肢 啦 ? ” 對 著 她 “ 哎 呀 ” 的 人 不 久 就命 歸 黃 泉 了 。 他 們 是 真 的 死 了 , 但 杜 阿 姨 並 沒 有 詛 咒 對 方 。 有 些 藥 罐 子 的 命 很 硬 , 雖然 看 起 來 像 玻 璃 , 隨 時 會 碎 掉 , 但 卻 能 活 很 久 , 而 有 些 人 平 常 不 患 病 , 一 旦 患 病 就 給報 銷 了 。

看 似 健 康 的 人 往 往 比 藥 罐 子 死 得 早 , 這 類 情 形 很 常 見 。 身 強 力 壯 並 不 能 保 證 長 命 百歲 , 真 的 說 不 准 。 唯 一 能 夠 確 定 的 事 情 就 是 “ 不 確 定 ” , 所 以 我 們 要 充 分 做 好 準 備 。

何 時 需 要 面 對 考 試 , 我 們 並 不 知 道 , 而 且 這 種 考 試 沒 有 補 考 的 機 會 , 通 過 就 通 過 了 , 不 及 格 就 是 不 及 格 。 妄 圖 祈 求 閻 羅 王 讓 自 己 再 活 一 次 的 情 節 只 存 在 於 小 說 裡 , 事 實 上根 本 沒 有 補 考 的 機 會 。 因 此 , 我 們 要 做 好 最 充 分 的 準 備 : 開 始 修 行 。

修 行 分 為 兩 種 : 奢 摩 他 與 毗 缽 舍 那 。 修 習 奢 摩 他 需 要 有 所 為 : 心 不 好 , 令 其 變 好 ; 心不 快 樂 , 使 其 快 樂 ; 心 不 寧 靜 , 讓 它 變 得 寧 靜 。 我 們 要 用 相 反 的 事 物 , 也 就 是 與 煩 惱相 對 立 的 事 物 來 作 為 所 緣 。

如 果 貪 心 非 常 重 , 那 麼 與 貪 欲 相 對 的 就 是 不 淨 觀 : 去 審 視 不 美 和 不 漂 亮 的 事 物 , 因 為美 麗 之 物 會 誘 發 貪 欲 。 瞋 心 很 重 , 就 要 修 習 慈 心 觀 , 因 為 慈 悲 與 瞋 心 相 對 。 痴 心 很 重的 人 容 易 愚 癡 和 迷 信 , 這 樣 的 人 應 該 訓 練 自 己 變 得 更 理 性 , 比 如 看 待 一 切 都 要 有 理 有據 , 否 則 容 易 被 痴 心 席 捲 而 去 。 或 者 如 果 心 非 常 散 亂 , 那 就 引 導 心 去 與 單 一 的 所 緣 在一 起 。 心 跑 了 , 知 道 , 心 就 會 不 再 散 亂 。

使用對立的事物來對治, 屬於奢摩他,

它會讓心來到與正在呈現的煩惱相對立的狀態。

而修習毗缽舍那

則是不作為, 不需要去做什麼, 只需要如其本來面目地知道: 如身本來面目地知道身,

如心本來面目地知道心。

奢摩他是有所為的,

並且有所為之後需要呵護, 否則它便會退失,

而毗缽舍那

則不存在“ 必須” 或“ 禁止” , 它僅僅涉及:

如其本來面目地知道。這兩者是完全不同的。

有 些 人 聲 稱 隆 波 帕 默 的 教 導 是 什 麼 都 不 需 要 做 , 這 不 是 事 實 。 隆 波 的 教 導 是 : 要 學 會覺 知 自 己 。 對 嗎 ? 不 走 神 也 不 聚 焦 緊 盯 , 達 到 這 一 點 需 要 練 習 和 有 所 為 。

— 旦 心 能 夠 覺 知 自 己 , 就 開 始 觀 色 與 名 的 工 作 , 不 干 預 它 們 — — 不 迷 失 其 中 而 因 滿 意或 不 滿 意 去 干 預 。 但 如 果 滿 意 或 不 滿 意 已 經 生 起 了 , 就 要 進 一 步 及 時 去 知 道 它 們 , 這樣 才 不 會 繼 續 干 預 下 去 。

大 家 去 吃 飯 吧 。

( 全 文 完 )

/ 譯 者 聲 明 /

由 於 受 到 語 言 以 及 個 人 修 證 水 平 所 限 , 跨 越 語 種 後 很 難 如 實 還 原 隆 波 帕 默 尊 者的 本 意 。 譯 作 若 有 任 何 不 精 準 之 處 , 完 全 歸 責 於 我 們 , 歡 迎 大 家 不 吝 指 正 。

法談視頻︱ 當疾病來臨時(上)

法談視頻︱ 當疾病來臨時(上)

禪窗 2019-04-04

隆波帕默尊者︱ 泰國斯利納醫院2 0 1 7 年3 月1 8 日

1

各 位 吉 祥 如 意 ! 坐 在 後 面 的 人 能 聽 到 嗎 ? 大 家 如 果 安 靜 些 , 就 會 很 容 易 聽 到 。 隆 波 曾經 疑 惑 : 佛 陀 講 法 的 時 候 , 有 時 會 有 5 0 0 位 聽 眾 聚 集 , 佛 陀 又 沒 有 麥 克 風 , 眾 人 如 何能 聽 到 呢 ? 這 說 明 當 時 的 社 會 氛 圍 非 常 安 靜 。

誰 是 血 癌 患 者 ? 請 舉 手 。 哦 , 這 位 是 病 妹 , 隆 波 比 你 提 前 一 步 患 上 了 ( 淋 巴 癌 是 血 癌的 一 種 ) 。

這 次 講 法 的 時 間 大 概 是 半 小 時 , 不 會 超 時 。 隆 波 盡 量 在 最 短 的 時 間 內 結 束 , 不 然 大 家的 肚 子 就 會 餓 得 咕 咕 叫 了 。

肚 子 餓 的 時 候 , 容 易 生 氣 , 感 覺 到 了 嗎 ? 疲 憊 的 時 候 也 容 易 生 氣 。 同 樣 的 , 犯 困 的 時候 也 容 易 生 氣 。 此 刻 , 已 經 有 人 因 為 肚 子 餓 得 咕 咕 叫 而 感 到 不 快 了 , 但 如 果 讓 大 家 吃完 飯 再 聽 法 , 到 時 大 家 又 會 瞌 睡 和 犯 困 , 而 後 就 會 因 為 瞌 睡 與 犯 困 而 生 氣 。

每 當 我 們 接 觸 到 不 喜 歡 的 對 象 時 , 就 會 感 到 煩 躁 , 佛 教 稱 之 為 “ 瞋 心 ” 。 瞋 心 包 括 生氣 、 鬱 悶 、 煩 躁 不 安 等 等 。 因 此 , 在 我 們 生 病 的 時 候 , 病 的 不 只 是 身 體 , 心 也 會 跟 著鬱 悶 或 有 瞋 。 比 如 , 我 們 首 次 聽 到 自 己 罹 患 癌 症 , 第 一 個 瞋 心 就 是 嚇 一 跳 , 有 些 人 感到 害 怕 、 受 驚 、 擔 憂 … … 它 們 都 屬 於 瞋 心 的 族 群 。

試 問 各 位 , 嚇 一 跳 會 讓 癌 症 消 失 嗎 ? 不 會 。 害 怕 會 讓 病 痛 消 失 嗎 ? 不 會 。 擔 憂 能 讓 病痛 消 失 嗎 ? 也 不 能 。 所 以 , 生 起 這 類 瞋 的 感 覺 是 多 餘 的 , 並 沒 有 什 麼 意 義 , 反 而 會 不必 要 地 削 弱 心 力 , 它 們 毫 無 用 處 。

有 人 無 緣 無 故 地 勸 病 人 : “ 您 要 看 開 一 點 啊 。 ” 大 部 分 人 都 喜 歡 這 樣 安 慰 人 : “ 要 看 開啊 , 要 放 鬆 , 要 放 寬 心 。 ” 病 人 就 會 反 駁 : “ 換 你 生 病 試 試 看 ! 說 得 輕 巧 , 看 開 , 你 病一 下 試 試 ! 沒 准 你 比 我 還 誇 張 , 還 要 死 要 活 的 呢 ! ”

我們仔細觀察就會發現: 在身體生病或感到不舒服時, 心同時也會不舒服。 所 以 佛 陀教 導 : 普 通 人 在 生 病 時 , 就 像 是 身 體 先 中 一 箭 , 而 後 心 又 被 第 二 支 箭 射 中 — — 身 苦 , 同 時 心 也 苦 。 但 如 果 是 佛 陀 真 正 的 弟 子 , 那 麼 受 苦 的 就 只 是 身 體 , 苦 無 法 抵 達 心 。

有 些 人 不 切 實 際 地 認 為 : 成 為 阿 羅 漢 聖 者 之 後 , 身 體 也 不 會 病 。 這 是 毫 無 根 據 的 。 即使 是 佛 陀 也 會 生 病 , 也 要 面 臨 身 體 的 各 種 不 適 。

“ 身 無 疾 病 ” 只 是 臆 想 出 來 的 , 阿 羅 漢 聖 者 又 不 是 機 器 , 當 然 還 會 生 病 , 差 別 只 在 於 : 我 們 是 身 病 心 也 病 , 心 也 痛 苦 , 然 後 痛 苦 的 心 再 將 身 苦 的 範 圍 無 限 地 放 大 , 這 樣 反 過來 又 對 身 體 造 成 極 大 的 影 響 。

隆 波 對 這 個 過 程 已 經 體 會 了 很 久 。 隆 波 尚 未 出 家 時 , 就 已 經 開 始 教 導 身 邊 的 朋 友 們 修行 了 。 那 時 候 , 幾 位 女 性 道 友 每 逢 例 假 都 會 痛 經 , 必 須 吃 藥 , 否 則 受 不 了 。

