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起點到終點來具體講解這條修行之路

從起點到終點來具體講解這條修行之路

從終點倒推起點的方式來講解中道的章節,請允許到此告一段落。
接下來,作者會從起點到終點來具體講解這條修行之路,以便各位道友更穩固地記住這條路。倘若我們能夠透徹瞭解這條路,它將是一條離苦的捷徑。而如果我們尚未仔細瞭解便貿然開始動手修行,那麼偏離這條路的概率就會非常非常高。

5、修行,從起點至終點
接下來,將以常規的順序來闡述修行之路,按照次第從修行的起點講至修行的終點。
之前是以倒推的方式,立足終點而追溯起點,是站在終極目標的角度來檢查整條路徑,使修行避免偏離中道。現在我們按照常規的順序來闡述,為了方便道友們按照次第來實踐。
每一位沉淪於苦海之中對修行感興趣的道友們適合這樣上路:
5.1、開始練習前的準備
幾項需要準備的事務:
5.1.1、下定決心遠離五惡
在開始修習毗缽舍那之前,為了修行的安全與穩固,行者應該先好好持守五戒。原先我們以打壓心的方式來修行,努力想要戰勝煩惱雜染、壓制煩惱雜染。但是當我們開始修習毗缽舍那,我們不能再用壓抑心或煩惱的方法,而要如實地及時知道心或煩惱雜染。
有時覺性尚未及時生起,而煩惱習氣正在控制心、迫使心去造惡,彼時我們必須持守五戒,先管住身與口,即使在煩惱習氣的驅使下,也不在身與口的層面造惡,避免為社會或他人帶來危害,也避免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污點。至於心,我們則需要使用奢摩他與毗缽舍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阿姜宋猜尊者 22年10月1日 回答學員第3個問題

阿姜宋猜尊者 22年10月1日 回答學員第3個問題

44:54

阿姜宋猜尊者:我們用功不用設定目標讓心寧靜或是一動不動。我們要慢慢觀察,我們做固定形式的時候,若是設定目標,希望心寧靜或是一動不動,這就是修奢摩他。事實上是心為了休息。

但我們訓練覺性為了升起智慧,重點不在於寧靜或一動不動的。

像這個時代的人訓練讓心寧靜是比較困難的,因為我們是城市的人。我們不斷地訓練覺知自己,不用預期它會寧靜或是一動不動的。身體動覺知、身體停止覺知,行、住、坐、臥不斷地覺知。或者心跑去運作,不斷地覺知,心跑來跑去就知道,就只是及時知道。

 

不用預期修了之後,它會一動不動或是有什麼結果。但是我們不斷地訓練覺知下去之後覺性會頻繁地生起心就會自行寧靜。心就會自行寧靜一動不動的。當這一點多多的訓練,接下來心就會安住起來。心就會慢慢地有正定升起。然後它會自行看到我們所看到的境界都是三法印。

 

這一點要靠時間慢慢訓練,不用著急。師父的技巧就是以前師父是有很多癡的人。其實不想講,覺得丟臉。那個時候隆波帕默尊者(還沒出家時)剛剛開始教弟子,在新年放長假期間請弟子一起去一座森林派的寺廟是在一片大森林裡。

那個時候大概有十幾個弟子,吃完早餐就分頭去用功。在吃早餐時隆波先檢查一點點作業,檢查到師父的時候就跳過去檢查別人。之後檢查一遍後回來又跳過師父。他們就去經行、打坐,師父也跟他們一起去,但是經行一下子就覺得不行了,因為剛吃飽飯想睡覺,就去睡覺了。吃飽飯就去睡覺,醒來剛好是吃午餐的時間。朋友就去跟隆波抱怨師父是來這裡用功,還是睡覺的?白天也睡覺,晚上也是看他在睡覺。

其實他們不知道師父在做什麼。因為師父是癡很多的人,經行一段時間想睡覺就去睡了,剛醒過來有一點力量了就去經行、打坐,因為剛剛醒來就有一小段比較清爽的時間。因為師父是鄉下人比較早睡,在家八點就睡了,師父也習慣八點、九點就睡覺。清晨三、四點就醒起來去經行。

當別人在睡覺就一個人去經行。其他人醒來的時候師父又跑回去睡覺,他們不知道就跑去跟隆波告狀說師父來寺廟是來睡覺的,見到他都是在睡覺。其實師父在他們睡覺的時候,偷偷地跑去用功。

 

師父剛剛說的那個技巧“不要期望”,師父不會期望、不會想說:一定要經行一個小時、二小時、三個小時,不這樣。如果我們覺得哪個在逼迫身體,太折磨身體,我們不要。

 

但會設定目標今天要修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經行半個小時累了就坐,坐了20分鐘酸了或是困了就站起來走,就是這樣子訓練我們的覺性。不用看中那些形式,要訓練我們的覺性,走也可以,坐也可以。而且坐也不一定要是打坐的樣子,只是坐著覺知自己。

