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棒、我很厲害」——已是煩惱習氣的奴隸

「我很棒、我很厲害」——已是煩惱習氣的奴隸

必須要戰鬥,
持續不斷地觀察自己的心,
何時太脆弱,輸給了煩惱習氣,
要及時地知道。

有些人輸給貪心,
喜歡快樂、舒服、好玩,黏著了,
黏著於於色、聲、香、味、觸,
(比如)不停地群聚乾杯喝酒,
結果許多人因而染上新冠肺炎,
這很容易得傳染病。

有時,輸給了瞋心,
心被瞋恚不斷燃燒,
一直坐立不安。

不停地去觀察自己的心,
貪心驅動我們的心,
要及時地知道;
想要這般,想要那般,
也及時地知道。

瞋心驅動我們的心,
去排斥所有的一切,
需好好及時地知道。

現在這個時代,
迷與痴較多,幾乎沒有人能覺知,
一直很消遣,覺得——
「我很棒、我很厲害」,
自己卻看不出來。
實際上,你並不厲害,
你已經成為煩惱習氣的奴隸了。

此外,自己的理想才是正確的,
他人的理想都是錯誤的,
這全都是痴啊!
讓我們的心非常地燥熱。

真正讓我們的心沒有快樂的,
其實就是(自己的)煩惱習氣。
貪心生起,我們的心就會——
痛苦不安、坐立不安。

比如,我們想得到某些東西時,
心會煩躁不安嗎?
比如,看到新手機面世,我們想得到,
他人的手機有三個攝像頭,
而自己的手機僅有一個攝像頭,
拿起手機之後,覺得很羞愧,
拍什麼都不漂亮,因為自己的技術太差了。
別人擁有什麼,我們都想要擁有,
心就會坐立不安,想和他人一樣擁有。

有時,持續地刷信用卡或貸款,
但那並不是免費的,而是在透支未來錢,
一直很消遣,想得到什麼,就直接採購。
整個生命都處在貪心的籠罩下。

瞋心(生起),一整天都很煩躁,
比如,現在一些人整天都恐懼,
畏懼傳染病,害怕這個,害怕那個……
苦悶的心,恐懼的心,是沒有快樂的,
別人還未對我們做些什麼,
自己就已經很苦悶了。
比如,有些人做體檢,
結果發現罹患初期癌症,
覺得很鬱悶,結果自己嚇死自己了,
這例子存在,並不是沒有。
煩惱習氣傷害了自己內心的寧靜與快樂。

我們須訓練去觀察和體會,
認識貪嗎?
根本沒什麼難度。
貪心的狀態就是——
所有一切,都往自己身邊拉。
比如我們喜歡此人,愛此人,
我們就會想抱擁抱他,對嗎?
我們喜歡這隻貓,
就想抱它,想把它拉進來。

如果我們有瞋心,就想排斥出去,
比如,看到貓或狗走過來,
討厭它,就會踢它一腳,
讓它滾得遠一些。

就是如此不停地觀察自己的心,
心將所緣拉進來,
或將所緣排斥出去,
或是心迷失了,
觀所緣,觀不清楚,
現在的心是如何的,不知道,
這是迷失。

有貪心,就想得到所有的一切,
有瞋心,就會將所有的一切排斥出去,
不停地觀察自己的心,
一會兒拉進來,一會兒排斥出去,
一會兒跑來跑去,徹底地忘失自己的心。

一整天就只有這些而已,
去觀,那有什麼難度的呢?
隆波修行就是如此簡單地去觀,
並沒有觀些什麼神秘的事情。

僅是覺知「欲望」,那是不夠的

僅是覺知「欲望」,那是不夠的

我們需提升自己,
首先需持五戒,
然後訓練心與自己在一起,
其他剩餘的時間,
持續不斷地讀自己的心,
心有什麼樣的「想要」生起了,
及時地知道「想要」;
「想要」生起了,
及時地知道。

