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在漏煩惱的監獄,你受得了嗎?

囚禁在漏煩惱的監獄,你受得了嗎?

我們命令讓心無欲,
無欲,其實就是欲望的止息,
那是命令不了的。

但是,欲望生起之後,
別輕易地投降,
別輕易地服輸,
直接面對面地去知道它。

直接面對面地知道,
它是受不了的,
無論煩惱雜染多麼厲害,
它們都忍受不了我們的覺性與智慧。
不停地緊隨著去觀察與體會。

早期,也許偶爾會服輸,
但是,我們精勤地訓練,
雜染生起了,
我們不停地去觀察和體會,
慢慢地就會變成勢均力敵,
一會兒你贏,一會兒我輸,
最後我們一定會戰勝。

如果堅持戰鬥,就會戰勝,
如果願意投降,就會永遠地投降,
不過如此而已。

比如隆波,並不是多麼棒的人,
但是,隆波是一位很忍耐的人,
隆波修行了之後,
看到心被某一個東西包裹著,
然後心日日夜夜不停地掙扎,
有的都是苦啊!
它被某一個外殼包裹著,它不自由。

有一種感覺,覺得:
「誒!自己出生在監獄裡,
一出生,就在監獄裡。」
我們的父母,也是被關在監獄裡,
真正讓我們投生在監獄裡的,
是自己的業報。

一旦出生之後,
心被漏煩惱包裹著,
一旦看到這點,心就受不了——
憑什麼讓自己永遠被關在監獄裡!
何時還無法摧毀這座監獄,
就不會放棄修行,
心是這麼想的。

因此,隆波並沒有多麼厲害,
隆波是忍耐、忍辱的,
看到之後,接受不了,
為什麼讓自己生生世世都被關在這座監獄裡?
如果今生摧毀不了這座監獄,
下一世,無論如何也必定要摧毀這座監獄。

修行之後,
誰曾經看到心被包裹著、被囚禁著?
那時候並不明白,
究竟什麼東西把心囚禁起來了?
心的監獄,其實即是漏煩惱,
漏煩惱包裹著心。

在三藏經典所用的詞是——
心解脫,
源於不執著,
而從漏煩惱中鬆脫出來。

如果證悟解脫之後,
從何處鬆脫出來?
從漏煩惱中鬆脫出來。

鬆脫出來的原因為何?
因為不執著而解脫。

不執著於什麼?
不執著於五蘊,
不執著於名色,
不執著於身心。

一旦不執著這些,
尤其不執著於心,
一旦不執著心,心就會解脫。

苦的終點,就在於能夠放下心,
這一點,從語言上,很容易說,
但是,在真正實修這一部分,
必須用生命去交換。
如果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心是不會放下的。

觀察到了嗎?
我們覺得,心是時苦時樂的,
於是就會掙扎著去尋找快樂,
掙扎著去逃避痛苦,
就會有欲望生起,
有欲望,就會有掙扎。

我們沒有看到實相——
心本身就是苦。
如果我們真正徹見「心本身就是苦」,
掙扎著想讓心快樂的欲望,再也不會生起;
掙扎著想讓心逃避痛苦的欲望,也不會生起。

欲望不生起,
掙扎不生起,
苦也不會生起。
若想看到這點,
這是非常困難的,
必需用生命去交換。

但是,大家作為居士,
(目標)僅僅只是證悟初果、二果之類的,
還不必來到隆波所說的這般程度。
隆波所說的這般程度,
高僧大德就是如此教導的,
涅槃就在死亡邊上,
若不畏懼死亡,才得以遇見。

要慢慢地去訓練,
每一天學習,每一天訓練,
不停地去觀察自己的心,
心生起了什麼欲望,及時地知道。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