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者的戰場在哪裡?

如果能夠正確地訓練覺性,就可以同時獲得正確的禪定。比如,生氣一旦被覺知到,生氣就會滅去,心於是安住成為「知道剛才生氣了的知者」。

修習四念處時,有覺性地感知名法和色法,一旦可以正確、如實地觀察,正定即會生起。而只要有了覺性和正定,智慧也會進而生起。

既然提到了迎戰自己錯覺與誤解的工具或武器,那麼戰場在哪裡呢?我們已經有了武器,現在需要了解戰場了,修行者的戰場有四個:身、受、心、法。

為什麼有四個(戰場)?經過隆波實修和檢驗發現,四類念處的精細度是不同的。在打仗之前,我們必須懂得選擇戰略要地,那樣才可以讓自己佔得先機,而不是想到哪兒打到哪兒,完全是莽夫的蠻幹。

所謂戰略要地就是身、受、心、法。對此應該如何選擇?

當我們的覺性和智慧比較粗糙——沒什麼覺性也沒什麼禪定時,我們就要用粗糙的禪修所緣,也就是粗糙的戰場;當我們覺性和智慧(的品質)儲備優良了,就可以選擇細膩的戰場,也就是細膩的禪修所緣。

身、受、心、法表示的是從最粗糙到最細膩的禪修業處。比如,即使我們再怎麼迷失,身體也還是存在啊,要觀察它是很容易的。身體不可能憑空消失,很容易被觀察到,是粗糙的現象。

大家可不要誤以為觀察粗糙現象就是低劣的!因為我們只能在這個戰略要地、以這種方式戰鬥。我們還沒有能力飛機加大炮時,那麼就鋤頭加鐮刀。

如果覺性與禪定不夠,那我們就選擇粗糙的禪修業處——觀身。身體是最粗糙的。比如,當下這一刻,我們站著或走著,坐著或躺著,能夠覺知到嗎?就只是知道而已。知道此刻正在坐著,難嗎?如果連現在坐著都很難感覺到,那就不正常了。

至於問說:現在的內心是善的還是不善的?這個問題回答起來就有難度了。可是當下在呼氣、吸氣,在行、住、坐、臥,在動、在停,這些都是粗糙的現象,只要稍加注意就可以感覺到。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