如果「想要」生起了,
沒有及時地意識到,
(心)就會去執著。
昨天已將「執著」這一部分,
講解給大家聽,
有四種執著。

何時有執著,
何時就開始掙扎,
當掙扎時,稱之為「有」,
心就會構建「有」。

有「有」,則有「我」,
於是就有苦,
有「我」,
則有了承載苦的主體。

但是,如果有欲望,
我們及時地知道,
(心)就不繼續造作,
「緣起法」在那一刻停止。

然而,修行僅僅只是——
不斷地及時知道「欲望」,
那是不夠的。
慢慢去提升,到了某一點,
(修行)就會抵達心,
便可以斷除無明。

何時還有無明,欲望就會再次生起,
何時清除無明,欲望就再也不會生起了,
再也沒有出生的種子。

隆波看到「出生的種子」時,
那時,隆波還身為居士。
那時,隆布敦長老已經圓寂,
於是就去頂禮隆布貼長老,說:
「我已經看到心出生的種子。」
其實也就是「知者的心」,
它會造作念頭,
於是煩惱雜染就會愈發強烈。

有「欲望」,有「想要」,
便想隨著自己的煩惱雜染去行動。
欲望並不是什麼好的寶貝,
我們就會隨順自己的煩惱雜染而行動。

貪心生起,就會生起欲望,
想得到、想成為、想擁有……
瞋心生起,就會生起欲望,
想不成為、想沒有……

修行看到之後,發現——
在心裡面蘊藏種子,
它會驅動心生起造作。

那時,尚不認識「無明」緣「行」(的理論),
只是一味地修行,沒有學習經典理論,
雖然曾閱讀三藏經典,
但並不知道那是「緣起法」,
那時只看到——
在自己的內心有某一個東西,
它一直在驅動著念頭與造作的生起。

一旦有念頭與造作,
心便會生起煩惱雜染、生起欲望,
心就開始掙扎,生起了苦。

那時頂禮隆布貼長老,說:
「我已經看到了心出生的種子,
如何清除及消滅它?」

長老回答:
「你繼續修行,
到了某一點,它會自行清除的,
(修行)足夠時,便會清除,
如果尚不足,便清除不了,
若無緣無故地命令去消滅它,
那是消滅不了的。」

事實上,這煩惱雜染會驅動,
讓我們去想這個、想那個……
越想,煩惱雜染則越強烈。

隨眠煩惱會驅動我們去想,
然後刺激(煩惱的生起),
一旦想之後,
煩惱雜染便會生起。

一旦煩惱雜染強烈,
而我們沒有及時地知道,
欲望便會生起。

欲望生起,沒有及時地知道,
執取就會生起,
執取什麼?
執取身及與身有關的事物;
執著自己的想法;
執著自己的修行方式及各式各樣的生活方式;
執著以為有「我」、「我的」,
這就會緊隨而至。

在執著的瞬間,
心就會開始掙扎,
比如,執著於五欲,
心便會開始掙扎著尋找喜歡的五欲所緣,
碰到不喜歡的所緣,便會掙扎著想逃離。

或是我們有某種想法及看法,
心也會掙扎。
看到好幾個人,真的好可憐!
比如看到新聞,就會覺得悲憫,
有些人衣食不缺、有良好的未來、
學歷高、機會也比他人好,
但生起極端的想法,
最後被關到監獄裡。

那苦是自找的,
透過自己的想法而受苦,
因為執著於自己的想法、看法。

事實上,我們有某種看法及想法,
我們可以提出建議,
如果社會大家都認同,
有一天,就會改變。

然而,如果我們只是一人獨想,
全社會並沒有作此想,
如此自己與社會便難以共處,
自己就只能待在侷限的地方,
也就是待在監獄裡。

寬敞的社會為何待不下去?
因為心受不了,心極度「想要」,
「想要」讓每一個人都接受自己的看法,
認為自己的看法是正確的,
別人想錯了,別人是錯誤的——
別人怎麼如此想呢?
舉國人民怎麼如此愚蠢?
只有我的想法才是正確的。