隆 波 就 教 導 她 們 試 著 觀 察 心 : 在 心 放 大 疼 痛 感 時 , 要 及 時 地 知 道 ; 在 感 到 不 喜 歡 、 鬱悶 、 煩 躁 及 擔 心 時 , 要 及 時 知 道 。

類 似 例 假 時 的 痛 經 , 有 一 部 分 是 真 痛 , 但 是 , 不 舒 服 的 、 鬱 悶 而 煩 躁 的 心 , 會 放 大 疼痛 感 , 讓 疼 痛 感 更 加 強 烈 。 隆 波 讓 她 們 試 著 觀 察 生 起 的 嗔 心 與 “ 不 喜 歡 ” , 她 們 訓 練 與體 會 之 後 , 就 不 再 服 藥 了 。

當 我 們 疼 痛 的 時 候 , 比 如 身 患 癌 症 , 醫 生 一 直 想 將 身 體 里 里 外 外 徹 查 一 遍 , 讓 護 士 反复 地 檢 查 我 們 , 這 裡 抽 血 , 那 裡 檢 查 。 隆 波 曾 經 想 說 , 有 機 會 請 醫 生 親 自 來 試 試 看 , 懷 疑 這 、 懷 疑 那 , 不 斷 地 下 化 驗 單 , 正 是 他 們 的 懷 疑 讓 我 們 疼 痛 , 對 嗎 ? 如 果 我 們 不知 道 如 何 修 行 , 可 就 鬱 悶 死 了 。

隆 波 生 病 躺 在 醫 院 4 個 多 月 沒 回 過 寺 廟 , 每 當 一 個 化 療 的 療 程 結 束 後 , 隆 波 往 往 會 發燒 , 主 治 醫 生 就 不 讓 離 開 。 等 到 燒 退 了 , 再 過 兩 三 天 又 要 化 療 , 主 治 醫 生 會 問 : “ 要 回去 嗎 ? ” 隆 波 回 答 : “ 不 回 去 , 懶 得 來 回 奔 波 了 , 反 正 很 快 又 要 再 來 。 ” 於 是 便 在 醫 院 住了 4 個 多 月 。

醫 生 和 護 士 們 很 喜 歡 問 隆 波 : “ 您 在 醫 院 待 了 這 麼 久 , 覺 得 煩 嗎 ? ” “ 厭 煩 嗎 ? 不 厭 煩 , 厭 煩 是 瞋 心 。 ” 無 論 是 醫 生 還 是 護 士 , 聽 到 這 個 回 答 都 摸 不 著 頭 腦 , 不 懂 隆 波 究 竟 在 講什 麼 — — 只 有 修 行 以 後 才 會 明 白 , 否 則 是 無 法 聽 懂 的 。 難 道 覺 得 厭 煩 就 可 以 出 院 嗎 ? 不 行 的 , 對 吧 ? 無 論 如 何 , 主 治 醫 生 都 不 會 輕 易 放 手 的 。 他 好 不 容 易 把 你 捉 到 手 心裡 , 是 不 會 放 開 的 , 他 一 定 要 好 好 照 顧 你 , 確 保 你 安 全 了 才 放 手 。

我 們 在 生 病 時 , 往 往 會 陷 入 擔 心 和 苦 悶 之 中 。 在 抽 血 和 動 手 術 時 , 感 到 的 痛 比 實 際 的更 嚴 重 。 然 而 如 果 學 會 修 行 , 那 麼 在 醫 生 或 護 士 對 我 們 的 身 體 做 什 麼 的 時 候 , 比 如 這裡 抽 血 、 那 裡 動 手 術 , 疼 痛 感 還 是 有 的 , 但 是 當 代 醫 療 技 術 非 常 發 達 , 其 實 不 會 特 別痛 。 痛 感 更 多 是 被 患 者 的 擔 心 與 害 怕 放 大 的 。

醫學技術已為我們帶來了很大的幫助, 讓實際的疼痛變得很少, 這 與 祖 先 們 相 比 , 簡直 是 天 壤 之 別 。 古 人 做 手 術 可 能 真 的 很 痛 , 到 我 們 這 一 代 , 又 是 止 痛 藥 、 又 是 鎮 定劑 , 各 種 款 式 都 有 , 而 且 還 大 把 大 把 的 給 藥 吃 。 尤 其 患 癌 症 時 , 甚 至 還 有 鬼 開 的 藥 , 這 個 人 開 的 、 那 個 人 開 的 , 要 吃 那 個 、 吃 這 個 , 如 果 通 通 相 信 , 就 被 藥 死 啦 。 只 吃 醫生 給 的 藥 就 夠 了 , 如 果 還 要 再 吃 這 吃 那 , 身 體 是 受 不 了 的 。

要 動 手 術 時 , 心 會 擔 憂 和 郁 悶 , 對 嗎 ? 在 手 術 開 始 前 就 已 經 鬱 悶 了 — — 僅 僅 聽 說 要 做手 術 , 就 已 經 鬱 悶 透 頂 了 。 手 術 結 束 後 — — 天 啊 ! 更 慘 。

有 一 次 , 隆 波 化 療 以 後 , 肛 門 長 了 膿 瘡 , 醫 生 在 手 術 之 後 立 即 開 藥 , 並 且 吩 咐 護 士說 : “ 今 晚 他 肯 定 會 很 痛 , 要 準 備 嗎 啡 。 ” 到 了 傍 晚 6 點 左 右 , 護 士 來 了 : “ 來 , 隆 波 , 起 來 注 射 嗎 啡 。 ” 隆 波 問 : “ 為 什 麼 要 注 射 嗎 啡 ? ” 護 士 回 答 : “ 等 一 會 兒 您 會 非 常 痛的 。 ” “ 嗯 , 如 果 痛 了 , 隆 波 會 告 訴 你 的 。 ”

醫 生 的 預 想 是 必 須 用 到 嗎 啡 , 並 精 心 做 了 準 備 , 結 果 是 隆 波 主 動 吃 了 一 顆 止 痛 片 , 只是 為 了 讓 護 士 安 心 : 已 經 吃 過 止 痛 藥 了 。

為 什 麼 隆 波 感 到 的 疼 痛 比 較 輕 呢 ? 一 部 分 原 因 是 醫 生 醫 術 高 明 , 另 一 部 分 是 由 於 心 情放 鬆 , 沒 有 自 己 嚇 唬 自 己 。

如果不照顧好自己的心, 它就會放大疼痛感, 讓痛感超過事實。 因 此 , 要 學 會 呵 護 自己 的 心 , 怎 麼 呵 護 呢 ? 心 在 哪 裡 都 不 曉 得 。 其 實 最 簡 單 的 方 法 就 是 : 不 斷 地 及 時 知 道自 己 的 感 覺 。

請 大 家 好 好 記 住 這 句 話 : 及 時 地 知 道 自 己 的 感 覺 。 感 到 厭 倦 , 知 道 ; 擔 心 了 , 知 道 ; 害 怕 了 , 知 道 。 任 何 感 覺 在 心 中 生 起 , 都 去 知 道 、 知 道 、 知 道 。 心 裡 有 苦 , 知 道 — — 心 會 有 快 樂 嗎 ? 當 然 也 會 有 。 怎 麼 可 能 完 全 沒 有 呢 ? 如 果 醫 生 某 天 沒 來 抽 血 化 驗 , 我們 那 一 整 天 就 會 非 常 開 心 , 因 為 曾 經 每 天 都 要 “ 中 標 ” , 今 天 卻 沒 有 , 所 以 覺 得 很 高興 , 並 不 是 毫 無 樂 事 。

心有快樂, 知道; 心有痛苦, 也知道。 不斷地及時知道自己的心。 害 怕 了 , 知 道 ; 生氣 了 , 也 知 道 ; 擔 心 了 , 知 道 ; 鬱 悶 和 煩 躁 了 , 也 知 道 。 無 論 心 是 怎 樣 的 , 我 們 都 時常 去 知 道 它 的 感 覺 。

如 果 清 楚 地 知 道 了 自 己 的 感 覺 , 那 種 感 覺 就 無 法 控 制 我 們 的 心 。 比 如 , 恐 懼 生 起 了 , 在 知 道 它 的 瞬 間 , 恐 懼 就 從 心 中 抽 離 出 去 了 ; 擔 心 生 起 了 , 在 知 道 它 的 瞬 間 , 擔 心 就從 心 中 分 離 出 去 了 。 我 們 的 心 將 從 所 有 的 情 緒 中 解 脫 出 來 。

那 些 情 緒 存 在 嗎 ? 存 在 。 它 們 可 以 存 在 , 無 須 去 禁 止 , 因 為 我 們 還 不 是 阿 羅 漢 聖 者 。異 想 天 開 地 認 為 自 己 沒 有 煩 惱 了 , 那 是 不 可 能 的 , 有 的 只 是 :

每當瞋心、

擔心和恐懼生起時,

有覺性地及時知道自己的心, 那樣就不會在事實之上

去放大疼痛與痛苦,

它們也就不會再那麼嚴重, 我們就可以輕鬆地去承受。

這 樣 在 醫 院 待 久 了 , 還 會 感 覺 神 清 氣 爽 , 有 些 人 甚 至 不 想 回 家 了 , 覺 得 護 士 比 家 人 漂亮 , 幹 嘛 要 回 家 ?

