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與緊盯,不禁止但要及時識破(下)

迷失與緊盯,不禁止但要及時識破(下)

法音聽錄組

法音錄 2019-04-03

阿姜巴山

第十一屆泰國四念處課程|2019年03月14日

受念處

有快樂了,知道嗎?有快樂,知道,這就還不錯。有快樂了,知道,這稱為什麼,知道嗎?這稱為“修習受念處”。

我們的感受有哪些呢?心方面的感受有苦受、樂受和不苦不樂受。看到了嗎?心方面的感受—— 苦受、樂受和不苦不樂受,它們是一直在變化的。它們是不是長久不變的?不是,對嗎?法已經在呈現了。這些感受都是變來變去的,無法控    制。要多多地看,(看)到一定的量就會明白法,就會自證自知。簡單嗎?

又在打壓自己了嗎?換種說法就是:心是不是又靜止不動了?心的重量有沒有增加?心的分量加重了, 這稱為偷偷地去打壓自己了,  但自己沒看見。這稱為“打壓”“緊盯”,有時是跳到感受裡去了。我們明白什麼是緊盯嗎?每個人用自己的心去抓住呼吸。心在呼吸上, 對嗎? 這稱為“ 緊盯呼吸”。

心盯在哪裡、貼在哪裡,就緊盯在那裡。也就是說,心在哪裡,比如這是手指,然後心是跑到手指上的,這稱為“心在    緊盯手指”,明白了嗎?大家來試試緊盯這個花,感覺到了嗎?我們的感覺是在這塊區域。感覺到了嗎?當我們緊盯的    時候,心會比較窄,而且心不舒服。感覺得到嗎?

緊盯累嗎?(學員回答)所以不要去緊盯啊。這個花被你們盯得都蔫掉了。當我們感覺什麼( 事物) 的時候,  就會刻意去感覺。這種刻意地去緊盯感覺, 稱為“ 緊盯感覺”。這樣講明白嗎?有些人發懵了。

互動問答

學員A:我可能緊盯得特別多的是感受。我覺得心跑到外面時,是很輕鬆的,但只要它跑到裡面去,我就覺得不舒服,    這算緊盯嗎?

阿姜巴山:這也是緊盯的一種。我們大多數人不是在迷失就是在緊盯。

學員A:那如果我知道我的心在緊盯,這樣可以嗎?它自己會鬆脫出來,然後又跑掉。也就是我知道心在緊盯,然後我    又知道它跑了。

阿姜巴山:可以。

學員A:剛才老師指那個花的時候,我好像看到我的心跑去聽風聲了,這也可以嗎?

阿姜巴山:可以。你剛才在緊盯花,但緊盯的力度不太大,一旦有讓你更感興趣的所緣出現,你的心就會跑到那個地方去。所以要知道心迷失去聽了。

學員A:還有,老師每次說我們在緊盯某人的時候,我好像腦袋裡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是我在之前就已經迷失了,還是    我在想的時候迷失了。比如我在聽老師說話時,腦袋裡什麼都不知道,這算迷失嗎?

阿姜巴山:如果我們想要通過思維明白什麼,就是去想了。當我們去聽時,其實並沒有在想,而且聽的時間非常短。聽完後,我們就會跑去想,而且是一個時間段、一個時間段的。它們交替的速度非常快。

學員A:覺知是記憶嗎?

阿姜巴山:不是。覺知自己是行蘊, 記憶是想蘊。

事實上,覺知自己包含有覺性以及有正確的禪定,它是由這些組成的。覺性是包含在行蘊裡的。這樣講明白嗎?

學員A :明白了。

學員B :我知道自己在打壓心,但覺知到了之後還在打壓,鬆脫不出來。

阿姜巴山:當我們迷失的時候, 就是有煩惱的時候,  這稱為痴。什麼時候有覺性,  這樣的煩惱就會滅掉。就好像有一把椅子, 之前是煩惱坐在上面, 但一旦覺性生起了, 覺性就會取而代之坐在這把椅子上, 煩惱也就沒有了。

但緊盯和別的煩惱不一樣,因為緊盯是因為想要好,它裡面有一部分是善法,所以當我們知道緊盯的時候,緊盯是不會    滅掉的。

學員B :我是在打壓,不是在緊盯。

阿姜巴山:當我們緊盯時,就是在打壓。發懵嗎?

學員B :經行時,我感覺心好像一下子鬆開了,但又坐到這裡聽法時,我又感覺自己一直在打壓。

阿姜巴山:修行人的職責是:不管心是打開的還是緊盯的,都去知道它。我們要有職責去知道。不需要去禁止緊盯, 也不需要去禁止迷失。有的就是迷失了知道, 緊盯了知道。

一般來講,迷失了,知道,迷失就會滅掉,但緊盯了,知道,緊盯並不會消失。因為無論是緊盯還是打壓,它們的生起    都是源自於想要好、想要修行,所以它們並非百分之百是煩惱。一旦知道緊盯是因為想要好,一旦看到這個,緊盯就會    消失。

學員C :老師好,我在修安般念時繃得很緊,非常緊,整天壓著,很難受。這是身體的問題還是修錯了?請老師指導一下。

阿姜巴山:緊盯了肯定沒有快樂,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學員C :怎麼做才能讓緊盯鬆開呢?

