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必經的生死之戰,是否準備好了?

生命必經的生死之戰,是否準備好了?

覺知自己,
持續不斷地覺知自己,
吸氣、呼氣之類的,都要覺知,
別讓心走神,
別讓心一直處在忘了自己的狀態。

隆波認識有些人,
他們是心腸很好的人,
行善且做了很多好事,
(生命)非常快樂,但是不修行,
年紀越來越大時,
只能總結——
他們一輩子有快樂,
但是下一世如何,就不知曉了。

因此,我們必須在生病之前,
就趕緊動手修行,
如果已病重,修行就會很難。
在「老」與「病」降臨之前,就開始修行,
修行直至隨時對死亡做好準備。

必須開始修行,
在尚未老、還未病之前,
就開始動手修行,這是最好的!

一旦老了,大腦就會退化,
想打坐,很快就睡著了,
入夜時分,想睡卻又睡不著,
應入睡時,睡不著,
應清醒時,則不醒,
全都混亂了,修行就會很難。

或是病重了,極度痛苦,
想分離蘊,但已做不到了,
因為沒有在還未生病之前就訓練。

因此,隆波才會提醒大家,
提醒再提醒——
必須從現在起,
就趕緊開始動手修行,
等到老了之後,那就難了,
等到病了之後,那就難了。

在訓練與「老」面對面時,
先要去觀身,
看到身體不是「我」,
身體老,不是「我」老。

我們常常訓練,
覺性就會很好,
心會獨立凸顯,具有禪定,
看到身體老,看到身體病,
與心沒有關係。

當我們訓練的時候,
若想與「病」對抗,則須分離蘊,
看到身體是一個部分,
病痛是另一個部分,
作為觀者的心,是另一個部分。
如此訓練,而且訓練得非常嫻熟,
以應對生命中的大戰,也就是——
病重及瀕臨死亡之時。

(在生命中)出現「小戰」時,就要訓練。
比如,我們去看牙醫的時候,
那是很可怕的,要去觀察。

身體躺著,
張嘴的身體是一個部分;
醫生不停地在戳戳戳,
疼痛是另一個部分;
內心的恐懼是另一個部分;
感知是另一個部分。

我們不停地去訓練,
別平白地讓自己受苦,
去看牙醫的時候,
不斷地訓練分離蘊。

到了真正瀕臨死亡之時,
就會看到——
身體已經呼吸不了了,
身體十分痛苦,
身體被極度強烈地苦逼迫著,
心擔心、心害怕之類的,是另一個部分,
不停地去觀察與體會。
我們的心是觀者——
看到害怕是一個部分,
遺憾、鬱悶是另一個部分。

在瀕臨死亡之時,
心運作的速度非常地快,
非常地頻繁且迅速。

有人曾經與隆波分享,
他看到同事被電觸死。
他的同事住在連排的別墅,
那時下雨漏電,
他想知道水從何處漏進來,
若等雨停,就找不到漏水之處,
於是他就趁下雨時尋找。
但他距離高壓線很近,
手碰觸牆壁,並沒有碰觸高壓線,
結果觸電了。

那時,(他的)第一念心是受到驚嚇,
接下來,就是想抽身,
最開始發懵,發生了什麼?
一旦知道觸電了,
受到驚嚇,就拼命地想逃,
最後知道怎麼掙扎都鬆不開了,
知道必然要死了,
一旦知道必然要死了,就會傷心:
「真不應該出來呀!
父母已經年紀大了,
再也照顧不了了。」
特別地憂悲、難過……
沒有訓練的心,就會帶著悲傷死去。

如果我們每一天訓練自己,
努力不斷地分離蘊——
身體是一個部分,
疼痛是另一個部分,
焦慮不安的感覺,是另一個部分,
心是知者。
如此訓練,訓練到極度嫻熟之後,
我們就可以隨時準備好應對生命的大戰。

高僧大德,比如阿姜放長老曾經開示,
每一個人必然會經歷一場大戰,
必須與死亡戰鬥,
戰鬥也會死,不戰鬥也會死。

如果不曾訓練修行,
死後就會墮到惡道,
便會難過地死去。

如果曾經分離蘊與界,
看到身體死,心是知者,
看到身體生病,心是知者,
真正瀕臨死亡之時,
心將切斷身體方面的感知,
僅僅只剩下心方面的感知。

因此,如果我們曾經訓練,
心強大、非常地嫻熟(於分離蘊界),
在臨終的時候,
心就會安住,非常地有力量。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