對 病 人 而 言 , 照 顧 身 體 是 醫 生 的 職 責 , 別 太 相 信 朋 友 們 各 式 各 樣 的 建 議 : 中 醫 、 泰醫 、 西 醫 、 巫 醫 … … 各 種 各 樣 的 醫 生 , 形 形 色 色 的 藥 物 , 只 會 給 病 患 帶 來 巨 大 的 壓 力 。這 是 最 好 的 , 那 也 是 最 好 的 , 都 是 最 好 的 。 如 果 把 每 一 種 “ 最 好 ” 都 吃 下 去 , 死 了 就 不需 要 注 射 福 爾 馬 林 了 , 因 為 細 菌 根 本 無 法 存 活 , 身 體 能 夠 千 年 不 腐 。

病 人 要 懂 得 安 撫 自 己 : 生 病 也 只 是 臨 時 的 , 沒 有 誰 是 終 生 疾 病 纏 身 、 一 直 疼 痛 不 已的 ; 疾 病 是 臨 時 存 在 的 , 來 了 很 快 就 會 走 。 只 是 有 些 人 由 於 身 體 虛 弱 , 才 導 致 疾 病 和痛 苦 和 生 命 一 起 結 束 , 但 那 也 不 算 輸 給 疾 病 了 , 最 糟 也 是 平 局 。

根 本 不 存 在 疾 病 打 敗 我 們 的 情 況 , 最 多 是 旗 鼓 相 當 。 如 果 我 們 因 為 身 患 癌 症 而 死 去 , 癌 細 胞 同 時 也 就 死 了 , 它 們 也 活 不 下 去 。

因 此 , 跟 它 們 好 好 商 量 一 下 : 親 , 別 太 肆 無 忌 憚 ! 要 向 它 們 發 散 慈 心 , 一 旦 發 散 了 慈心 , 不 再 討 厭 它 們 , 心 就 會 覺 得 舒 適 。 心 一 舒 適 , 就 會 生 起 禪 定 , 心 會 清 涼 與 快 樂 , 快 樂 的 心 是 充 滿 力 量 的 。

如 果 需 要 長 期 治 療 , 我 們 也 無 需 思 慮 太 多 , 有 些 人 聽 完 醫 生 的 治 療 方 案 , 就 不 寒 而 栗

— — 天 啊 , 我 需 要 化 療 六 、 七 個 療 程 ! 其 實 只 需 要 把 時 間 分 成 一 段 一 段 、 一 天 一 天的 , 今 天 能 做 什 麼 就 去 做 。 別 總 計 算 著 還 剩 下 幾 天 , 還 要 再 化 療 幾 次 … … 想 得 太 多 並 沒有 好 處 。

活 在 當 下 , 一 天 天 地 過 日 子 , 時 間 眨 眼 就 過 去 了 。 這 就 像 是 有 些 人 結 婚 很 久 — — 在 座有 結 婚 很 久 的 嗎 ? 日 子 一 久 便 沒 有 感 覺 了 , 一 年 很 快 就 過 去 了 , 之 後 會 跟 人 分 享 : 結婚 3 0 年 了 , 就 像 是 跟 桌 椅 板 凳 生 活 在 一 起 似 的 , 已 經 沒 有 感 覺 了 , 心 如 止 水 。

如 果 不 掙 扎 , 心 就 不 會 苦 。 因 此 , 我 們 首 先 要 接 受 “ 已 經 病 了 ” 的 事 實 。 已 經 病 了 , 卻想 讓 它 不 生 病 , 我 們 就 會 苦 悶 。

因此, 心苦並不是源自於癌症, 而是源自於“ 不想患上癌症” 。

既 已 患 上 , 就 去 治 療 , 那 是 醫 生 的 職 責 。 能 夠 康 復 , 則 表 明 醫 生 很 牛 ; 治 療 不 了 , 說明 醫 生 也 不 過 如 此 。 因 此 , 我 們 不 必 苦 悶 , 該 苦 悶 的 人 是 主 治 醫 生 : 要 怎 樣 治 療 才 能讓 病 人 跨 過 鬼 門 關 ? 因 此 , 治 療 的 負 責 方 是 主 治 醫 生 , 我 們 的 職 責 是 守 護 好 自 己 的心 , 醫 生 照 顧 不 了 我 們 的 心 。

我 們 要 了 解 : 心 苦 是 源 於 不 想 得 癌 症 , 或 者 患 上 了 , 想 趕 快 康 復 , 最 好 三 天 就 能 痊 癒回 家 — — 這 是 不 現 實 的 , 它 需 要 經 過 相 當 長 時 間 的 治 療 。

如果心願意接受事實, 就不會覺得太苦。 心 苦 是 源 於 “ 想 要 ” , “ 想 要 ” 又 是 源 於 執 取 , 執 取 則 是 源 於 不 了 解 身 心 的 實 相 而 導 致 的 誤 解 — — 這 個 內 容 過 於 深 奧 , 比 較 難 理 解 , 隆 波 先 不 談 。

2

回 到 患 了 癌 症 這 個 問 題 上 。 患 上 癌 症 卻 想 讓 它 不 病 , 那 肯 定 會 苦 , 因 為 已 經 病 了 ; 患了 癌 症 , 想 讓 它 即 刻 康 復 , 肯 定 也 會 痛 苦 , 因 為 那 是 不 可 能 的 。

我 們 要 活 在 當 下 , 今 天 既 然 還 活 著 , 那 就 開 開 心 心 、 快 快 樂 樂 的 。 至 於 身 體 , 我 們 要學 會 放 下 。

隆 波 的 一 位 弟 子 今 天 也 在 場 , 這 位 跟 隨 隆 波 多 年 的 弟 子 早 前 患 了 癌 症 , 她 曾 告 訴 隆波 : “ 我 活 不 了 幾 天 了 , 醫 生 說 我 肯 定 過 不 了 多 久 就 得 死 。 我 現 在 什 麼 都 修 不 下 去 , 心裡 一 團 糟 。 ”

隆波指導她說: 那就先別修行,

別想著打坐、經行了, 已經不行了。

先冷靜,

然後祈願將色身供養給佛陀, 將身體當作花來供養佛陀。要這樣想:

身體已經不是我們的了, 它是我們供養給佛陀的供品。

— 旦 不 再 擔 心 , 結 果 呢 ? 她 活 了 很 久 , 那 位 預 言 她 將 不 久 於 人 世 的 醫 生 名 譽 掃 地 了 。已 經 過 了 好 多 年 , 她 到 現 在 還 沒 死 , 看 情 形 , 隆 波 反 而 會 比 她 先 死 , 好 在 主 治 醫 生 醫術 高 明 , 經 過 治 療 之 後 , 隆 波 康 復 了 。

對 病 人 而 言 , 要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煩 躁 了 , 抗 拒 了 , 想 要 那 樣 、 不 想 要 這 樣 , 要 常常 去 及 時 地 知 道 。 這 樣 一 來 , 心 就 會 舒 坦 , 苦 的 只 剩 下 身 體 , 心 苦 不 會 存 在 。

同 樣 的 , 這 些 對 病 人 的 親 屬 們 來 說 也 很 重 要 。 隆 波 有 一 位 弟 子 非 常 年 輕 , 他 不 到 2 0 歲就 罹 患 急 性 淋 巴 癌 , 這 個 孩 子 從 小 就 開 始 修 行 , 他 告 訴 隆 波 : “ 現 在 我 每 一 天 都 感 到 心力 憔 悴 , 因 為 要 不 斷 地 安 慰 媽 媽 。 ”

病 人 要 反 過 來 安 慰 家 屬 , 因 為 親 屬 們 痛 哭 流 涕 、 哭 天 喊 地 。 病 人 需 要 花 大 量 精 力 來 安撫 親 屬 , 等 到 媽 媽 好 不 容 易 平 復 了 , 子 女 已 經 累 得 半 死 了 。

所 以 , 病 人 需 要 照 顧 自 己 的 心 , 親 屬 們 也 需 要 照 顧 好 自 己 的 心 。

比 如 , 擔 心 、 害 怕 等 情 緒 , 還 有 牽 掛 、 依 依 不 捨 、 愛 戀 等 心 境 。 有 些 人 擔 心 費 用 、 開銷 等 問 題 — — 治 療 費 高 昂 , 需 要 考 慮 得 非 常 多 , 同 樣 的 , 也 要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心在擔心, 要知道。

無論心是怎樣的, 都要知道。不斷及時地知道自己的心, 心苦就不會被放大,

苦就僅限於身而已。

親 屬 們 也 很 疲 憊 , 需 要 跑 來 跑 去 、 看 護 我 們 , 需 要 買 藥 , 需 要 各 種 未 雨 綢 繆 … … 有 太 多需 要 了 。 而 且 還 有 很 多 禁 止 : 禁 止 吃 這 樣 或 那 樣 , 禁 止 做 那 樣 或 這 樣 , 不 可 計 數 。 病人 難 , 家 屬 也 難 。

因此我們的職責是自助, 怎樣做可以苦得少一點呢? 那就是呵護自己的心。

用 於 呵 護 心 的 工 具 , 稱 為 “ 覺 性 ” 。 覺 性 是 指 : 有 什 麼 發 生 在 心 中 , 要 及 時 地 知 道 。 因此 , 我 們 要 不 斷 觀 察 自 己 的 心 。

心 中 生 起 的 現 像 大 體 分 為 兩 類 : 一 類 是 苦 、 樂 的 感 覺 , 另 一 類 是 好 、 壞 的 感 覺 。

苦 與 樂 、 好 與 壞 一 直 在 心 裡 循 環 往 復 : 一 睜 開 眼 , 想 起 某 件 事 , 就 快 樂 了 ; 想 起 另 外某 件 事 , 又 痛 苦 了 ; 看 見 這 個 人 , 覺 得 快 樂 ; 看 見 那 個 人 , 覺 得 難 過 … … 如 此 這 般 , 我們 心 裡 就 會 生 起 苦 、 樂 的 感 覺 。 眼 睛 看 見 、 耳 朵 聽 見 、 鼻 子 聞 到 、 舌 頭 嚐 到 、 身 體 觸到 、 心 想 到 的 一 瞬 間 , 苦 、 樂 的 感 覺 就 會 生 起 。

有 時 候 , 眼 、 耳 、 鼻 、 舌 、 身 、 心 接 觸 到 所 緣 — — 眼 睛 看 見 所 緣 之 後 , 心 中 生 起 了 善法 , 比 如 看 見 僧 人 托 缽 , 生 起 了 善 心 , 或 者 也 可 能 生 起 不 善 心 , 懷 疑 這 真 是 出 家 人嗎 , 並 且 感 到 不 快 , 不 想 供 養 食 物 給 他 們 。 眼 睛 看 見 所 緣 之 後 , 心 可 能 是 善 的 , 也 可能 是 不 善 的 。 總 之 , 我 們 要 訓 練 去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當 下 這 一 刻 心 有 快 樂 , 能 夠 感 覺 到 嗎 ? 心 有 快 樂 , 知 道 心 有 快 樂 。 試 著 觀 察 心 裡 的 快樂 。 觀 察 到 了 吧 ? 它 在 慢 慢 平 復 下 來 , 快 樂 感 在 慢 慢 降 低 , 對 嗎 ?