阿姜巴山:第一點,要知道緊盯是什麼,一旦知道了緊盯是怎麼樣的,你在緊盯時就會知道自己正在緊盯;第二點,要知道應該做的不是緊盯,緊盯是不正確的。

學員C :我放鬆的時候很少,大多數時間都是很緊的。請老師指導我怎麼修行,從哪裡下手。

阿姜巴山:你太著急了。我們修行不是為了禁止緊盯。首先要知道緊盯是什麼、迷失是什麼,要知道迷失不是路,緊盯同樣不是路。接下來就學習:是迷失還是緊盯,我們無法選擇。

不斷修行就會知道:我們一會兒是迷失的,一會兒是緊盯的。然後我們會知道,我們並不是真的可以指揮它。多多地    看,直到最後心接受事實:心走神還是緊盯,真的無法指揮和控制。這樣心才會開始中立起來。

到了某一點,我們所有的功德和福報都圓滿了,戒很好,禪定很好,智慧也很好,根器也很利,到了那個點,道和果就    有機會生起。所以修行不是為了禁止去緊盯,但如果一直在緊盯,這也不行。

那麼問題是什麼呢?是緊盯了,自己卻不知道。所以老師的職責是:讓你可以認識那樣的境界。不然你會以為自己沒有    緊盯,但其實你在緊盯。

明白嗎?通過她跟老師的問答,其他人也更明白一點了嗎?

學員C :我觀呼吸好還是觀心好?我是妄想比較多的人。

阿姜巴山:觀呼吸不是為了讓心好,觀呼吸是為了及時地知道心。明白這個嗎?

學員C :明白了,謝謝。

聲明:    本文由部分參課學員自發整理自第十一屆泰國四念處禪修課程音頻,  文字內容未經課程老師校訂審核,    受語言能力及個人修行所限, 若有任何紕漏, 完全歸責於整理者, 望不吝指正。 本文嚴禁用於任何商業用途, 嚴禁擅自節選或改編, 轉載請註明出處。

迷失與緊盯,不禁止但要及時識破(上)

迷失與緊盯,不禁止但要及時識破(上)

法音聽錄組

法音錄  2019-04-02

第十一屆泰國四念處課程|2019年03月14日

有在打壓自己嗎?看得出來嗎?誰如果在打壓自己,心就是不動的,而且有重量。有誰看得出來?(學員舉手)沒幾   個人嗎?把手舉得高一點。現在可以把手放下了。

剛剛行腳感覺怎麼樣? 有在覺知自己嗎 ? 看到心跑去想了嗎 ? 有誰沒有看到心跑去想? 沒有嗎? 真不錯。看到幾次呢?出去一個小時,看到幾次心跑掉呢?一次嗎?(學員:一百次)看到一百次,不錯。看到心迷失去想,看到得越   多越好,心如果靜止不動,這樣不好。

迷失去想的那一刻就是心走神了,因為身體是怎麼樣的、心是怎麼樣的,在那一刻我們已經忘記了。但我們修行不是    為了一直不斷地覺知自己,如果我們一直不斷地覺知自己,那又錯了。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我們一直在呵護、在緊    盯,心就會緊緊的,會不舒服。對這個原則,大家有沒有認識得更清楚一點?

記住,要給心找一個“臨時的家”。但給心找一個“臨時的家”,不是為了強迫心和它在一起,而是為了幫助我們更    快地看到心迷失去想了。“臨時的家”一定要是讓心很舒服的。如果我們一直在打壓自己、強迫自己,心很憋悶,這    樣修行就會很難。

剛剛誰看到自己走神去想了?請舉手。(學員舉手)不錯,不錯。(老師鼓掌)誰沒有看到心迷失去想?有懷疑嗎?    懷疑時已經迷失去想了。一定是先迷失去想了,然後才生起了懷疑。

心迷失不只是迷失去想,心會迷失到六個根門。

迷失去看

有迷失去看嗎?如果沒有就壞了。大家看(大廳)兩邊的花,它們一樣嗎?那邊的花串上方有紫色的花,看到了嗎?心       跑去盯著看的時候, 已經忘了自己。感覺到了嗎?這就是迷失去看。

當迷失去看時,身體是怎麼樣的,心是怎麼樣的,已經完全忘記了,感覺到了嗎?所以迷失就是一個障礙, 障礙我們來學習自己。吃飯時聊天,好玩嗎?還是沒有聊天,(心)和自己在一起?(學員回答)那有什麼好玩的?(學員回答)

