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五根五力的工具——覺性

平衡五根五力的工具——覺性

打坐的時候,別睡著了,
若覺性(sati)太弱,便會睡著,
若過於用功,就會憋悶,
這需觀察、體會,
究竟何種程度合適。

當我們沒有刻意
卻能夠自然地覺知時,
五根必須是平衡的。

比如:必須具備信心,
起步的時候,必須先有信心,
也就是——
相信佛陀真的能引領我們離苦,
如果對此不具備信心,
便不會動手精進修行。

我們有了信心,
才會生起精進,
有了精進,才會努力地保持覺性,
去覺知身、覺知心,
禪定力才會慢慢地增長,
覺性也會越來越快,
心跑的一瞬間,立即意識到,
於是禪定就會生起——
心安住了;
覺性一捕捉到任何現象,
智慧就會看見——
覺性所捕捉到的一切,
全都演示三法印。

在修行的時候,
有時五根、五力不平衡。
據經典記載,覺性越多越好,
若是正確的覺性(正念),越多越好,
若是正確的禪定(正定),越多越好,
若是正確的精進(正精進),同樣也很好。

但如果五根、五力不平衡,
(比如)開發智慧過多,
就會變成思維和分析過多,
心就會散亂;
修習寧靜過多,心則會無精打采……
我們需慢慢地體會這些狀況。

在修行的時候,
五力的哪一部分較弱?哪一部分過強?
大家需慢慢地體會與觀察,
心才會逐步平衡與調整。
當五力真正獲得平衡時,
心將會停止造作。

信心過多,將會導致愚昧、愚痴;
信心超前,智慧沒跟上,
於是便會演變成愚昧和迷信,
那就不行的;
當智慧開發很多而缺乏了信心,
便會自以為是,只相信自己,
這也是偏頗的,同樣輸給了煩惱雜染;
當過於精進時,心就會散亂,
而修習禪定過多,又會導致懈怠和懶惰……

真正能幫助我們調整平衡的狀態,
其實是覺性。
在(五根、五力的)
信心(saddha)、精進(viriya)、
覺性(sati)、禪定(samādhi)、
智慧(paññā)之中,
覺性居於正中,
這是五項的第三項,
它屬於協調員。

如果信心過度,就會愚昧、迷信,
便會相信佛陀的教導之外的內容,
(舉凡)超過業報的法則,
那就淪為愚昧與迷信,
不能稱之為「正信」,
只能算是「迷信」。

(因此)我們需逐步地自我審視,
如果自覺愚昧、迷信,
便需使用更多的理性,
藉由因果法則來分析——
以智慧為輔助,
用智慧來檢視,
從因果法則來進行如理正思維。

比如,每個寺廟或道場,
都會在某個時段推出開光聖物,
宣稱擁這一代開光聖物便會發財,
乃至成為超級富豪……
以遷就世人的煩惱雜染為誘餌,
因為大部分人都渴望發財。
但若具有覺性及智慧,
便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能否發財,與必須燃多少根香無關,
那只是愚昧而已,
因為不符合因果法則。

若想發財,必須懂得如何賺錢、
如何儲蓄、如何量入為出,
最重要的是——懂得結交良師益友,
並且不與那些會誘導我們生命下墮的人交往。
必須依據因果法則,
才堪稱為佛教徒。

迷信是不可取的!
大家應以如理正思維及智慧,
加以守護(自心),
讓迷信的症狀得以減輕。

有時由於過度開發智慧,
導致我們自以為是,
覺得這也理解、那也明白,
非常固執已見,
這時就需仰賴信心作為輔助。
因為佛陀的教導是讓我們修行之後,
減少煩惱雜染,
而不是越修行越高人一等。
由於過度開發智慧,
(覺得)世間空、一切皆空……
那全是智慧超前的症狀。

(五根、五力)五個部分逐步提升,
依靠的不是減少過多的部分,
而是增加不足的部分,以達到平衡。

比如,特別精進乃至過度精進時,
需要的不是去減少精進,
那就不正確了。

比如:當努力地修行、
多方審思以後,
發現過多地開發智慧,
精進過盛,已衝到禪定前面了,
這時需自己體會出來——
現在過於精進,以致散亂一片,
應返回修習寧靜,讓它們保持平衡。
一旦心在寧靜之中感到舒服、快樂,
開始有些懶惰而不想開發智慧,
精進就會鬆懈。
這時又開始激勵自己去勤奮,
別只是一味地追求寧靜、安止,
一直處在愚痴的狀態。

我們需自己觀察與體會,
哪方面過度?哪方面不足?
哪個部分過多,本身是好事,
我們需要的是增加或增強薄弱的部分,
使整體獲得平衡。

覺性即是衡量、檢測者,
了知——
現在信心超前了;
現在精進超前至散亂的程度了;
現在禪定過盛,乃至於粘著於寧靜與快樂了;
現在開發智慧過多,導致心極度散亂了……

智慧開發過多,就會散亂,
而且常常會自以為是,
誤以為已經了解一切,
誰都不相信,只信自己,
這時已缺乏了信心。

大家需持續不斷地觀察自己,
究竟什麼程度剛好適合自己,
進而有次第地提升自己。
忍耐,並且持續地觀察和體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