接 下 來 , 心 有 痛 苦 的 時 候 也 要 這 樣 觀 察 , 如 果 以 中 立 的 心 去 觀 察 , 痛 苦 就 會 減 輕 。 一切 都 是 生 起 而 後 滅 去 、 生 起 而 後 滅 去 的 。

不 斷 地 訓 練 自 己 活 在 當 下 , 無 論 是 病 人 , 還 是 病 人 的 朋 友 或 兄 弟 姐 妹 , 都 要 慢 慢 訓 練去 及 時 知 道 自 己 的 心 。

再 補 充 一 點 : 如 果 真 的 無 法 救 治 , 有 些 人 病 情 會 惡 化 , 這 是 很 自 然 的 。 有 些 人 會 來 請教 : “ 臨 終 時 要 怎 麼 做 ? 如 何 快 樂 地 死 去 ? ” 這 同 樣 是 需 要 學 習 的 重 要 課 題 。 身 體 病

了 , 心 會 擔 憂 等 等 , 要 及 時 知 道 心 是 怎 樣 的 。 不 斷 這 樣 觀 察 身 心 , 保 證 未 來 會 更 好 , 會 去 到 善 道 。

因 此 , 今 天 的 講 法 已 經 圓 滿 了 , 包 括 了 生 病 、 康 復 , 甚 至 救 治 無 效 。 要 想 死 得 比 較好 , 是 可 以 選 擇 的 。

我 們 觀 心 , 我 們 所 感 覺 的 病 痛 與 難 受 就 會 減 少 , 康 復 就 會 更 快 — — 比 愁 眉 苦 臉 的 人 康復 得 更 快 。 “ 壓 力 山 大 ” 是 很 難 康 復 的 。 心 情 舒 暢 的 人 , 身 體 會 康 復 得 更 快 。 我們要不斷地訓練: 及時地知道自己的心。

今 天 就 講 到 這 裡 , 因 為 主 辦 方 給 的 時 間 是 半 小 時 。

(  全  文  完 )

/ 譯 者 聲 明 /

由 於 受 到 語 言 以 及 個 人 修 證 水 平 所 限 , 跨 越 語 種 後 很 難 如 實 還 原 隆 波 帕 默 尊 者的 本 意 。 譯 作 若 有 任 何 不 精 準 之 處 , 完 全 歸 責 於 我 們 , 歡 迎 大 家 不 吝 指 正 。

長篇法談| 修行必備的“大善心”(全文版)

長篇法談| 修行必備的“大善心”(全文版)

禪窗 2019-03-28

泰 國 解 脫 園 寺

隆波帕默 尊者

2 0 1 7 年 3 月 1 2 日

1

事 實 上 , 佛 法 並 不 難 。

有 些 人 聽 過 很 多 法 , 覺 得 佛 法 浩 如 煙 海 。 但 當 他 們 想 要 實 修 時 — — 要 做 什 麼 ? 該 如 何去 做 ? 卻 是 一 頭 霧 水 。

修 行 其 實 並 沒 有 什 麼 困 難 的 , 我 們 要 先 了 解 的 是 : 修 行 要 做 什 麼 ? 修 行 是 為 了 什 麼 ? 以 及 , 我 們 如 何 去 修 行 ?

那 麼 我 們 要 做 什 麼 呢 ? 訓 練 心 的 工 作 分 為 兩 種 : 一 種 是 修 習 奢 摩 他 , 另 一 種 是 修 習 毗缽 舍 那 。

修 習 它 們 又 是 為 了 什 麼 呢 ? 修 習 奢 摩 他 是 為 了 讓 心 強 大 且 有 力 量 , 是 讓 心 準 備 好 步 入修 習 毗 缽 舍 那 的 籌 備 階 段 。

因 此 , 關 於 “ 要 做 什 麼 ” 的 答 案 是 — — 修 習 奢 摩 他 與 修 習 毗 缽 舍 那 。

修 習 奢 摩 他 是 為 了 讓 心 具 備 力 量 , 為 修 習 毗 缽 舍 那 作 好 準 備 。 那 麼 , 已 經 準 備 妥 當 修習 毗 缽 舍 那 的 心 是 怎 樣 的 呢 ? 這 個 稍 後 再 說 。

修 習 毗 缽 舍 那 是 為 了 什 麼 ? 是 為 了 讓 心 聰 明 起 來 。

修 習 奢 摩 他 是 為 了 將 心 準 備 好 去 開 發 智 慧 , 開 發 智 慧 則 是 為 了 讓 心 能 了 知 名 色 身 心 的實 相 , 從 而 變 得 聰 明 起 來 。

如 果 明 白 了 實 相 , 將 會 發 生 什 麼 ? 就 會 開 啟 “ 放 下 ” 的 流 程 — — 放 下 對 名 色 身 心 的 執著 。 佛 陀 教 導 道 : 因 為 如 實 地 看 見 , 故 而 生 起 厭 離 … …

佛 陀 使 用 了 “ 看 見 ” 一 詞 。 因 為 如 實 看 見 , 故 而 生 起 厭 離 ; 因 為 厭 離 , 故 而 放 下 執 取 ; 因 為 放 下 執 取 , 故 而 獲 得 解 脫 ; 因 為 獲 致 解 脫 , 故 而 知 道 “ 已 經 解 脫 了 ” 。

若 是 針 對 阿 羅 漢 聖 者 , 佛 陀 會 進 而 開 示 道 : 生 已 盡 — — “ 生 ” 已 經 徹 底 終 止 了 , “ 生 ” 是指 : 獲 得 眼 、 耳 、 鼻 、 舌 、 身 、 心 。 心 若 不 抓 取 眼 、 耳 、 鼻 、 舌 、 身 、 心 , 便 是 “ 生 ” 已 盡 。 梵 行 已 立 — — 修 行 的 工 作 已 經 全 部 完 成 。 所 作 已 辦 — — 應 該 做 的 事 情 , 也 已經 做 完 了 。 應 該 做 的 事 情 , 即 從 苦 中 解 脫 出 來 , 已 做 完 了 。

我 們 的 終 極 目 標 , 正 是 將 自 己 從 苦 中 解 脫 出 來 。 應 該 做 的 事 情 , 已 經 做 完 了 。 為 了 抵達 純 淨 無 染 、 解 脫 自 在 而 須 做 的 事 已 經 完 結 , 的 自 己 知 道 一 切 已 經 徹 底 結 束 了 。

佛 法 與 世 事 不 同 : 世 間 的 事 是 永 無 止 盡 的 。 比 如 , 今 天 打 掃 了 家 裡 的 衛 生 , 明 天 還 要打 掃 ; 今 天 煮 了 飯 , 明 天 還 要 再 煮 ; 或 是 賺 錢 養 家 , 得 不 斷 地 做 下 去 , 沒 完 沒 了 。

佛 法 的 工 作 卻 有 終 結 之 時 , 那 就 是 心 已 徹 見 名 色 身 心 的 實 相 , 而 後 放 下 名 色 , 再 無 執取 , 心 從 名 色 之 中 獲 得 解 脫 , 契 入 了 寂 靜 之 樂 。

此 即 是 修 習 毗 缽 舍 那 的 目 標 — — 為 了 什 麼 ? 為 了 最 終 的 純 淨 無 染 與 解 脫 自 在 。 ( 修 習毗 缽 舍 那 ) 令 智 慧 生 起 , 智 慧 又 引 領 我 們 抵 達 最 終 的 純 淨 無 染 與 解 脫 自 在 。

因 此 , 修 學 佛 法 的 首 要 課 題 是 — — 我 們 要 做 什 麼 ? 訓 練 心 的 工 作 有 兩 項 : 修 習 奢 摩 他與 毗 缽 舍 那 。

奢 摩 他 是 屬 於 心 的 準 備 階 段 , 讓 心 準 備 妥 當 以 開 發 智 慧 ; 修 習 毗 缽 舍 那 是 為 了 讓 心 變得 聰 明 — — 看 見 名 色 身 心 的 真 相 , 直 至 放 下 名 色 身 心 , 最 終 契 入 苦 的 徹 底 止 息 。

2

我 們 不 聽 天 由 命 , 我 們 既 有 修 行 的 方 向 , 也 有 修 行 的 終 極 目 標 。

修 行 並 不 是 永 無 止 期 地 練 習 下 去 , 也 不 是 “ 去 用 功 吧 , 有 一 天 自 會 變 好 ” , 佛 陀 並 沒 有教 導 這 些 , 也 沒 有 教 導 “ 聽 天 由 命 ” , 有 的 只 是 “ 種 如 是 因 , 得 如 是 果 。 ”

接 著 再 談 “ 如 何 去 做 ” ? 修 習 奢 摩 他 是 為 了 讓 心 準 備 妥 當 以 開 發 智 慧 。

準備妥當

而能開發智慧的心, 必須是具有善法特質的, 是帶有智慧的大善心, 而且是毫無刻意生起的。

心需要具備“ 大善心” 的特質, 即不是含有貪、嗔、痴的心, 而是無貪、無嗔、無癡的心。

“ 大 善 心 ” 的 獲 得 併 不 僅 僅 源 自 於 禪 定 , 因 為 禪 定 一 旦 退 失 , 貪 嗔 癡 還 會 再 度 生 起 。 我們 努 力 修 習 奢 摩 他 , 是 為 了 讓 心 獲 得 暫 時 的 善 , 然 後 再 以 此 善 心 去 探 究 名 色 身 心 的 實相 。

我 們 不 能 用 “ 不 善 心 ” 去 探 究 實 相 , 因 為 不 善 心 是 愚 癡 的 , 是 忘 記 自 己 的 , 是 無 法 學 習任 何 事 物 。

要 如 何 做 — — 心 才 是 善 的 、 帶 有 智 慧 的 , 且 是 自 行 生 起 的 呢 ?

