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觀身或觀受,皆會契入心

無論觀身或觀受,皆會契入心

我們的職責是不停地去觀心,
無論從觀身或觀受開始起步,
最後都會契入到心。

比如,我們觀身,
誰是看到身體的人?
「心」是看到身體的人。
誰是感知感受的人?
「心」是覺知感受的人。

因此,「心」是知者,
觀每一個部分,「心」都是知者。
觀身,必須有「心」作為觀者,
觀受,也必須有「心」作為觀感受的人,
觀行蘊,「心」是知道行蘊的人,
無論是觀五蓋、緣起法、七覺支……
全都有「心」作為觀者。

因此,修行的時候,
並沒有所謂的「觀身」或「觀心」,
僅僅只是起步的時候,
是以哪一項開始起步。
一旦開始起步之後,
我們就無法真正選擇了。

如果我們有了真正的覺性,
有時身體較為明顯,就會感知身,
有時感受較為明顯,就會感知感受,
有時心較為明顯,
比如貪瞋痴較為明顯,就會感知貪瞋痴。
事實上,我們並不是真的可以選擇,
我們只需要有覺性而已。

持續不斷地有覺性,
我們就會看到——
所有的一切,
無論是色法、名法,
全都生了就滅;
所有的色法、名法是苦,
全是被逼迫著,是負擔;
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無我的,
不在我們的掌控範圍,
這屬於開發智慧的階段。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