迷失去聽

剛剛多數人都迷失去聽她說話了,忘了自己。感覺得到嗎?剛剛那一刻就是迷失去聽,自己的身和心是怎麼樣的都忘   了。

迷失去聞

中國的年輕女生擦粉嗎?香嗎?類似於香粉、香水,香嗎?誰擦了?擦香水或精油,精油也是有香味的。(老師舉起手    中的精油)有去賣香水或賣精油的地方試用過嗎?買之前會先試一下,先聞一下味道,對吧?你嗅味道時,對味道感興   趣,也是忘了自己的身和心。

感覺到了嗎?其實我們的身體是有味道的。自己感覺得到嗎?早上起來還沒洗澡時,是怎麼樣的呢?香嗎?現在洗過澡    了嗎?誰洗過澡了,舉一下手。洗完澡後和沒洗澡前味道一樣嗎?相信嗎?左手和右手的味道是不同的。試一下,聞一    下!

這稱之為“迷失去聞”了。身是怎樣的不知道,心是怎樣的也不知道。

迷失去嘗

我們生命中不只是這些味道,還有非常多的味道。食物的味道也一樣。有人做飯時會先嚐味道,對嗎?有嚐過嗎,還是    隨便給家人吃什麼都行?我們要先嚐一下是否好吃,對嗎?當嚐味道時,我們不知道身體是怎樣的、心是怎樣的,那時   稱為“心迷失到味道裡去了”。

現在對心迷失到六個根門去,有沒有更明白一點?

迷失去想

我們迷失得最多的是迷失去哪裡呢?(學員回答:迷失去想)對,是迷失去想。是真的看到還是思維出來的?是自己真    的知道,還是通過聞、思獲得的?是通過閱讀和聽聞獲得的嗎?(學員回答)確定嗎?

對,跑去想是生起得最多的。所以我們要選擇那些生起得最頻繁的來訓練。選擇觀察生起得最頻繁的,訓練起來就最簡    單。

比如跑去聞氣味、跑去嚐味道生起的次數,跟迷失去想比起來要少很多。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選擇去看心迷失去想的原    因。

又跑去想了嗎?誰看到了?(學員舉手)不錯。迷失來看老師了嗎?誰看到自己剛剛迷失來看老師了?(學員舉手)不    錯,可以去睡覺了。這個很重要,認識到迷失很重要。

聽到這裡, 大家有沒有意識到, 我們整個生命一直都是在迷失的, 世間的人就是這樣。

(學員:想了一剎那也是迷失,而不是想了很久才叫迷失,對嗎?)

對,哪怕迷失去想一剎那,也是迷失。但我們要過很久才知道自己迷失了,有時要想好幾個回合才知道自己迷失了,很    多人從早到晚只迷失一次。真的,一天只迷失一次,早上起來到晚上睡著只迷失一次,加起來就是一次,因為他的迷失    從沒間斷過。

所以一定要把迷失切斷, 不斷地把它切斷。迷失很長, 但如果我們覺性生起, 就相當於把很長的迷失切成一段一段的。覺性生起得越頻繁越好。

當我們醒來一次,就會更加神清氣爽,心就會有快樂。所以老師早上跟大家說,其實每個人都一直在做夢。迷失去想, 但自己沒看到, 就相當於在做夢。看得出來嗎?這一點明白嗎?睡著的人看起來會可愛嗎?當我們睡著做夢時,我們是什麼樣的?(老師演示流口水的樣子)

看到過有人邊走邊打電話嗎?不斷地打電話,非常忘我地打電話(老師演示)。在那一刻,他就是在做夢、在迷失。我    們看到那些打電話的人一會兒不斷地點頭,一會兒站起來手舞足蹈。他們看起來像瘋子嗎?這樣可愛嗎?我們曾經那樣    做過嗎?

想變得可愛嗎?想要可愛,就一定要不斷地醒過來,別讓自己迷失太久。一旦意識到自己迷失了,   那個剎那就會光明起來。我們會覺得神清氣爽, 心變得輕盈了, 很舒服。這就稱為“ 醒過來”。

但醒了不久,我們又會再次睡著。這樣講明白嗎?很好!當笑的時候我們很舒服,而且我們有覺知到,這稱為“有在覺    知自己”。這樣講明白嗎?

(學員提問:覺知自己算不算一個境界? )

對。迷失了,知道,然後知道了,也知道,因為它們發生在不同的時刻,明白嗎?老師早上講到每顆心都生了就滅,所    以醒來的心,知道的心也是一剎那的。後面的一顆心生起,知道剛才的那顆心是知道的。

迷失去想了,看得出來嗎?沒轍了,讓老師休息一下。

剛剛大家迷失來看老師,然後迷失去想了,看得到嗎?老師是教大家去觀,但在現實生活中,是要自己去看、自己去學    習的。怎麼做才可以常常看到呢? 就是要多多地去覺知, 最好讓心可以多多地記得。

所以,各種各樣的境界生起,心多多地去記得這些境界,覺性就會多多地生起。感覺到了嗎?當我們醒過來的時候是非    常舒服的。這樣的感覺,有誰感覺得到?不錯。誰感覺不到?