它 需 要 有 幾 個 條 件 , 在 《 阿 毘 達 摩 》 裡 稱 為 “ 與 智 相 應 的 大 善 心 ” , 與 智 相 應 , 即 帶 有智 慧 。 善 心 有 兩 種 : “ 與 智 相 應 ” 以 及 “ 與 智 不 相 應 ” , 即 “ 帶 有 智 慧 ” 與 “ 不 帶 有 智 慧 ” 。無 行 — — 指 未 經 刻 意 而 自 行 生 起 。

怎 樣 做 才 可 以 讓 善 心 “ 與 智 相 應 ” 且 自 行 生 起 ? 這 並 不 容 易 。

首 先 , 善 心 必 須 含 有 覺 性 , 若 無 覺 性 , 心 就 不 會 是 善 心 , “ 大 善 心 ” 永 遠 是 含 有 覺 性的 。

缺 乏 了 覺 性 的 心 會 怎 樣 ? 會 成 為 不 善 心 , 另 一 種 是 果 報 心 , 果 報 心 不 好 也 不 壞 。

大 家 聽 說 過 果 報 心 嗎 ? 比 如 看 見 色 ( 顏 色 ) 的 心 , 也 就 是 眼 睛 看 見 的 時 刻 , 試 著 閉 上眼 睛 , 轉 向 任 何 一 側 , 轉 向 之 後 睜 開 眼 。 觀 察 到 了 嗎 ? 我 們 看 見 的 第 一 個 畫 面 , 那 一刻 往 往 不 知 道 “ 它 ” 是 什 麼 , 根 本 還 沒 有 涉 及 到 善 或 不 善 , 只 是 一 種 本 能 。 我 們 之 所 以能 夠 看 見 , 是 由 於 — — 有 眼 睛 、 有 畫 面 、 有 足 夠 的 光 線 , 而 且 心 有 去 接 觸 , 於 是 “ 看見 ” 便 發 生 了 。

—  旦 眼 睛 接 觸 色 , 眼 識 即 刻 生 起 , 但 尚 未 去 界 定 與 定 義 所 見 之 物 是 什 麼 。 那 一 刻 , 心是 自 動 自 發 在 運 作 的 , 它 僅 僅 只 是 果 報 心 , 不 好 亦 不 壞 。

再 體 會 一 次 , 重 新 閉 上 眼 睛 。 我 們 進 一 步 觀 察 , 要 放 鬆 , 不 放 鬆 就 什 麼 也 觀 察 不 到 。好 , 轉 到 另 外 一 個 方 向 , 睜 開 眼 。

夠 了 。 觀 察 到 了 嗎 ? 在 看 的 時 候 , 沒 有 苦 , 沒 有 樂 , 心 不 苦 也 不 樂 。 眼 睛 看 見 色 的 時候 , 生 起 的 果 報 心 是 中 舍 的 , 不 苦 不 樂 , 不 好 不 壞 , 僅 僅 只 是 果 報 。

修 學 佛 法 時 , 不 要 過 於 害 怕 專 業 術 語 , 經 由 實 踐 而 親 見 境 界 以 後 , 再 學 理 論 就 會 很 容易 , 甚 至 學 習 《 阿 毘 達 摩 》 也 會 變 得 簡 單 起 來 , 沒 有 想 像 得 那 麼 難 。

為 何 覺 得 非 常 難 ? 是 由 於 沒 有 親 見 到 境 界 , 只 是 去 死 記 硬 背 , 卻 沒 有 看 見 事 實 , 很 快就 會 忘 得 一 干 二 淨 , 就 像 考 試 完 就 將 所 考 的 內 容 徹 底 拋 到 九 霄 雲 外 了 。 但 我 們 卻 不 會忘 記 自 己 親 證 過 的 事 實 , 終 生 都 會 銘 記 。

善 心 必 須 帶 有 覺 性 , 善 心 的 特 質 是 輕 鬆 的 。 但 當 我 們 刻 意 修 行 時 , 心 會 是 沉 重 的 , 屬於 不 善 心 。

每 個 人 都 打 坐 試 試 看 。

好 , 差 不 多 了 。 誰 覺 得 心 更 沉 重 了 , 請 舉 手 。 那 些 不 知 道 的 人 就 沒 有 錯 , 是 嗎 ? 可 是整 個 禪 堂 充 滿 了 沉 重 感 , 居 然 還 說 不 沉 重 ? 就 像 一 個 身 強 力 壯 的 人 , 每 天 背 著 一 口 大缸 , 背 到 已 經 不 覺 得 重 了 。 如 果 放 下 一 段 時 間 之 後 再 去 背 , 就 會 感 覺 到 那 份 沉 重 。

這 個 水 杯 是 重 的 , 相 對 於 什 麼 而 言 是 重 呢 ? 相 對 於 沒 有 拿 起 杯 子 的 時 刻 。 如 果 問 , 這個 茶 壺 重 嗎 ? 茶 壺 更 重 , 但 如 果 你 拿 著 水 杯 , 水 杯 就 比 茶 壺 重 , 因 為 你 沒 有 把 茶 壺 拿起 來 。

我 們 在 練 習 的 時 候 要 慢 慢 觀 察 這 個 心 : 心 一 旦 抓 取 什 麼 , 它 就 會 變 “ 重 ” , 變 得 有 負擔 , 因 為 心 已 經 “ 背 ” 起 東 西 了 。 比 如 我 們 僅 僅 想 到 要 修 行 , 心 就 已 經 沉 重 起 來 了 。

沉 重 的 心 是 “ 不 善 心 ” , 它 是 源 於 “ 想 要 修 行 ” 的 貪 欲 。 大 家 想 要 修 行 嗎 ? 早 晨 起 床 就 開始 想 了 — — 今 天 要 怎 麼 修 行 呢 ? 一 旦 “ 想 要 ” , 就 會 開 始 去 “ 做 ” 。

在 這 裡 有 一 條 法 則 : 煩 惱 是 與 業 是 同 時 生 起 的 , 而 且 它 是 業 的 因 。 “ 業 ” 即 所 作 所 為 , 我 們 時 常 所 作 的 業 , 即 “ 業 處 ” , 那 也 算 是 “ 造 業 ” 嗎 ? 是 的 。 是 什 麼 推 動 我 們 修 習 “ 業 處

( 禪 修 ) ” 呢 ? 正 是 “ 想 要 變 好 ” 的 意 欲 。

煩 惱 有 可 能 也 會 導 致 造 作 善 業 , 並 不 是 說 煩 惱 只 能 造 作 惡 。 煩 惱 可 能 是 導 致 善 法 生 起的 因 , 而 善 也 可 能 是 導 致 不 善 的 因 。

比 如 , 我 們 覺 得 某 人 特 別 可 憐 , 就 去 建 議 他 不 要 那 樣 做 , 否 則 就 會 是 “ 自 掘 墳 墓 ” , 可是 他 聽 不 進 去 , 於 是 我 們 就 生 氣 了 — — 原 先 的 悲 憫 變 成 了 嗔 心 , 就 這 樣 變 來 變 去 。

心 是 甚 為 微 妙 的 , 要 慢 慢 地 探 究 它 和 品 味 它 。 何 時 心 在 執 取 , 何 時 心 就 會 沉 重 , 就 會生 起 煩 惱 並 且 造 業 。 只 要 某 個 煩 惱 還 在 , 就 會 繼 續 造 業 。 因 為 此 煩 惱 是 該 業 的 孿 生因 , 即 與 業 同 步 生 起 。 因 此 , 我 們 就 不 會 覺 得 奇 怪 了 — — 為 什 麼 有 些 人 禪 坐 , 自 始 至終 都 非 常 苦 悶 。

何 時 想 要 寧 靜 而 未 如 願 時 , 何 時 就 會 生 起 嗔 心 , 心 就 開 始 受 苦 。 因 此 當 苦 生 起 時 , 一定 要 了 解 到 — — 那 一 刻 的 心 是 不 善 的 , 有 苦 的 心 是 嗔 心 所 具 有 的 特 質 。 當 然 , 心 有 快樂 也 不 一 定 就 是 善 的 , 貪 心 也 能 很 快 樂 。 所 以 , 我 們 要 不 斷 地 慢 慢 去 品 味 和 觀 察 事實 。

善心是輕鬆的、

柔軟的、溫和的、敏捷的, 它精進地探究實相且不懶惰, 它老老實實地感知所緣

且僅僅感知而不進去干預。

我 們 練 習 的 時 候 , 心 在 大 部 分 時 間 都 不 是 真 正 的 善 心 — — 碰 到 某 種 境 界 , 就 想 緊 緊 抓住 ; 境 界 未 生 起 時 , 又 期 待 它 生 起 ; 境 界 生 起 後 , 心 喜 歡 它 , 就 想 讓 境 界 長 久 停 留 ; 境 界 生 起 後 , 心 不 喜 歡 它 , 就 想 讓 境 界 趕 快 消 失 — — 總 是 不 斷 有 煩 惱 摻 雜 進 來 。 我 們要 慢 慢 地 深 入 觀 察 。

訓 練 去 觀 察 善 心 或 不 善 心 , 去 觀 察 當 下 一 刻 心 是 善 還 是 不 善 ? 就 這 樣 慢 慢 訓 練 和 體會 。

心 是 善 的 , 就 會 輕 鬆 、 柔 軟 、 柔 和 、 敏 捷 、 老 老 實 實 地 感 知 所 緣 且 沒 有 貪 嗔 癡 。

怎 樣 才 會 知 道 ( 心 ) 是 無 貪 、 無 嗔 、 無 癡 的 呢 ? 必 須 認 識 到 : 貪 是 怎 樣 的 ? 必 須 認 識到 : 嗔 是 怎 樣 的 ? 必 須 認 識 到 : 痴 是 怎 樣 的 ? 如 果 不 認 識 它 們 , 即 便 和 它 在 一 起 也 不知 曉 。

