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心有機會去探究實相(開示部分)

讓心有機會去探究實相(開示部分)

法音錄  2020年1月21日

在座的各位, 大家好! 人特別多。老師並不習慣跟這麼多人互動, 一般老師互動時, 只是跟四五十個人互動而已。

大家已經來學了六七天了, 對嗎? 有誰見法了? 經典不是說七天七夜嗎? 七天已經過去了, 對嗎? 那我們就等七個月吧。然後等七年。老師等了三十年都沒得到呢! 因此, 所謂的七天、七個月、七年, 僅僅是一種形容, 至於我們什麼時候會像《四念處經》裡開示的那樣證悟三果或四果, 那是不知道的, 我們的職責就是不斷地去修行。

我們修行的過程中是錯的多過對的, 事實上, 對的往往不太找得到, 剩下的全都是錯的。誰可以看得出來自己在做一些錯的? 那是怎麼個錯法啊? 比如? 修行一定要像自己想的那樣( 學員回答後老師重複) 。事實上如果去觀察, 那些錯誤其實沒有幾種形式。

錯得比較嚴重的就是去緊盯、去打壓心, 因此, 如果誰能看得出來自己在緊盯, 只要你把它扔掉, 它就消失了。如果我們做了什麼之後會緊盯, 就先把它扔掉, 先去做那些做了之後不會緊盯的。

— 旦不緊盯就會走神, 走神了怎麼辦? ( 學員回答走神了知道走神) 走神了, 知道走神。你們已經全知道了, 不用學了。如果你通過學習已經知道了走神了知道走神, 事實上就根本不用學了, 因為修行並沒有很多的什麼。

因為如果我們走神後知道自己走神了, 就不會緊盯。因此, 放任它走神, 什麼時候意識到, 我們就會在那個時候意識到: 哦, 剛才迷失了。這樣我們的修行就會很簡單, 因為不用去打壓, 不用一定要像自己想像的那樣。

因此, 我們的職責就是走神了知道走神, 這是最簡單的了。一旦我們常常地知道心走神, 心就會自行安住。因此, 如果誰努力地想讓心安住, 事實上那已經錯了。但如果我們不斷地去知道

心的走神, 最後心就會自行安住。一旦心能夠安住, 就會像隆波帕默尊者所開示的那樣, 自動地分離蘊。

因此, 我們並不需要去做些什麼讓自己白白受苦, 就是知道走神。每一天、每一天不斷地去知道走神, 最後修行就會自行進步, 相信嗎?

相信? 你試過嗎, 你就相信了? 不是聽了之後就立刻相信, 而是應該去試驗, 看看是不是真的像老師講的那樣。

老師跟隆波學法已經1 9 年了, 老師只是處在覺知跟走神的狀態, 從來沒有看到過什麼更細膩的境界。看的時候, 往往要等煩惱習氣長得很肥了才能看得到。至於在胸口的動盪, 老師從來沒有看到過。

好些人都能看到在胸口這裡的動盪, 但是老師怎麼看都看不見。比如今天老師坐在後面聽到阿姜巴山指出要看到心裡的“ 想要” , 老師自己從來沒有看到過, 聽了之後覺得真不應該來學。

事實上, 每一個人真的在動手實修的時候, 並不需要看到非常多的境界。我們能夠看到什麼, 就不斷地去看那些東西, 並不需要努力地去看到隆波所開示的一切。因為事實上, 每一個人真正用於修行的那些境界和狀態, 只有一丁點而已。

誰如果能看到走神, 就去觀走神; 誰如果能常常看到生氣, 就去看生氣; 誰如果能常常看到貪, 就去看貪。誰看到它是什麼樣子, 就直接去觀那個樣子, 別去想辦法讓自己理解法。

大家觀察到了嗎? 我們學了之後, 就努力地想去把法弄明白。努力地讓自己能夠明白、理解法, 那並不是我們的職責, 那是心自行完成的。我們的職責僅僅是給心一個機會, 讓它去認識事實。方法是很簡單的, 就是來返觀自己。能觀到什麼就不停地去觀那個, 到了某一點心會自行理解法。

聽了之後覺得簡單嗎? 簡單的話就去動手呀!