 

師父來跟隆波在一起不怎麼看到隆波在做正式的固定形式練習,但是尊者拿著扇子不斷地發展覺性。人看到就說他沒有在用功,但是師父知道他在用功。看到他走沒幾步,走一點點就去坐,坐著扇扇子、動來動去覺知自己。尊者一直在用功,但是沒有固定的形式。

 

那我們就慢慢訓練下去,不久就會有力量起來。以前師父沒有力量。像剛才說的,剛開始訓練時一整天都在睡覺。師父仰賴于忍耐,去經行,還困時就再多走一些,然後再來坐,當我們讓它連續就有連續的覺性,有禪定升起,就自行有力量,

 

這一點仰賴於有自律。如果沒有自律,就會這樣軟弱。師父剛開始是從負分開始修行的。像隆波常常告訴大家:師父仰賴于有自律。同時期一起修行的朋友,他們聰明學得很快,容易學習,但不忍耐,沒有自律。師父學的比他們慢。他們學到心保持中立了,心是舍了,師父才剛訓練覺性。但是師父也沒有自卑,就慢慢地訓練。

 

訓練的技巧是設定目標說今天要用功,就起來用功。但是沒有嚴格要求一定要走幾個小時,坐幾個小時,這樣不要!設立目標說要訓練覺性,但盡可能多多的去訓練覺性。在出家的期間,跟其他出家師父相比,師父也是處於劣勢。因為師父是隆波的秘書,秘書的工作煩瑣,一直很忙。一有空閒的時間就馬上去經行、打坐、做固定形式。跟隆波出去外面回來,在途中一直在訓練覺性,回來要打坐要、做固定形式訓練時心還在轉。有時候做了20分鐘,心還沒有寧靜。那我們要慢慢訓練。師父仰賴于一有空就修固定形式練習。但我們城市的人讓別人看到做很多固定形式的練習也不行,就仰賴於動了覺知、動力覺性不斷地訓練下去。

 

白天隆波在工作的時候,如果要做固定形式經行走來走去給別人看到,城市的人看到就說是瘋子。隆波就用走著覺知自己的方式,走到辦公室旁邊的廟去頂禮佛,頂禮完就走回來。這稱之為做固定形式但不是走來走去,他走著覺知自己。打坐也是,因為在城市裡,若是人家看到你打坐也會覺得你是瘋子。師父也是同樣的情形,如果在家裡打坐給家人看到,就會說師父快要發瘋了,要找別的地方用功家裡不行,偷偷地去做,不讓他們看到?仰賴於精進修下去。沒有力量,癡很多,常常做心就會慢慢有力量起來。當我們常常的去用功有很多禪定後修行就會更容易但要精進。簡單地說就是要努力的做固定形式,力量就會跟著來。如果我們希望做一點點就會有力量的話,不會的。如果我們力量少的話,固定形式要多做。當做更多了,覺性也會頻繁地升起。覺性多多升起以後,正定也會容易升起,然後再來開發智慧。城市的人開發智慧不難因為隨時要開發智慧但基礎要穩固,基礎就是有禪定。

 

阿姜宋猜尊者: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學員:打坐得到的禪定和發展覺性得到的禪定是一樣嗎?

阿姜宋猜尊者:事實上,經行得到的禪定更穩定,但是比較更難修。師父不想強調要多坐或是多經行,我們多多的訓練覺性但用那一種形式都可以,經行得到的禪定會比較持久且更穩固。但這也不確定。

我們要訓練,要有自律,多多地去做就會提升。開始不要設立目標,要多多的去坐或是經行,讓它們交替進行,像上面說的,不斷地交替進行,不久力量就會跟著來,能自己感覺到力量增多了。

利己與利他

利己與利他

隆波帕默尊者
禪窗 翻譯
2022年5月28日45分54秒——47分44秒

學員問:

通過經行修習奢摩他,念誦「佛陀」為臨時的家,可以看到越來越微細的境界,看到「我」並不恆常,隨行蘊造作而變化,無法執著自己的念頭或感覺。修行還不充分,因為覺得一定要利益他人,請隆波慈悲指導。

隆波回答:

利他與利己是可以合二為一的。比如,在我們不藏私心地利益他人時,如果出現想偷懶甩手不乾了,我們及時意識到,就可以在行善助人時跟自己的煩惱作鬥爭。

因此,如果明白,所有的行善就都不會成為我們修行的障礙;但如果不明白,我們就會將兩者區分開——這是助人時段,這是自己修行自助的時段。只要依然有涇渭分明地區分兩者,就仍有很大提升空間。

因此,你行善就繼續去行善,做之後灰心喪氣,及時知道;心滿意足,及時地知道;做之後想得到這樣、那樣的結果,及時地知道……如此,在我們助人的當下就在利己。

盡量將利人與利己結合起來。

如果你發願要助人,那就在當下利己,而不是先等助人結束再來修行,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