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是覺知「欲望」,那是不夠的

僅是覺知「欲望」,那是不夠的

我們需提升自己,
首先需持五戒,
然後訓練心與自己在一起,
其他剩餘的時間,
持續不斷地讀自己的心,
心有什麼樣的「想要」生起了,
及時地知道「想要」;
「想要」生起了,
及時地知道。

如果「想要」生起了,
沒有及時地意識到,
(心)就會去執著。
昨天已將「執著」這一部分,
講解給大家聽,
有四種執著。

何時有執著,
何時就開始掙扎,
當掙扎時,稱之為「有」,
心就會構建「有」。

有「有」,則有「我」,
於是就有苦,
有「我」,
則有了承載苦的主體。

但是,如果有欲望,
我們及時地知道,
(心)就不繼續造作,
「緣起法」在那一刻停止。

然而,修行僅僅只是——
不斷地及時知道「欲望」,
那是不夠的。
慢慢去提升,到了某一點,
(修行)就會抵達心,
便可以斷除無明。

何時還有無明,欲望就會再次生起,
何時清除無明,欲望就再也不會生起了,
再也沒有出生的種子。

隆波看到「出生的種子」時,
那時,隆波還身為居士。
那時,隆布敦長老已經圓寂,
於是就去頂禮隆布貼長老,說:
「我已經看到心出生的種子。」
其實也就是「知者的心」,
它會造作念頭,
於是煩惱雜染就會愈發強烈。

有「欲望」,有「想要」,
便想隨著自己的煩惱雜染去行動。
欲望並不是什麼好的寶貝,
我們就會隨順自己的煩惱雜染而行動。

貪心生起,就會生起欲望,
想得到、想成為、想擁有……
瞋心生起,就會生起欲望,
想不成為、想沒有……

修行看到之後,發現——
在心裡面蘊藏種子,
它會驅動心生起造作。

那時,尚不認識「無明」緣「行」(的理論),
只是一味地修行,沒有學習經典理論,
雖然曾閱讀三藏經典,
但並不知道那是「緣起法」,
那時只看到——
在自己的內心有某一個東西,
它一直在驅動著念頭與造作的生起。

一旦有念頭與造作,
心便會生起煩惱雜染、生起欲望,
心就開始掙扎,生起了苦。

那時頂禮隆布貼長老,說:
「我已經看到了心出生的種子,
如何清除及消滅它?」

長老回答:
「你繼續修行,
到了某一點,它會自行清除的,
(修行)足夠時,便會清除,
如果尚不足,便清除不了,
若無緣無故地命令去消滅它,
那是消滅不了的。」

事實上,這煩惱雜染會驅動,
讓我們去想這個、想那個……
越想,煩惱雜染則越強烈。

隨眠煩惱會驅動我們去想,
然後刺激(煩惱的生起),
一旦想之後,
煩惱雜染便會生起。

一旦煩惱雜染強烈,
而我們沒有及時地知道,
欲望便會生起。

欲望生起,沒有及時地知道,
執取就會生起,
執取什麼?
執取身及與身有關的事物;
執著自己的想法;
執著自己的修行方式及各式各樣的生活方式;
執著以為有「我」、「我的」,
這就會緊隨而至。

在執著的瞬間,
心就會開始掙扎,
比如,執著於五欲,
心便會開始掙扎著尋找喜歡的五欲所緣,
碰到不喜歡的所緣,便會掙扎著想逃離。

或是我們有某種想法及看法,
心也會掙扎。
看到好幾個人,真的好可憐!
比如看到新聞,就會覺得悲憫,
有些人衣食不缺、有良好的未來、
學歷高、機會也比他人好,
但生起極端的想法,
最後被關到監獄裡。

那苦是自找的,
透過自己的想法而受苦,
因為執著於自己的想法、看法。

事實上,我們有某種看法及想法,
我們可以提出建議,
如果社會大家都認同,
有一天,就會改變。

然而,如果我們只是一人獨想,
全社會並沒有作此想,
如此自己與社會便難以共處,
自己就只能待在侷限的地方,
也就是待在監獄裡。

寬敞的社會為何待不下去?
因為心受不了,心極度「想要」,
「想要」讓每一個人都接受自己的看法,
認為自己的看法是正確的,
別人想錯了,別人是錯誤的——
別人怎麼如此想呢?
舉國人民怎麼如此愚蠢?
只有我的想法才是正確的。

由於執著於自己的看法,
便會想這樣、想那樣……
拼命地四處惹是生非、找麻煩。
其實第一個被擾亂的,即是自己,
自己找不到快樂。

佛陀亦是社會的改革者,
但佛陀以祂的方式進行改革。
佛陀出生的社會,
祂看到社會充滿種族階級的不平等,
而且無因無果,皆是迷信的內容。

因此,佛陀改造社會,
透過學習,直至對「法」徹見。
佛陀最終發現——
若想解決所有的社會(問題),
那是解決不了的。
因為人類不盡相同,
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業報,
業報會作區分,
佛陀僅能做到這個程度,
只能如此思維。

然而,如果任何人的根器利,
佛陀便會將這些人聚集起來,
建立比丘、居士的社會,
如此便會產生一些變化,
那屬於對社會進行的改革。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