聽說過一句話嗎? 眾生都是隨業流轉的。

迷失去想了,心就會有沉重感,感覺得到嗎?一旦意識到跑去想了,重量就消失了,就變得更加輕盈了,感覺到了嗎?

(未完待續)

聲明:    本文由部分參課學員自發整理自第十一屆泰國四念處禪修課程音頻,    文字內容未經課程老師校訂審核,    受語言能力及個人修行所限, 若有任何紕漏, 完全歸責於整理者, 望不吝指正 本文嚴禁用於任何商業用途, 嚴禁擅自節選或改編, 轉載請註明出處。

四念處修行的核心(修行的地圖)

四念處修行的核心(修行的地圖)

法音聽錄組

法音錄2019-03-31

阿姜巴山

第十一屆泰國四念處課程|2019年03月11日

別打壓自己。能感覺到嗎? 大部分人的心很沉重, 這樣的狀態稱為正在緊盯。我們可以做回普通人嗎,還是必須一直做修行人?修行是什麼意思,知道嗎?修行的意思就是覺知當下, 其實就是有覺性。要有覺性, 我們就一定要先知道什麼會讓覺性生起。

大家聽過嗎, 生起覺性的近因是什麼?( 學生回答) 對,( 生起覺性的近因是) 心能夠牢記境界或狀態。大家相互認識嗎? 在一起快4 天了, 為什麼不認識啊? 人太多, 對嗎? 還是因為大家只關注自己? 我們之所以記不住, 是因為我們剛見面。

中國人大部分住在公寓樓裡, 對嗎? 認識你們的鄰居嗎? 曾看到過他們的臉嗎? 能記住他們的臉嗎? 也許能記得。也許並沒有跟他們說過話, 但我們知道他們是我們的鄰居。從來沒跟他們說過話, 為什麼能記得? 因為常常看見。這就是能記得的原因, 就是讓覺性生起的近因。

覺性生起的近因是心能牢牢地記得各種境界或狀態, 但在這裡提到的覺性並不是指要記住外在的事物, 而是指記住我們內在的境界或狀態。

四念處包含四個內容, 曾聽過嗎? 有身念處。除了身念處, 還有什麼? ( 學生回答: 受、心、法念處) 覺性要記住的就是這四個方面的內容。但如果一個人要學所有這四個方面的內容, 就太多了, 佛陀要我們每人只學一丁點。

就算是身念處, 也分好幾個板塊。

安般念

比如安般念, 就是觀身體呼氣吸氣, 並非觀呼吸。安般念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在每次呼吸時要有覺性, 而非聚焦、專注於呼吸。是什麼在執行呼吸的職責? 是身體。比如大家現在坐著, 對嗎? 我們現在坐得很放鬆, 開始越來越做回普通人了, 感覺到了嗎? 我們坐著沒事時, 有在呼吸嗎?

我們不需要刻意去做什麼, 能大概感覺到身體在呼氣吸氣嗎? 我們並不需要對心作任何改造。大概能感覺到嗎? 有一些起伏。不是只是腹部在起伏, 而是全身會正常地起伏, 感覺了到嗎? 那種感覺是非常寬闊、舒坦的。而心聚焦於呼吸的感覺是非常狹窄的。好, 再來試驗一次, 每個人開始專注呼吸。感覺到了嗎? 我們的心開始沉重了, 我們的感覺變得狹小起來, 那份輕鬆舒坦的感覺減少了。

當我們輕鬆自在地去觀呼氣吸氣時, 類似我們現在坐著, 並且大概能感覺到旁邊有人坐著。能感覺到嗎? 一定要回頭去看嗎? 不需要。這就是覺知。比這個力度更強就不對了。比這個力度更強的是什麼? 是希望知道得更清楚, 對嗎?

比如像老師這樣坐著, 大概能感到旁邊有人( 旁邊坐著翻譯)。但如果老師想知道得更清楚, 就必須回頭仔細地看( 老師回頭仔細看翻譯) , 那就再也不是覺知了。就演變成了緊盯、聚焦、刻意去觀。

大概能抓住什麼嗎? 它們之間是不同的。我們穿著衣服時, 大概能感到自己穿著衣服, 對嗎? 會有一丁點感覺, 知道有衣服存在。在洗澡時沒穿衣服, 跟穿上衣服時的感覺是不同的, 那是覺知。大概明白嗎?

