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心輕盈,不善的心沈重

善的心輕盈,不善的心沈重

心本身是中性的,
心的自然狀態是中性的,
它既可以好,也可以壞,
類似於禪定,
那屬於中性的法,
既可以生起在好的心,
也可以生起在不好的心。

心本身既不好,也不壞,
它鬱悶、苦悶,
是因為被不善所籠罩及控制。

因此,
真正讓我們投生善道或惡道的,
其實是善與不善。
若在臨終時,
我們的心夾雜著不善,
那肯定會投生惡道,
大致上可以做評估的。

我們需努力地訓練自己,
去及時地知道——
「不善」並不是心,
僅是與心同步生起的現象,
它本身不是心;
「善」也不是心,
僅是與心同步生起的現象。

心本身是清明且亮堂的,
心本身是中性的,
既不好,也不壞,
心亮堂且清明。
它之所以鬱悶、苦悶,
是因為煩惱習氣;
它之所以更加亮堂,
是因為善法。

當善法進來,
與心同步生起時,
我們修行,
就會感覺心很輕鬆,
心會十分輕鬆、舒服,
心會慢慢地漂浮起來。

但若不善進來控制心,
我們就會看到心沈重,
心會越來越往下墮、
越來越往下墮。

因此,若心是善的,
心就會漂浮起來;
若心是不善的,
心就會往下沈,
當下沈到最多的程度,
便會下沈到地獄。

如果心是善的,
則會輕鬆、舒服,
於是便能往生善道,
投生為人、天神或梵天,
可以有次第地提升。

梵天的心是輕鬆、舒服的,
即使我們已覺得自己很好了,
但若與梵天的心相比,
梵天的心更為細膩,
他比我們更加輕鬆、更加輕盈,
因此他上升得更高。

所謂「更高」並不是指空間,
並非三維空間或四維空間的高度,
「高」並不是指空間層面的高,
或認為地獄就在地底下……
而是「心的空間」,
那是一種感覺。

心輕鬆、舒服,
類似於飄起來、上升,
若心有煩惱習氣,
類似於往下墮,
就會沈浸在黑暗裡。

我們需慢慢地認識及了解自己的心,
「好的心」就會漂浮起來,
「壞的心」就會不斷地下墮。

我們需更多地訓練,
持續及時地知道自己的心,
最終我們就能清楚地區分——
「心」與「好及不好的事物」,
也就是那些與心組合在一起的事物,
可以將它們與心分離。

於是,我們就會看到——
所有的境界、現象,
它們進來造作心,
無論好或不好,
全都僅是暫時摻雜進來,
很快地便會滅去。

無論好或不好,
全是平等的,
生了就滅,生了就滅。

心看到了實相,
就會知道、就會明白,
即使投生善道,
成為天神、梵天或人類,
那依然不是值得滿意之事。

比如:投生為梵天,
梵天依然有死亡的時間,
依然有退失的時候;
天神也有死亡的時間,
也有退失的時候,
因此,尚不能放心。

真正有福報滋養的心,
確實是有快樂的,輕鬆、舒服。
但依然不能疏忽大意,
依然不能放心,因為還會退失。

我們不斷地觀察、體會,
越多地探究心的實相與事實,
心就會慢慢地聰明起來,
隨後便會慢慢地鬆開、
慢慢地鬆開,
不再執著。

無論好或不好,
都不再執著,
心便可以自由,
從所有的造作中自由。

所有的造作,都是心的負擔

所有的造作,共有三類——
造作不好、造作好、
造作不造作。
無論哪一種造作,
舉凡與心同步生起的任何造作,
全都讓心有負擔,
全都讓心有苦。

持續不斷地觀察、體會,
幾天、幾月、幾年……
不斷地訓練,
到了某一天,心就會提升,
提升達至超越好壞的階段。
但這必須訓練很久,
慢慢地訓練。

起步的階段,
壞的方面會減少,
好的方面會增多。

比如,我們訓練修行,
不斷地觀自己的心,
就會看到——
所有的善法,生了就滅,
所有的不善法,生了就滅

所有的心,
無論好的心或壞的心,
全是一樣,生了就滅。

最終就會看到——
所有的境界,
全是生了就滅,
於是就會知道實相,
根本沒有什麼是真正的「我」,
沒有什麼是恆常的,
沒有什麼是永久的。

所有的一切,
全都生了就滅,
無論好或壞、苦或樂,
粗糙或細膩……
全是同一回事,
它們是相同的。
包括心本身,
好壞、苦樂、粗糙、細膩……
這些(現象)都是隨著造作它们的事物(而生滅)。