如 何 才 能 看 出 心 有 貪 、 嗔 、 痴 呢 ? 要 訓 練 自 我 觀 察 。 認 識 “ 生 氣 ” 嗎 ? 誰 會 生 氣 , 請 舉手 ? 誰 從 未 生 氣 過 , 請 舉 手 。 有 從 來 不 生 氣 的 人 嗎 ? 必 須 是 三 果 阿 那 含 以 上 的 聖 者 才能 做 到 。

因 此 , 大 家 都 認 識 “ 生 氣 ” , 對 嗎 ? 認 識 “ 生 氣 ” , 有 什 麼 難 的 呢 ? 從 現 在 開 始 , 一 旦 生氣 了 , 要 及 時 地 知 道 , 生 氣 了 , 就 及 時 地 知 道 。

認 識 “ 貪 心 ” 嗎 ? 大 家 都 認 識 , 對 嗎 ? 認 識 “ 妒 忌 ” 嗎 ? 妒 忌 是 屬 於 嗔 心 家 族 的 一 員 。 認識 “ 吝 嗇 ” 嗎 ? 認 識 “ 小 氣 ” 的 情 緒 嗎 ? 大 家 在 小 氣 的 時 候 是 不 許 他 人 靠 近 的 , 那 時 的 心是 貪 還 是 嗔 ? 捨 不 得 某 物 , 害 怕 他 人 靠 近 , 這 樣 會 有 快 樂 嗎 ? 只 有 苦 , 對 吧 ? 有 “ 捨 不得 ” , 就 會 有 苦 , 就 會 開 始 “ 戒 備 森 嚴 ” 。 要 記 住 : 有 苦 的 心 是 嗔 心 。

慢 慢 去 體 會 。 我 們 認 識 了 “ 貪 心 ” 和 “ 嗔 心 ” 。 “ 妒 忌 ” 是 貪 心 還 是 嗔 心 ? 妒 忌 的 時 候 會 有快 樂 嗎 ? 沒 有 快 樂 , 妒 忌 是 嗔 心 。 記 仇 、 怨 恨 等 嗔 心 一 族 是 很 容 易 被 觀 察 的 。

“ 嗔 心 ” 是 最 容 易 被 觀 察 的 煩 惱 , 因 此 隆 波 常 常 建 議 大 家 — — 如 果 要 訓 練 去 觀 察 煩 惱 , 就 觀 察 嗔 心 , 因 為 嗔 心 會 時 常 生 起 。 我 們 開 車 時 遇 到 別 人 超 車 , 就 會 生 起 嗔 心 , 感 覺到 了 嗎 ? 或 者 開 車 到 十 字 路 口 , 紅 燈 在 即 , 綠 燈 只 剩 下 不 到 幾 秒 鐘 , 嗔 心 居 然 還 是 生起 — — 怕 前 面 的 車 開 得 太 慢 。 大 家 會 這 樣 嗎 ? 被 紅 燈 攔 下 時 , 更 是 怒 火 中 燒 。 若 自 身是 被 紅 燈 攔 下 的 第 一 輛 , 那 時 嗔 心 最 強 , 卡 在 第 一 輛 , 真 倒 霉 ; 如 果 是 卡 在 第 2 0 輛 , 反 倒 像 沒 事 一 樣 了 ; 卡 在 第 1 0 0 輛 會 覺 得 有 點 煩 , 但 不 是 平 常 的 嗔 心 , 而 是 不 太 強 烈的 嗔 心 , 只 是 有 點 煩 而 已 , 反 正 下 一 個 紅 綠 燈 也 過 不 去 。 一 旦 接 受 “ 下 個 回 合 也 沒 戲 ” 的 狀 況 , 心 就 不 會 太 苦 。

就 這 樣 慢 慢 度 量 自 己 的 心 — — 心 有 嗔 , 知 道 ; 心 有 貪 , 也 知 道 ; 心 有 痴 , 觀 察 起 來 有點 難 度 。 認 識 “ 心 走 神 ” 嗎 ? 心 在 走 神 之 後 , 要 知 道 “ 心 走 神 了 ” 。 心 走 神 了 , 就 是 心 在散 亂 , “ 散 亂 ” 是 癡 的 一 種 。 我 們 要 及 時 地 知 道 , 散 亂 之 後 要 知 道 。

努 力 地 觀 察 嗔 心 — — 眼 耳 鼻 舌 身 心 接 觸 平 常 的 所 緣 , 嗔 心 生 起 , 我 們 及 時 地 知 道 ; 或是 眼 耳 鼻 舌 身 心 接 觸 所 緣 , 貪 心 生 起 , 我 們 也 及 時 知 道 ; 貪 與 嗔 還 算 是 粗 糙 的 所 緣 , 很 容 易 觀 察 , 觀 察 痴 則 比 較 難 。

如 果 沒 有 任 何 參 照 物 , 想 藉 助 接 觸 所 緣 之 後 去 看 見 “ 心 走 神 ” , 是 很 難 觀 察 到 的 。 若 想很 好 地 觀 察 到 痴 , 可 以 先 修 習 某 一 種 禪 法 — — 念 誦 “ 佛 陀 ” 、 觀 出 入 息 、 觀 腹 部 起 伏 , 哪 種 都 行 。 選 修 一 種 禪 法 , 然 後 在 心 走 神 時 , 及 時 地 知 道 。

比 如 念 誦 “ 佛 陀 ” 時 , 心 無 緣 無 故 跑 去 想 其 他 事 情 了 , 立 即 知 道 “ 啊 呀 , 迷 失 了 ” , 就 是這 樣 練 習 。 不 一 會 兒 又 迷 失 了 , 還 是 像 這 樣 練 習 下 去 。 選 修 一 種 禪 法 , 而 後 在 心 迷 失的 瞬 間 , 及 時 地 知 道 。

修 行 的 時 候 , 心 迷 失 的 方 式 有 兩 種 : 一 、 迷 失 於 去 思 維 、 去 造 作 “ 故 事 ” 而 忘 了 自 己 ; 二 、 迷 失 於 “ 緊 盯 聚 焦 在 禪 修 所 緣 ” 上 。 例 如 : 在 觀 腹 部 起 伏 時 , 心 迷 失 了 , 即 迷 失 到所 緣 之 中 — — 跑 到 了 腹 部 或 呼 吸 上 ; 或 是 經 行 時 , 心 跑 到 了 腳 部 , 想 要 知 道 腳 的 提 、移 、 落 、 觸 , 整 個 世 界 只 剩 下 腳 , 死 後 成 為 只 有 腳 的 物 種 。 要 慢 慢 地 練 習 和 體 會 。

覺 性 之 所 以 生 起 , 是 由 於 心 能 夠 牢 記 境 界 。 因 此 要 時 常 觀 察 各 種 境 界 , 一 旦 能 夠 記 住境 界 , 在 覺 性 生 起 的 瞬 間 , 心 就 會 自 動 成 為 善 心 。

善 心 的 組 成 部 分 非 常 多 , 其 呈 現 的 特 質 也 很 多 。 去 學 習 《 阿 毘 達 摩 》 我 們 或 許 會 望 洋興 嘆 — — 《 阿 毘 達 摩 》 裡 提 及 的 “ 輕 快 性 、 柔 軟 性 、 練 達 性 、 適 業 性 、 正 直 性 ” 等 術語 , 會 讓 我 們 越 聽 越 亂 。

衡 量 “ 善 心 ” 的 最 簡 單 方 法 其 實 就 是 — — 何 時 生 起 覺 性 , 何 時 心 就 是 善 心 。 覺 性 的 生起 , 源 於 心 能 夠 牢 記 境 界 , 所 以 要 不 斷 地 練 習 去 觀 察 境 界 。

我 們 時 常 生 起 的 境 界 就 是 煩 惱 , 因 此 無 需 練 習 去 觀 察 善 法 , 而 是 要 去 觀 察 煩 惱 。

佛 陀 教 導 : 心 有 貪 , 知 道 有 貪 ; 心 無 貪 , 知 道 無 貪 。 心 有 嗔 , 知 道 有 嗔 ; 心 無 嗔 , 知道 無 嗔 。

去 觀 察 煩 惱 — — 因 為 煩 惱 乃 是 真 實 存 在 的 、 時 常 生 起 的 現 象 。 嗔 心 重 的 人 就 以 “ 嗔 心 ” 作 為 觀 察 的 重 點 , 一 會 生 氣 , 一 會 又 生 氣 , 時 而 煩 躁 , 時 而 鬱 悶 , 鬱 悶 屬 於 嗔 心 , 煩悶 、 厭 倦 也 是 嗔 心 , 妒 忌 、 怨 恨 之 類 的 心 還 是 嗔 心 。 嗔 心 重 的 人 , 就 不 斷 地 去 觀 察 心的 煩 躁 不 安 , 一 會 生 氣 , 一 會 又 生 氣 了 , 不 知 道 該 對 誰 生 氣 , 就 對 自 己 生 氣 — — “ 真 是動 不 動 就 迷 失 、 動 不 動 就 生 氣 啊 ! ”

誰 曾 經 是 這 樣 的 ? 會 對 自 己 生 氣 地 說 “ 為 什 麼 那 麼 容 易 生 氣 啊 ” “ 為 什 麼 就 一 次 都 不 能 像隆 波 說 的 那 樣 好 呢 ” 等 等 , 喜 歡 這 樣 生 氣 的 人 , 現 在 有 好 轉 嗎 ?