不知道應該再跟你們說些什麼了, 因為已經說過了, 在我們真正動手實修的時候, 法只有一丁點。真正用於某個個體實修的法, 真的只剩下一丁點, 但是我們卻拼命地想明白非常多的法。

事實上有的人的心已經明白了, 只是他還無法表述, 這樣的情況也存在。比如在老師跟隆波學習的早期, 隆波對老師說你已經會覺知自己了, 老師根本就是發懵的狀態。在座的有誰會覺知自己了, 有嗎? 你們都可以知道, 老師卻根本不知道。老師真的明白什麼叫覺知、什麼叫覺知自己, 花了非常非常長時間。

包括隆波指導老師要看到某一些境界的時候, 老師根本看不出來, 不懂。包括有時候見到隆波之後, 隆波說你的心力增長了, 老師也看不懂。有時候阿姜巴山或者其他指導老師點出我們的狀態的時候, 我們也看不出來。因此, 在指導老師點出我們的一些境界跟狀態的時候, 我們沒有看到或者不明白, 不用嚇一跳。看不出來就是看不出來, 能夠看出什麼就去看那個。

因此, 如果哪些東西是我們暫時還看不見的, 就別去努力地想看見它。哪些東西還沒有現身出來給我們看, 我們不用努力地去尋找它。我們就從那些自行生起、常常生起的境界和狀態上來學法。因為無論是什麼東西生起, 它們全都可以教導我們三法印。無論是貪嗔癡, 是安住, 是走神, 還是萎靡不振, 它們全都生了就滅。

因此, 如果我們有煩惱習氣, 就去觀煩惱習氣, 然後我們就會明白法, 根本沒有任何必要去千方百計地讓心好起來。

努力地想讓心好起來, 就等於是在跟佛陀頂嘴。因為佛陀已經開示過了: 一切都是無我的。它是不會像我們想像的那樣去發展的。如果我們努力地讓它好起來, 那就等於是在跟佛陀對抗, 在反駁他。

因此, 如果我們覺得自己是一個大壞蛋, 一定要願意去接受那個事實。但如果我們真的願意回過頭來看自己內心的那些陰暗面,  我們就會從那些所謂的陰暗面裡了解到三法印。看到三法印, 這才被稱為開發智慧, 而不是說努力地讓心好起來是開發智慧— — 它們完全是兩碼事兒。

我們就是去看那些很糟、很慘不忍睹的狀況, 最後我們就會聰明起來。我們聰明起來了, 就會照見到無論是多麼糟、多麼黑暗、多麼陰暗的狀況, 同樣都在教導我們三法印。一旦我們從那

些所謂的不好的、陰暗的狀況裡學到三法印, 當碰到那些好的境界和狀態的時候, 我們也自然能夠照見到三法印, 而根本不需要刻意地去做些什麼。

因此, 要去觀自身, 最後就會自然地領悟法。說來說去又回到了老地方。

還是讓你們提問更好吧, 誰想問? 事實上, 今天已經是課程的第七天了, 大家聽法已經聽得太多了, 你們要問那些自己真的不明白的東西。

( 未完待續)

聲 明

文章轉錄自微信公眾號“禪窗”法布施的音視頻。為便於閱讀且符合書面表達,我們對其進行了後期     編輯校對,內容未經課程老師及譯者審校,準確性未得到確認,若存在任何錯誤或偏差,完全歸責於整理     者,望讀者知悉與明辨,並請不吝指正。本文嚴禁用於任何商業用途,嚴禁擅自節選或改編,轉載請註明     出處。本文圖片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絡作者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