我們修習四念處時, 用的是覺知, 是感覺。我們可以試著去觀身體呼氣吸氣, 覺知這種感覺, 用老師剛才講的方式來觀身體呼氣吸氣。喜歡觀身體呼吸的人, 就這麼觀, 一整天去觀身體呼氣吸氣, 一有空就輕鬆自在地去觀身體呼氣吸氣。

一旦我們常常看見, 就能記得它。如果我們能記得身體呼吸時起伏的感覺, 一旦我們情緒發生變化時, 呼吸的節奏就會發生變化。比如我們緊張時, 呼吸的節奏就會加快; 或是我們生氣時, 呼吸會變得急促; 或是有貪心時, 呼吸也會變得非常急促。

因此我們觀身體呼氣吸氣直到習慣, 能記得它, 一旦情緒發生變化, 我們呼吸的節奏變化時, 就會自動捕捉到, 大概明白嗎? 就只是這麼做, 就可以一整天發展覺性了。為什麼? 因為一整天不是呼氣就是吸氣, 因此從早到晚就只觀這一對( 呼氣、吸氣), 就可以不停地在發展覺性了。

但有人並不擅長於觀身體呼氣吸氣。

四威儀

觀身還可以觀什麼? 還可以觀四威儀。我們大的動作和姿勢僅有4 種, 即行住坐臥。我們只用平常的感覺, 只要想到身體, 坐著的身體就會呈現, 感覺到了嗎? 我們對身體的感覺會清楚一瞬間。如果我們希望能覺知得更清楚, 就會牢牢抓緊身體, 那就演變成了緊盯身體, 心的沉重感就會增加, 這麼說能明白嗎?

大家一整天常常坐著嗎? 吃飯時會坐嗎? 坐著聽法、工作、上廁所…… 我們處在坐這個姿勢的時間是非常多的。站得多嗎? 洗澡時是站著還是坐著? 還是躺著? 男人小便時是站著還是坐著呢? 我們每天走得多嗎? 走之前一定要先站, 對嗎? 走完後也要先站, 對嗎? 因此我們每天站著的時間並不少。睡得多嗎? 不用講了。

有行, 有住, 有坐, 有臥。如果我們需要覺知身體的四威儀, 就在身體處於這4 種姿勢時訓練去覺知、去感覺。覺知、感覺的力度, 就好像坐著時能感到旁邊有人坐著的力度, 如果什麼時候覺知的力度太強, 就會演變成緊盯身體, 心就會憋悶、沉重, 然後就會覺得透不過氣、不舒服。如果我們想訓練這一塊, 站著時訓練自己去覺知, 坐著時訓練去覺知, 躺著時也訓練去覺知。

好, 試著站起來。( 學生站起來) 去覺知站著的身體, 就只是想到( 身體)。非常多的人已經不是覺知, 而變成緊盯了。什麼時候覺知的力度加大, 什麼時候就變成緊盯。什麼時候覺知的力度加大就等於是轉過頭去看。大概明白嗎? 好, 請坐。( 學生坐下)

因此, 我們要常常地訓練覺知, 走時要訓練, 站時要訓練, 坐時要訓練, 躺下時也要訓練。時間一久, 心就能牢記這些境界或狀態。本來坐著時正在走神, 然後突然能覺知到身體正坐著。

男生可能正站著小便, 本來是走神的狀態, 突然意識到身體正站著。坐著上廁所時, 有時我們會坐很久, 想東想西, 一直在迷失的狀態, 然後突然意識到: 誒, 身體正坐著。

除了行住坐臥外, 我們還會做什麼? 行住坐臥在四念處裡屬於四威儀篇, 如果我們能觀這4 種姿勢, 我們就能觀一整天, 對嗎? 除非是你在蹦、在跳的時候, 那個沒關係, 可以免除。

正知篇

我們的身體還會處於什麼狀態? 不是動就是停。我們吃飯時會動嗎? 現在我們正坐著, 也在不停地動來動去, 感覺到了嗎? 但一個從未訓練過的人, 他在身體動時, 根本沒有感覺, 根本不知道身體一直在動。

所以隆波田的修行體系才會把這個作為工具, 它真正的核心是什麼? 是動了覺知, 停了覺知。並不必須要做14 個動作, 14 個手部動作僅僅是種工具。如果能做到動了覺知, 停了覺知, 就可以一整天都保持覺知了, 對嗎? 老師不做14 個動作, 就這麼做, 也行啊。( 老師做手部動作)

閉上眼, 將手舉上放下, 能感到有某些東西在動。能感覺到嗎? 停下, 睜開眼。身體在動和停時, 我們是用什麼來覺知? 恩, 那些感覺, 閉上眼心也能感覺得到。把手放到背後, 不停地握拳放拳, 能感覺到嗎? 有什麼東西在動。一定要緊盯嗎? 能夠感覺到, 對嗎? 這就是14 個手部動作的核心。簡單嗎?

