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他人煩惱,自身煩惱亦增

增加他人煩惱,自身煩惱亦增

我們來修行,
持續不斷地提升自己的戒、定、慧,
最後聖道就會圓滿。

在聖道圓滿的時候,
最重要的是初階的「正見」——
所有的一切,全都緣聚而生,
有因則生,無因則滅,
無法掌控。

這是從理論上了解——
所有的一切,並非無緣無故出現,
必須有因才能生起。
有這樣的因緣,才會有這樣的結果,
有如此的結果,是緣於如此的原因,
這屬於理論階段的初階「正見」。

我們需有正確的見解,
這屬於初階「正見」。
具有正確的見解時,
當思維時,就會思維正確,
成為「正思惟」,
即是符合因果而思維,
而不是帶著貪瞋痴在思維,
這稱之為「正思惟」。

當有正確的見解、有正確的思維,
在說的時候,就會說得正確,
在做的時候,也會做得正確。
說得正確,即「正語」,
做得正確,即「正業」及「正命」。

有正確的見解、有正確的思維、
有正確的語言、有正確的所作所為、
有正確的謀生方式,
如此我們就可以自動地提升「正精進」。

「正精進」即正確的精進,
其實就是——
已生起的不善,讓它斷除;
未生起的不善,讓它不生;
未生起的善法,讓它生起;
已生起的善法,讓它茁壯成長,
這稱之為「正精進」。

但是,如果我們有錯誤的見解、錯誤的思維、
說得不正確、做得不正確、謀生方式不正確,
那就無法讓「正精進」圓滿。

比如,我們說得不好,
煩惱習氣就會茁壯成長,
於是無法做到「正精進」。

如果我們的謀生方式是——
傷害他人、傷害其他眾生、傷害自己,
如果從事如此的謀生職業,
而想斷除煩惱雜染,提升善法,
這是不容易的。

比如,如果我們賣酒,賣啤酒、賣白酒……
不停地在從事賭博,讓他人一直迷失,
讓他們的煩惱雜染更為強烈。
使他人的煩惱雜染強烈,
我們自己的煩惱雜染也會很強,
因為我們在傷害別人,
讓別人沈迷在內,
我們自己也會沈迷在內的。

然而,我們卻誤以為那沒有什麼副作用,
「我謀生,並沒有違法啊!」
那些沒有違法的事情,
卻可能違背了(佛法的)戒與法,
兩者並不是一回事。

每一個地方的法律,
僅只是活在世間(的律法),
但是心裡方面的戒與法,
屬於心方面的事情。
我們若想提升自己的心靈,就需謹慎,
而不僅僅只是不違背每個國家、每個地區的法律,
而需同時不違背戒與法,
否則,我們的煩惱雜染就會茁壯成長,
善法就會萎縮,無法進步了。

因此,我們有正確的見解、有正確的思維、
有正確的語言、有正確的所作所為、
有正確的謀生方式,
不傷害自己、不傷害別人,
那就是讓我們的善法茁長成長、不善法遞減的通道,
如此我們的「正精進」就會生起。

因此,別誤以為——
不停地培養覺性,就不需持戒,
那是不行的。
如果不停地培養覺性,卻一直破戒、違背法,
那是斷除不了不善的,無法真的提升善法。

因此,讓我們能斷除不善法、提升善法的基礎,
即是(八支聖道)最開始的五個組成部分——
(一)正見,即正確的見解;
(二)正思維,即正確的想法,
以善法思維,而不是以貪瞋痴思維;
(三)正語,如果思維正確,說話自然會正確。
(四正業、五正命)

如果我們的思維,並沒有帶著貪瞋痴,
無論如何,戒都會很好,
正語、正業、正命也肯定會好。

維持生命的方式……
如果我們的見解正確,相信業及果報,
當我們在想的時候,就不會帶著貪瞋痴,
不會偏袒自己的所想。
當謀生時,正命自然生起,
不會不知是非對錯。

我們就會了解——
傷害別人,傷害其他眾生是不好的,
若播種不好的因,必然會有不好的果,
我們具有正見,具有初階的正見,
便會謹慎於業及果報。
播種這樣的因,必然有(這樣的)結果,
種善得善,種惡得惡,
如果我們如此思維,
就會無貪、無瞋、無痴地去想,
如此,我們的所說、所做、謀生,
自然也會越來越乾淨。

一旦我們看得正確、想得正確、
說得正確、做得正確,謀生正確,
便很容易——
已生起的不善,讓它斷除;
未生的不善法,讓它不生起;
未生起的善法,讓它生起;
已生起的善法,讓它茁壯成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