由於執著於自己的看法,
便會想這樣、想那樣……
拼命地四處惹是生非、找麻煩。
其實第一個被擾亂的,即是自己,
自己找不到快樂。

佛陀亦是社會的改革者,
但佛陀以祂的方式進行改革。
佛陀出生的社會,
祂看到社會充滿種族階級的不平等,
而且無因無果,皆是迷信的內容。

因此,佛陀改造社會,
透過學習,直至對「法」徹見。
佛陀最終發現——
若想解決所有的社會(問題),
那是解決不了的。
因為人類不盡相同,
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業報,
業報會作區分,
佛陀僅能做到這個程度,
只能如此思維。

然而,如果任何人的根器利,
佛陀便會將這些人聚集起來,
建立比丘、居士的社會,
如此便會產生一些變化,
那屬於對社會進行的改革。

面對誣陷及謊言,怎麼辦?

面對誣陷及謊言,怎麼辦?

大家需持戒,
破戒的早期,可能會帶給我們快樂,
但最終必定帶來痛苦。
待年紀大了去觀察就會發現,
有戒者與無戒者的生命,
有很大的差異。

剛開始,有戒者會被冷嘲熱諷,
因為現今社會充斥著無戒之人。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
有戒者內心清涼喜悅,
而無戒者呢?
生命毫無價值可言,
回顧一生,
也找不到任何讓自己略感欣慰的美德。

因此,別隨順煩惱雜染,
如果煩惱雜染生起了,
鬥不過它,就先用心持戒,
無論如何都不破戒。
縱使對人生氣,
也不動手打他、不揍他、不罵他、不栽贓陷害他……

現今時代,我們不知不覺就會被誘導破戒,
不久前,有位居士供養隆波一台平板電腦,
隆波才看到如今破戒的情況很多。
所謂「破戒的情況很多」,
是指一旦有人再網上發表觀點,
就會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見,相互辱罵,
站這一方的人怒罵,另一方的人回擊,
罵來罵去,殊不知這在訓練破戒——妄語戒。

有人反駁:「陳述事實,怎麼成了妄語呢?」
但你是帶著慈悲心在說?或是心懷瞋意呢?
雖是事實,但若以瞋心述說,
同樣屬於妄語。

妄不妄語,並不限於「沒說謊」,
有些人連吃飯都要發朋友圈,
這屬於散亂地自我炫耀,
無意識地自我吹噓,
顯擺自己去吃了名菜、貴菜。

如果稍不留神就會不斷地破戒、破法。
口頭上稱想當好人,
看自己是君子,看別人都是壞蛋,
唯獨自己好。
實際上,半斤八兩,都不好,
如果罵來罵去,就同樣都不好。

當然,據理力爭是必要的。
佛陀並沒有說:
無論誰說謊、宣講不善、曲迂之事,
大家也要聽之任之,
並非如此!

佛陀教導我們,應以實相戰勝謊言。
比如,無論這屆政府實施什麼政策都有人指責。
不過,政府亦聰明,以事實應戰。
面對疫苗的指控,政府據理力爭,
說明前後因果,以事實戰勝謊言,
而且也真的戰勝了。
那些說謊的人則不停地造謠,
但時間一久,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因此,世間也並不是透過煩惱雜染而取勝的。
若對方所說不符合心意,
我們就不斷地漫罵,
那我們也惡劣,不分伯仲。

但若對方說得不對,
詆毀政府、機構等,
我們若知道來龍去脈,是可以解釋的。
比如,勇醫師鄧解釋疫苗之事,
來龍去脈說得清清楚楚,
那些找麻煩的人便無話可說了。

我們必須以事實戰勝謊言,
但自己別破戒了。
如果動不動就罵來罵去,
則性質同樣惡劣,沒有獲勝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