在身念處這塊, 隆波帕默尊者建議的是以下三個篇幅: 一、安般念篇, 即觀身體呼氣吸氣; 二、四威儀篇, 即觀行住坐臥; 三、正知篇, 即觀身體的動與停。只需選其中一種訓練就夠了。

為什麼? 因為如果能觀呼氣吸氣, 就可以一整天訓練了。如果能觀行住坐臥, 有覺性, 也可以訓練一整天。如果動了能覺知, 停了能覺知, 同樣也可以一整天保持覺知。而且是以現在這樣輕鬆、舒坦的心去覺知, 而不是以狹窄憋悶的心去覺知。

受念處

如果不觀身體, 那就觀感受。感受有身方面的感受, 有心方面的感受。身體方面的感受有兩種: 苦受和樂受。大家聽到後或許會發懵。簡單來說, 就是舒服的感受和不舒服的感受。簡單嗎? 我們的身體在一天中, 有些時段是舒服的, 有些時段是不舒服的。

心方面的感受有三種: 苦受、樂受和不苦不樂受( 舍受)。如果能觀這三種, 也可以整天觀心的感受。比如此刻, 我們的心是什麼樣的? 是苦? 是樂? 還是不苦不樂?

我們必須要緊盯、專注, 要做些什麼, 才能知道我們是苦、是樂, 還是不苦不樂嗎? 不需要! 就只是感覺( 就能知道是苦, 是樂, 還是不苦不樂) 。要記住它真正的核心是“ 就只是感覺”, 而不是去思維分析, 不是不停地刨根問底。根本無需任何知見。

因此學法時, 一定要蠢一點、笨一點。別想獲得知見。知見對我們沒有任何的利益。擁有各種各樣的知見, 更多的時候會增加我們的煩惱習氣。我們知道得比別人多, 就是我們比別人厲害, 我慢就會比別人的更大。

心念處

除了觀感受外, 還有另一種方法是隆波帕默尊者經常建議的, 即觀心。觀心並不是跳下去觀, 而是“ 就只是感覺”。生氣時, 我們一定要緊盯、聚焦, 才會知道我們生氣了嗎? 不需要, 對嗎? 害怕時能感覺到嗎? 無聊, 會有嗎? 自卑, 會嗎? 厭倦, 會嗎? 這些都是感覺, 對嗎?

感覺生氣和思維生氣一樣嗎? 關鍵在於感覺。我們的感覺是非常多的。對於剛起步的人, 佛陀為大家開示: 只需學一點點就夠了。比如感覺心生氣和不生氣, 這麼講能明白嗎? 簡單得要命。感覺心貪和不貪, 明白嗎? 一定要想嗎? 一定要想這究竟是貪還是不貪嗎?

還有什麼? 感覺散亂或萎靡不振。會散亂嗎? 會很頻繁嗎? 非常的頻繁, 對嗎? 特別散亂後會發生什麼? 會累, 然後心就會昏昏沉沉的, 有氣無力, 要死不活, 對嗎?

還有什麼? 感覺心有癡和無癡。大家對這個也許有點發懵, 因為這個難度稍微大了點。在我們迷失時, 沒有覺性時的狀態, 稱為癡。有些人看東西時, 會覺得眼前好像有層霧, 看什麼都不

清楚—— 有些人是這樣的症狀。感覺到了嗎? 有些天看一切都像蒙了層霧, 某些天感覺晴空萬裡, 看什麼都一清二楚。

我們瞌睡時, 心是模模糊糊的還是亮堂的? 大家更明白了嗎? 就算心是模模糊糊的, 也有模糊很多和模糊較少的程度區別。如果我們能看得出來, 就會知道: 噢, 今天心特別模糊, 今天心有一丁點模糊, 今天心一點都不模糊。這就是癡。

在我們生氣時, 心也是迷迷糊糊的; 在我們心有貪欲、有淫欲時, 也是迷糊的。心有覺性、有智慧時, 就不會犯迷糊, 它會光明亮堂。修習禪定時, 如果沒有覺性, 心也會迷迷糊糊的。如果修習正確的禪定, 有智慧, 有覺性, 就不會模糊。

曾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當我們下坐後, 睜開眼睛, 感覺外面的世界全都灰濛蒙的。有過這樣的感覺嗎? 有時我們打坐後睜開眼睛, 會覺得有些昏沉、瞌睡, 沒精神。這種禪定稱為帶有癡的禪定。有人越修越迷糊, 這就是越訓練煩惱習氣越厚重。

( 帶有癡的) 禪定是很可怕的, 但很多人非常喜歡訓練這樣的禪定。老師努力地解釋, 是希望我們能大概明白癡的狀態。我們在訓練觀心時, 如果誰是嗔心型的人, 就去觀心有嗔和無嗔; 如果誰是貪心型的人, 就去觀心有貪和無貪; 特別喜歡散亂的人, 就去觀心的散亂與萎靡不振; 對於可以看到癡的人, 就去觀心有癡和無癡, 癡的多與少。

只需觀其中任何一對, 就可以一整天都發展覺性。因為那些嗔心型的人, 一整天有的只是生氣的心和不生氣的心。或者如果是貪心型的人, 一整天不是有貪就是無貪, 就只是這些內容而已。這裡說的沒有貪, 並不是說其他的什麼都沒有。沒有貪, 但也許他生氣了。因為生氣也是無貪的, 對嗎? 大概能區分嗎?