因此,
「心」及「與心同步生起的現象」,
它們同時生,同時滅。
「生氣的心」與「生氣」,
同步生,同步滅,
便是如此一起工作的,
我們就會看到——
根本沒有「我」存在於何處。

每一天訓練,每一天用功,
有一天就會如此照見,
心就會舒服,
就會慢慢地進步、提升,
就會離苦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最高階的戒

持五戒,
每一天安排時間在固定形式裡用功,
其他剩下的時間,
則在日常生活中培養覺性。

在日常生活中培養覺性,
如何用功?
有眼睛就看,有耳朵就聽,
有鼻子就聞,有舌頭就嚐,
有身體就去感知接觸,
有心就去想、造作。
這是很自然的現象,
我們禁止不了。

既然禁止不了,
眼睛看到畫面,
生起滿意或不滿意,
要及時地意識到生起的滿意或不滿意。

鼻子聞到味道,
舌頭嚐到味道,
身體接觸……
生起了滿意或不滿意,
需有覺性及時地意識到生起的滿意或不滿意。

心接觸到法的所緣,
生起了滿意或不滿意,
也需有覺性及時地知道生起的滿意或不滿意。

比如:心寧靜,
「寧靜」屬於法的所緣,
以心而感知。
一旦心寧靜,我們會滿意於寧靜,
依依不捨,對寧靜極為飢渴,
這已迷失進去,
愛上寧靜,對它生起了滿意,
需有覺性及時地意識到。

因此,活在外面的世間,
在日常生活中時,
我們並沒有做許多事,
六個根門在工作,
而我們的工作僅有一項,
也就是——
心對什麼境界生起滿意或不滿意,
無論是色、聲、香、味、觸、法,
只要心有滿意或不滿意,
需有覺性及時地意識到。

在日常生活或訓練時,
及時地知道自己的心,
若滿意於色、聲、香、味、觸、法,
要及時地意識到,
若不滿意,也要及時地知道,
這稱之為「收攝六根」。

如此,戒會自行生起,
這屬於高階的戒,
這稱之為「根律儀戒」。

在接觸境界時,
我們的心滿意或不滿意,
及時地知道,
心就會契入中立,
寧靜、快樂,
既有戒,也有定,
而且不斷地累積智慧的積分。

到了某一點,
智慧就會生起,
就會生起正確的領悟、正確的明白。

接種疫苗,讓自己存活下來

要好好地保護自己。
一定要平穩地過渡這次的困難期,
無論泰國的政府或工作人員多麼努力,
事實上,我們需願意接受實相——
他們是控制不住的,
因為人能從四面八方進來,
它不是個小島,
所有人隨時都能進來,
誰可以一直守得住邊境呢?
不可能的!
還有一些人帶人非法入境,
那(防疫)就更加難了。
因此大家自助,
要好好地保護自己。

新冠肺炎看起來很嚴重,
在泰國,一天死了好幾十人,
其他地方則一天死了幾千、幾萬人,
我們(死亡病例)僅是幾十個人,
說明我們的守疫還可以。

但若病例越來越增加,
衛生部也接受不了的,
沒有哪個國家的醫療資源是無限的,
因此,現在要好好地保護自己。

必須明白一點。
新冠肺炎是無常的,
既然它能來,有一天它也能走。

古時也有嚴重的瘟疫,
死了很多人,
比如霍亂(Cholera),
那是什麼病,也不知道了。
隆波小時候,這瘟疫依然還存在。

尚有天花之類的,
但現在天花是如何的,
我們也不知道了,
以前都必須注射天花疫苗。
在疫苗面世之前,
在泰國死了上萬人。
在歷史上有記載,
從二世皇時期就開始有了記載。
之前也許有,但隆波並沒有看到,
從二世皇時期開始,
便已經存在於記載裡。

因此,每一個時代都有傳染病,
不僅僅只有這個時代才有傳染病。
若醫療資源不足,死的人就會很多。
若死的人很多,便會生起群體免疫力,
一旦有了免疫力,
病毒就不太具有影響力了。

但我們尚未有抵抗新冠肺炎的免疫力,
因此,大家要盡量去接種疫苗,
要將自己的生命保存下來、存活下來,

別氣餒!
新冠肺炎能來,新冠肺炎也能走,
新冠肺炎是無常、苦、無我的,
但現在清楚看到的是——
新冠肺炎是無我的,
控制不了,很難控制,
因此,我們要好好地自助。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