知 道 得 快 些 了 , 就 算 是 進 步 。 但 也 別 一 味 地 遷 就 煩 惱 , 別 遷 就 它 。 要 慢 慢 去 觀 察 , 生氣 了 , 知 道 ; 生 氣 了 , 知 道 。 貪 心 重 的 人 , 碰 見 什 麼 都 想 要 得 到 , 那 就 去 及 時 地 知 道自 己 的 貪 心 。

練 習 去 感 知 那 些 時 常 生 起 的 境 界 是 最 好 的 。 至 於 久 久 才 會 生 起 一 次 的 境 界 , 則 不 用 太去 理 會 它 , 覺 性 很 難 生 起 — — 因 為 無 法 記 住 那 些 “ 久 久 才 見 一 次 ” 的 現 象 。

我 們 要 觀 察 時 常 生 起 的 境 界 , 嗔 心 重 , 就 去 觀 心 的 不 舒 服 、 煩 躁 不 安 ; 貪 心 重 , 就 去觀 察 貪 欲 ; 有 些 人 貪 心 不 強 , 嗔 心 不 重 , 那 就 觀 察 心 的 走 神 。

有 人 會 說 自 己 根 本 看 不 見 煩 惱 , 隆 波 回 道 : 因 為 你 在 迷 呢 。 你 只 是 一 味 地 迷 , 貪 與 嗔不 是 很 強 , 因 為 貪 與 嗔 的 隨 眠 煩 惱 累 積 得 太 少 了 … …

大 部 分 人 庫 存 的 貪 與 嗔 都 會 很 多 , 誰 的 少 一 些 呢 ? 全 都 是 很 多 的 。

慢 慢 觀 察 下 去 。 如 果 經 常 觀 察 — — 貪 心 生 起 了 , 知 道 ; 嗔 心 生 起 了 , 知 道 。 接 下 來 它們 一 現 身 , 我 們 就 會 毫 無 刻 意 地 感 知 到 它 們 — — 無 刻 意 而 自 行 感 知 , 這 樣 就 得 到 了 善心 , 覺 性 是 自 行 生 起 的 。

我 們 需 要 訓 練 , 最 終 讓 心 能 夠 牢 記 境 界 , 而 後 覺 性 將 會 自 行 生 起 。 這 類 心 是 “ 無 行 ” 的大 善 心 — — 沒 有 絲 毫 刻 意 而 能 自 行 生 起 。

誰 有 過 自 行 生 起 的 覺 性 ? 請 舉 手 。

心 若 牢 記 境 界 , 就 會 瞬 間 捕 捉 到 境 界 。 比 如 正 在 走 神 , 走 神 的 一 瞬 間 , 毫 無 刻 意 的 , 心 立 即 就 捕 捉 到 。

刻 意 去 覺 知 是 無 法 捕 捉 到 的 , 為 什 麼 呢 ? 因 為 刻 意 的 覺 知 含 有 貪 婪 的 動 機 , 是 帶 著 貪欲 的 , 所 以 覺 性 不 會 生 起 。

在 修 行 的 初 期 , “ 我 要 覺 知 ! 要 覺 知 ! … … ” 最 終 也 沒 有 生 起 善 法 — — 沒 有 生 起 覺 性 。

練 習 去 覺 知 境 界 , 有 時 覺 知 、 有 時 走 神 ; 時 而 覺 知 、 時 而 走 神 ; 生 氣 了 , 覺 知 ; 生 氣了 , 覺 知 。 有 時 甚 至 未 能 及 時 知 道 那 些 極 強 烈 的 怒 氣 , 扇 了 別 人 耳 光 之 後 才 知 道 生 氣了 。 接 下 來 越 發 嫻 熟 之 後 , 只 是 有 一 丁 點 兒 生 氣 , 都 能 知 道 。 一 丁 點 兒 生 氣 就 會 知道 , 根 本 還 來 不 及 去 傷 害 誰 就 會 被 知 道 , 覺 性 將 毫 無 刻 意 地 不 斷 提 速 。

沒 有 刻 意 的 成 分 — — 這 點 非 常 重 要 。 《 阿 毘 達 摩 》 裡 稱 之 為 “ 無 行 ” — — 不 用 刻 意 營造 , 也 無 需 去 祈 求 得 到 。

如 果 需 要 刻 意 才 能 生 起 , 那 將 無 法 開 發 智 慧 , 那 種 善 心 的 力 量 非 常 羸 弱 。 我 們 要 如 何區 分 善 心 力 量 的 強 與 弱 呢 ?

如 果 要 刻 意 營 造 來 讓 它 生 起 , 那 屬 於 力 量 孱 弱 的 善 心 , 比 如 朋 友 邀 請 我 們 今 天 去 聽 隆波 開 示 , 我 們 猶 豫 著 是 去 還 是 不 去 , 隨 手 拿 起 玫 瑰 花 來 撕 — — “ 去 ” 、 “ 不 去 ” 、

“ 去 ” 、 “ 不 去 ” … … 倒 霉 啊 , 花 都 扯 沒 了 , 好 吧 , 必 須 去 了 。 最 後 剩 下 梗 — — 噢 耶 , 不去 ! 這 樣 的 心 品 質 是 不 高 的 。 如 果 需 要 花 費 很 長 時 間 來 營 造 才 願 行 善 , 這 樣 的 善 心 力量 是 軟 弱 的 。 只 有 骨 子 裡 生 起 的 、 自 己 想 要 的 ( 心 ) , 才 是 力 度 極 強 的 善 心 。

我 們 要 訓 練 心 達 到 力 度 強 勁 的 善 心 , 心 若 沒 有 強 勁 的 力 量 , 怎 麼 可 能 去 開 發 智 慧 呢 ? 智 慧 是 最 大 的 善 法 、 最 大 的 功 德 。

因 此 我 們 需 要 來 訓 練 , 練 習 去 感 知 境 界 , 直 至 心 牢 記 它 們 , 而 後 覺 性 自 行 生 起 , 這 樣的 心 才 是 “ 無 行 ” 的 大 善 心 — — 它 毫 無 刻 意 且 自 行 生 起 。

天 上 不 會 掉 餡 餅 , 我 們 必 須 去 訓 練 , 今 後 要 時 常 觀 察 自 己 的 煩 惱 , 時 常 觀 察 , 善 心 就會 自 動 生 起 。 善 心 是 帶 有 智 慧 或 沒 有 帶 有 智 慧 , 都 是 不 一 定 的 。

有 時 雖 是 善 心 , 卻 無 智 慧 , 這 種 情 形 是 有 的 ; 有 時 是 善 心 同 時 兼 具 智 慧 , 這 種 情 形 也是 有 的 。

” 大 善 心 ” 是 無 貪 、 無 嗔 、 無 癡 的 。 覺 性 生 起 時 , 就 是 沒 有 貪 、 嗔 、 痴 的 ; 與 智 相 應

—  — 帶 有 智 慧 ; 且 “ 無 行 ” — — 沒 有 任 何 刻 意 而 自 行 生 起 。

我 們 透 過 訓 練 後 能 夠 覺 知 到 境 界 , 已 經 得 到 善 心 , 因 為 覺 性 生 起 時 , 不 善 法 將 無 法 存留 ; 自 行 生 起 — — 沒 有 絲 毫 刻 意 讓 覺 性 生 起 , 覺 性 自 行 生 起 , 善 法 也 自 行 生 起 。 至 於是 否 伴 隨 有 智 慧 — — 這 取 決 於 我 們 是 否 有 過 去 積 累 的 波 羅 密 。

3

有 些 人 曾 經 修 行 過 , 過 去 世 開 發 過 智 慧 , 一 旦 心 成 為 獨 立 凸 顯 而 安 住 的 善 心 , 諸 蘊 就會 分 離 — — 身 心 自 動 分 離 。

曾 有 一 位 僧 人 分 享 說 , 他 年 輕 時 , 那 時 還 沒 出 家 , 還 是 個 居 士 , 他 去 參 加 水 燈 節 , 四處 湊 熱 鬧 , 結 果 不 小 心 站 在 了 燃 放 的 煙 花 旁 邊 , 燃 放 煙 花 時 , 他 被 嚇 了 一 跳 。 在 受 驚嚇 的 瞬 間 , 如 果 是 我 們 就 會 驚 慌 失 措 , 對 嗎 ? 越 是 現 代 版 的 男 生 , 越 會 魂 飛 魄 散 — — 天 啊 ! 可 是 他 並 未 驚 慌 , 因 為 在 受 驚 嚇 的 一 瞬 間 , 他 看 見 “ 受 驚 嚇 的 心 ” , 覺 性 立 即 捕捉 到 , 而 後 看 見 驚 嚇 是 一 個 部 分 , 心 是 一 個 部 分 , 身 體 又 是 另 一 個 部 分 , 然 後 看 著 別人 驚 恐 不 已 , 而 此 刻 的 自 己 卻 不 是 驚 恐 的 — — 他 這 樣 分 離 蘊 , “ 驚 嚇 ” 驟 然 消 失 , 只 剩下 安 住 而 獨 立 凸 顯 的 心 , 看 見 身 體 , 看 見 安 住 而 凸 顯 的 心 — — 這 是 因 為 他 曾 經 訓 練過 。

隆 波 1 0 歲 時 , 每 家 每 戶 的 房 子 是 成 排 的 , 一 次 離 自 己 家 4 、 5 戶 的 一 戶 人 家 失 火 , 隆 波看 見 火 災 , 嚇 了 一 跳 , 準 備 跑 去 告 知 父 親 , 跑 了 第 一 步 、 第 二 步 , 到 第 三 步 時 好 像 打開 了 自 己 內 在 的 開 關 , 看 見 了 受 驚 嚇 的 心 。

觀 察 到 了 嗎 ? 那 位 僧 人 是 由 於 菸 花 而 受 驚 嚇 , 隆 波 是 看 見 失 火 而 受 驚 嚇 , 因 為 “ 驚 嚇 ” 是 非 常 強 烈 的 境 界 , 曾 經 累 積 的 修 行 會 很 容 易 現 身 。 有 些 行 者 跟 大 象 、 老 虎 待 在 一 起修 行 , 老 虎 一 來 , 他 受 到 驚 嚇 , 這 時 很 容 易 觀 照 。 很 容 易 看 見 煩 惱 , 如 果 覺 性 瞬 間 生起 , 驚 嚇 就 會 消 失 。 如 果 我 們 前 世 修 行 過 , 就 能 夠 毫 無 刻 意 地 自 行 覺 知 到 。