訓練時, 我們擅長哪一塊, 就訓練那一塊。在起步階段, 我們把自己由一個沒有覺性的人訓練成有覺性的人。在剛開始時, 我們是一個沒有覺性的人。我們常常訓練去看境界和狀態, 比如看生氣, 不停地看下去。有一天, 在我們沒有刻意覺知時, 生氣生起了, 我們能捕捉到, 那就是真正的覺性生起了。在這之前努力訓練, 努力保持覺性、保持覺知時, 還不能稱為有覺性。真正的覺性是自動自發地生起的, 它不會無緣無故生起, 它是源於我們的訓練。即我們有這樣一份用心: 每次生氣, 都訓練自己去覺知。最後, 由於常常看到生氣, 心便能牢記生氣的狀態。

實際上每個境界都是相同的, 我們常常去看那個境界, 直到心能牢牢記得那個境界。下次那個境界再次生起時, 在沒有刻意的情況下, 覺性能自動生起, 才稱為真正的覺性生起了。

我們訓練時分為觀身和觀心, 或稱為觀色法和觀名法。色法其實就是與身體相關的這一塊, 在觀身這塊, 隆波帕默尊者介紹的是以上三方面內容。至於名法, 感受屬於名法, 心也是屬於名法。我們觀名法時, 並不需要太多定力。我們只是普通人, 心裡有什麼感覺生起時, 完全能感覺到。我們僅需加入一點兒關注度, 用這樣的心去訓練、去觀。如果我們用心的力度太大, 就會變成緊盯, 就不再是覺知了。這一點大家明白嗎?

觀身和觀心的區別只有一點點。在觀心時, 我們放任六根與六塵接觸, 感覺生起了之後, 我們才訓練去感覺、去觀。我們不去守株待兔, 而是它生起後才訓練自己去看。在看的時候, 就只是感覺, 而不是去緊盯、去聚焦。

我們觀了之後, 捕捉到它之後, 不去對治, 不去幹預。煩惱習氣生起了也行, 生氣了, 我們就只是去感覺而不去對治; 貪了之後, 只是去感覺, 不去對治; 貪欲生起後, 也只是去感覺, 不去對治。各種善法、美德生起後, 就只是去感覺, 不需要去呵護它, 延長它的壽命。努力呵護它, 讓它繼續存在, 這是在對治; 想徹底地抹掉它, 也是在對治。

但觀身時, 因為身體( 的狀態) 壽命較長, 不用等它先生起才去感覺。我們觀身時可以觀到當下那一刻, 比如, 身體坐著, 就只是去感覺, 當前它就是坐著的。因此, 觀身的當下和觀心的當下, 它們是有一點區別的, 明白嗎?

為什麼不去對治? 因為我們學習的真正目的是為了能夠瞭解和認識我們自身, 學法修行是為了認識自己、瞭解自己。老師已經講過了, 我們並不是透過閱讀、聆聽、思維、分析、死記硬背來學習的, 我們是透過觀察自己的方式來瞭解自己的。在我們瞭解自己、觀察自己時, 用的方式是感覺。

比如我們要瞭解某種鳥, 然後就去翻相關的百科全書, 去找這個鳥叫什麼, 有什麼習性, 對它做一個瞭解。這和我們到現場去觀察這個鳥有什麼習性、有什麼習慣一樣嗎? 如果我們只讀專業書籍, 讀到把這個鳥的狀況背得滾瓜爛熟, 這和我們真的去觀察鳥的實際生活狀況相比, 哪個會讓我們更加瞭解這隻鳥?

閱讀有關這隻鳥的專業書籍, 就好比是學習經典理論; 去實地觀察這隻鳥, 就好比是認識、觀察、體會自己。關鍵在於, 我們想學習某種事物的自然狀況時, 前提條件是我們不能改造那個事物。我們一定要放任它們按照自己的天性去運作, 它們本身應該怎麼呈現, 就讓它們自然地那樣呈現, 對嗎?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們才會說: 在感覺生起之後, 不去對治, 不去幹預, 不去改造它。這一點明白嗎?

隨著不斷地看到實際的狀況, 最後我們就會明白一個事實: 每種感覺, 每種現象, 它們都來了就走, 生了就滅, 無法掌控。只是一味地聽、一味地思維, 是永遠比不過我們一整天去實地觀察的。

生氣有生氣特質, 貪有貪的特質, 恐懼有恐懼的特質。每個事物都有屬於它自身的特質, 對嗎? 比如, 恐懼時, 心會稍微有點萎縮; 很愉悅時, 心會非常寬廣, 非常舒坦。它們是不同的, 對嗎? 它們有屬於自身的一些特質。

在我們訓練讓覺性生起時, 訓練的是去觀察它們自身的特質。我們剛訓練時, 就知道這個是貪, 這個是生氣, 這個是恐懼。我們不用去標註它叫什麼, 但心裡能感覺到, 直到最後能夠記住它。到這裡, 明白嗎?

每種境界都有兩種特質, 有屬於它們的個性, 也有共性。它們所具備的共性就是: 生了就滅, 來了就走, 無法掌控, 它不是我。這是所有境界的的共性。

因為每種境界跟狀態都有自己的個性, 所以我們在訓練覺性時會清楚地知道這個是這個, 那個是那個。但隨著修行的深入, 心會不停地看每個境界, 最後心就會明白所有境界跟狀態都有一些共性: 三法印。所以, 在發展覺性的初始階段, 我們是通過訓練獲得覺性, 不斷地訓練下去, 最後就會獲得智慧, 因為三法印就潛藏在每一種境界裡。到這裡, 明白嗎?

我們開發智慧時, 除了要有覺性外, 還要有正確的禪定。正確的禪定就是心抽身出來變成知者和觀者, 並沒有跟境界和狀態完全侵泡在一起。這樣的心, 也就是阿姜宋彩尊者所開示的知者的心、佛陀的心。佛陀是什麼意思? 佛陀的意思就是覺知、覺醒、喜悅者。

訓練( 正確的禪定的) 方式是修習一種禪法, 然後去知道心的迷失。所以才會讓大家去訓練兩種。也就是每個人要為心找一個臨時的家, 然後去訓練及時地知道自己的心, 這樣就會獲得禪定; 而訓練覺性的方式, 就是去訓練常常去覺知、感覺那些境界和狀態, 直到最後心能夠記得非常多的境界或狀態。到這裡, 明白嗎?

老師講到這裡, 從來沒說過要去打壓或強迫心, 對嗎? 一定要壓制心嗎? 一定要裝修心嗎? 沒有, 對嗎? 我們就用平常普通人的心去發展覺性, 就是這樣的心剛剛好。如果訓練之後心感到憋悶, 這個就已經超過好的程度了。說明什麼? 說明我們已經去緊盯、去聚焦了, 已經不是感覺、覺知了; 或者說明我們已經去改造、裝修境界了, 已經努力地想把那些境界徹底抹得一干二淨, 或是想呵護某種境界了。

這屬於基礎階段的修行方法, 清楚嗎? 為什麼老師要給大家講整體的地圖? 因為大家的問題絕大部分都屬於這方面的內容。

互動問答

學生: 您剛才提到了兩個方法, 我個人的問題是: 我首先選擇觀察的境界是我的散漫, 我讓心不斷地記住散漫的情況, 這是開發覺性, 這是我選的第一種方法。您剛才又講了第二種方法, 比如我觀呼吸的同時念誦佛陀, 當心迷失了, 我知道迷失了, 這是禪定嗎? 這是兩種方法, 針對兩個目標, 對嗎?

阿姜巴山: 很好,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實際上我們修習一種禪法, 然後去觀心, 這本身就是同步訓練兩種, 甚至三種的。比如, 我們修行時, 訓練的方法是觀身體呼氣吸氣或念誦佛陀, 在修習每種禪法時, 本來就會獲得覺性, 對嗎? 我們訓練這個禪法時, 心迷失的時候, 心迷失的狀態是有它獨特的個性和特質的, 對嗎?

學生: 是的。

阿姜巴山: 如果你以身體呼氣吸氣作為所緣, 在觀身體呼吸吸氣時, 本身是在訓練覺性的; 當訓練觀身體呼吸時, 心跑掉後, 如果能及時地知道, 其中是包含了訓練禪定的。因為心的跑掉也是一種狀態, 其實就是散亂的狀態。心跑掉是非常頻繁的, 一旦我們訓練到能夠記得這個狀態, 這本身就會讓我們獲得覺性。

這裡有個很特別的地方, 就是每次心跑掉了, 我們如果能及時地知道心跑掉了, 心的跑掉就會滅掉, 那時就會獲得禪定。它的關鍵在這裡。我們訓練時觀心的跑掉, 這裡面本身就有訓練覺性的成分。我們觀的時候, 一旦心跑掉, 我們及時知道心跑掉, 跑掉就會滅掉, 就會生起覺知的心, 就會有禪定。所以, 只訓練這個方法, 就同時訓練了覺性和禪定。

此外, 如果我們不停地訓練下去, 還有機會獲得智慧。比如我們最後會看到: 心是要待在臨時的家裡還是要跑掉, 並不是我們真的可以掌控的。或是我們會明白: 無論是覺知的心還是迷失的心, 它們都生了就滅, 來了就走。

訓練一個禪法, 可以從起點一直來到終點。學生: 太好了, 謝謝老師!

阿姜巴山: 老師覺得今天跟大家講了這麼多, 應該已經回答了各位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問題了。

聲明:   本文由部分參課學員自發整理自第十一屆泰國四念處禪修課程音頻,   文字內容未經課程老師校訂審核, 受語言能力及個人修行所限, 若有任何紕漏, 完全歸責於整理者, 望不吝指正。  本文嚴禁用於任何商業用途, 嚴禁擅自節選或改編,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