但 也 有 些 人 並 沒 有 受 到 強 烈 情 緒 的 刺 激 , 平 白 無 故 便 自 問 : 我 出 生 是 來 做 什 麼 的 ? 類似 的 情 況 同 樣 說 明 曾 經 有 過 智 慧 , 所 以 生 起 “ 為 何 出 生 ? 活 著 是 為 什 麼 ? ” 的 疑 問 。

誰 是 這 樣 的 ? 這 也 不 錯 , 說 明 前 世 同 樣 開 發 過 智 慧 , 所 以 不 愚 癡 。 愚 癡 的 人 根 本 不 會思 考 “ 為 何 出 生 ? ” 。 想 的 只 是 如 何 享 受 人 生 ? 不 斷 地 醉 生 夢 死 。

大 家 要 逐 步 去 訓 練 , 如 果 心 還 沒 有 智 慧 , 就 要 輔 助 它 。 比 如 : 一 旦 覺 知 自 己 之 後 , 生氣 的 瞬 間 , 心 就 可 以 無 刻 意 地 自 行 覺 知 , 心 安 住 之 後 , 若 只 停 在 僅 僅 覺 知 的 階 段 , 就要 使 用 思 維 分 析 來 幫 忙 — — 哎 , 之 前 生 氣 , 現 在 不 生 氣 了 , 生 氣 是 無 常 的 … … 就 這 樣 逐步 教 導 它 。

或 是 , 有 些 人 訓 練 禪 定 , 出 定 以 後 , 心 感 到 寧 靜 、 舒 服 、 靜 止 不 動 , 那 麼 需 要 分 析 與思 維 來 鋪 路 — — 指 導 心 去 觀 身 , 而 不 要 去 觀 心 。 從 深 度 禪 定 退 出 之 後 , 觀 心 不 會 觀 察到 什 麼 , 只 有 寧 靜 與 空 闊 。

禪 定 訓 練 較 多 的 人 要 去 觀 身 , 因 為 “ 身 念 處 ” 適 合 奢 摩 他 的 行 者 。 而 “ 心 念 處 ” , 則 適 合毗 缽 舍 那 的 行 者 , 適 於 開 發 智 慧 的 群 體 — — 也 就 是 那 些 觀 念 型 、 喜 歡 思 維 很 多 的 人 。

因 此 , 如 果 在 覺 知 自 己 之 後 , 心 是 如 如 不 動 的 , 入 定 、 出 定 以 後 , 心 都 是 如 如 不 動的 , 高 僧 大 德 們 就 會 教 導 他 去 思 維 和 分 析 身 體 : 身 是 無 常 的 、 苦 的 與 無 我 的 。 教 育 並且 引 導 心 懂 得 從 三 法 印 的 角 度 來 看 待 它 們 。

如 果 我 們 無 法 入 定 , 那 麼 就 用 這 樣 平 常 、 普 通 的 心 , 去 教 育 心 , 比 如 覺 知 自 己 以 後 去引 導 : 剛 才 生 氣 了 , 現 在 沒 有 , 生 氣 是 無 常 的 , 就 這 樣 逐 步 去 教 導 、 慢 慢 去 引 導 心 , 而 後 心 就 會 變 得 聰 明 , 就 會 開 始 看 到 三 法 印 。

以 後 境 界 一 生 起 , 比 如 : 生 氣 了 , 它 就 會 看 見 生 氣 不 是 “ 我 ” , 生 氣 只 是 一 位 不 速 之客 , 緣 聚 而 生 , 緣 散 而 滅 , 無 法 掌 控 , 就 會 照 見 “ 無 常 ” — — 不 斷 地 變 化 ; 是 自 行 生 起的 , 我 們 沒 有 命 令 它 生 起 , 也 阻 止 不 了 它 生 起 , 它 是 “ 無 我 ” 的 。

如 果 開 發 過 智 慧 , 那 麼 一 旦 心 能 安 住 並 且 覺 知 自 己 , 心 醒 過 來 後 , 就 可 以 照 見 名 色 身心 的 三 法 印 。 如 果 無 法 照 見 到 , 可 以 透 過 思 維 與 分 析 來 協 助 , 思 維 和 分 析 並 不 是 散亂 , 需 要 真 的 有 相 對 應 的 境 界 , 比 如 思 維 與 分 析 身 體 時 , 必 須 能 真 的 覺 知 到 身 體 , 並逐 一 去 觀 身 的 每 一 個 部 分 — — 頭 髮 宣 稱 過 它 是 “ 我 ” 嗎 ?

試 著 抓 住 頭 髮 , 即 便 是 禿 頂 也 應 該 還 有 一 點 頭 髮 。 試 著 抓 抓 看 , 頭 髮 說 它 是 “ 我 ” 了嗎 ? 拉 拉 看 , 感 覺 到 了 嗎 ? 有 一 點 疼 痛 感 ? 疼 痛 感 有 說 它 是 “ 我 ” 嗎 ? 就 是 這 樣 慢 慢 觀察 , 逐 步 去 引 導 , 慢 慢 去 體 會 , 都 是 有 事 實 來 相 對 應 的 , 並 不 是 空 中 樓 閣 式 的 白 日夢 。

去 觀 心 就 會 看 見 : 噢 , 生 氣 能 夠 自 行 生 起 , 貪 心 也 能 夠 自 行 生 起 , 訓 練 這 樣 觀 察 , 最終 就 會 生 起 智 慧 , 心 會 照 見 三 法 印 — — 看 見 色 法 , 會 照 見 色 法 的 三 法 印 ; 看 見 名 法 , 會 照 見 名 法 的 三 法 印 , 而 不 是 停 留 在 只 是 看 見 色 法 與 名 法 的 程 度 。

訓練至此,

就是已經準備妥當了開發智慧的心,

這樣的心是大善心, 與智相應— —

即帶有智慧, 無行— —

無須刻意令其生起而能自行生起,

這樣的心是非常殊勝的。

善 心 共 有 8 種 , 而 這 種 準 備 妥 當 的 心 — — 帶 有 智 慧 、 自 行 生 起 的 “ 大 善 心 ” 則 有 兩 種 。 這兩 種 有 何 區 別 呢 ? 一 種 是 悅 受 , 一 種 是 捨 受 。

在 開 發 智 慧 的 時 刻 , 有 時 是 悅 受 , 有 時 是 捨 受 , 但 不 會 有 苦 受 。 若 有 苦 , 就 已 經 離 開了 善 心 , 心 已 是 不 善 心 、 嗔 心 了 。 但 是 如 果 感 到 喜 悅 以 後 , 手 舞 足 蹈 、 想 入 非 非 , 那樣 的 心 又 已 經 是 貪 的 了 。 就 是 這 樣 逐 步 訓 練 去 觀 察 煩 惱 , 它 將 對 我 們 的 修 行 起 到 推 動作 用 , 讓 我 們 得 以 毫 無 刻 意 地 生 起 覺 性 , 然 後 再 訓 練 心 來 開 發 智 慧 。

慢 慢 去 訓 練 , 修 行 中 的 陷 阱 真 是 不 計 其 數 啊 ! 要 從 實 相 之 中 去 學 習 , 如 果 只 是 一 味 地聽 聞 隆 波 開 示 , 不 曉 得 要 學 多 少 年 才 到 頭 。 所 以 我 們 必 須 親 自 去 探 究 , 逐 步 去 觀 察 境界 , 明 白 與 領 悟 就 一 定 會 豁 然 顯 現 。

對 此 , 高 僧 大 德 們 曾 經 比 喻 — — 就 像 是 在 茂 密 的 森 林 裡 迷 路 了 。 彷 彿 處 在 茂 密 森 林 裡的 阿 姜 宋 彩 尊 者 的 寮 房 , 有 人 要 去 找 尊 者 時 , 不 斷 圍 著 寮 房 轉 , 一 頭 霧 水 , 找 不 到 入口 , 明 明 看 到 屋 頂 , 走 過 去 就 消 失 了 。 這 就 好 比 在 修 行 的 初 階 , 身 處 茂 密 的 森 林 深處 , 我 們 需 要 不 斷 地 摸 索 著 一 步 步 往 前 挪 動 , 前 方 就 會 變 得 越 來 越 敞 亮 , 最 終 我 們 完全 走 出 叢 林 來 到 空 曠 地 區 , 便 可 以 清 清 楚 楚 地 看 見 一 切 。

高 僧 大 德 們 說 — — 在 訓 練 的 初 期 , 天 啊 , 幾 乎 是 摸 著 石 頭 過 河 , 分 不 清 東 南 西 北 , 但隨 著 時 間 推 移 與 不 斷 精 進 , 修 行 變 得 簡 單 起 來 , 到 最 後 就 好 像 上 了 高 速 公 路 , 無 需 做什 麼 , 即 使 是 蹺 著 二 郎 腿 都 能 生 起 道 與 果 , 或 是 躺 下 睡 覺 都 能 證 悟 道 與 果 呢 。

阿 難 尊 者 就 是 在 要 躺 下 睡 覺 的 片 刻 生 起 了 道 與 果 的 , 對 吧 ? 可 我 們 躺 下 睡 覺 的 話 , 只會 傳 出 一 片 鼾 聲 。

大 家 去 吃 飯 吧 。

( 全 文 完 )

/ 譯 者 聲 明 /

由 於 受 到 語 言 以 及 個 人 修 證 水 平 所 限 , 跨 越 語 種 後 很 難 如 實 還 原 隆 波 帕 默 尊 者的 本 意 。 譯 作 若 有 任 何 不 精 準 之 處 , 完 全 歸 責 於 我 們 , 歡 迎 大 家 不 吝 指 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