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者的戰場在哪裡?

禪修者的戰場在哪裡?

隆波帕默尊者 2021年4月3日7’27”~11’50” (禪窗編譯)

如果能夠正確地訓練覺性,就可以同時獲得正確的禪定。比如,生氣一旦被覺知到,生氣就會滅去,心於是安住成為“知道剛才生氣了的知者”。

修習四念處時,有覺性地感知名法和色法,一旦可以正確、如實地觀察,正定即會生起。而只要有了覺性和正定,智慧也會進而生起。

既然提到了迎戰自己錯覺與誤解的工具或武器,那麼戰場在哪裡呢?我們已經有了武器,現在需要了解戰場了,修行者的戰場有四個:身、受、心、法。

為什麼有四個(戰場)?經過隆波實修和檢驗發現,四類念處的精細度是不同的。在打仗之前,我們必須懂得選擇戰略要地,那樣才可以讓自己占得先機,而不是想到哪兒打到哪兒,完全是莽夫的蠻幹。

所謂戰略要地就是身、受、心、法。對此應該如何選擇?

當我們的覺性和智慧比較粗糙——沒什麼覺性也沒什麼禪定時,我們就要用粗糙的禪修所緣,也就是粗糙的戰場;當我們覺性和智慧(的品質)儲備優良了,就可以選擇細膩的戰場,也就是細膩的禪修所緣。

身、受、心、法表示的是從最粗糙到最細膩的禪修業處。比如,即使我們再怎麼迷失,身體也還是存在啊,要觀察它是很容易的。身體不可能憑空消失,很容易被觀察到,是粗糙的現象。

大家可不要誤以為觀察粗糙現象就是低劣的!因為我們只能在這個戰略要地、以這種方式戰鬥。我們還沒有能力飛機加大砲時,那麼就鋤頭加鐮刀。

如果覺性與禪定不夠,那我們就選擇粗糙的禪修業處——觀身。身體是最粗糙的。比如,當下這一刻,我們站著或走著,坐著或躺著,能夠覺知到嗎?就只是知道而已。知道此刻正在坐著,難嗎?如果連現在坐著都很難感覺到,那就不正常了。

至於問說:現在的內心是善的還是不善的?這個問題回答起來就有難度了。可是當下在呼氣、吸氣,在行、住、坐、臥,在動、在停,這些都是粗糙的現象,只要稍加註意就可以感覺到。

有趣的禪定

有趣的禪定

隆波帕默尊者 2019年5月25日 (禪窗編譯)

所属文集: 法谈摘录

禪定有很多好處:首先,它讓我們當下就獲得快樂;其次,它會生起種種智慧,有些是玩具式的世間智慧,而品質好的智慧則是毗缽舍那的智慧。 若是想玩出花樣,那就使用止禪——緊盯著所緣;如果要修習毗缽舍那,則要用到安住的心,稱之為觀禪——是讓心安住的禪定,它也有好幾種利益。我們如果趨入這樣的(禪)定,覺性與正知就會很好,心可以一整天是知者。精通禪定的心,可以一整天是知者、覺醒者、喜悅者,甚至可以持續好幾天,但最多七天就會退失。如果再度修習禪定,它就又可以再維持幾天。因此,禪定可以生起覺性與正知,且(禪定)也是聖道生起時,清除隨眠煩惱的工具。

禪定的好處有四點:

第一,當下就會獲得快樂,讓當下獲得快樂的禪定是止禪,快樂地、持續地跟單一的所緣在一起。

第二,會讓智慧生起,而智慧有兩種:一種是世間的(智慧),可以依靠止禪來獲得;另一種是毗缽舍那的智慧,可以契入出世間法,利用觀禪來洞見到三法印,那是屬於安住型的禪定;

第三,能夠讓我們擁有覺性與正知的是安住型的禪定;

第四,能夠清除我們漏煩惱的也是安住型的禪定。

因此,寧靜於單一所緣的禪定是為了獲得快樂,也可以拿它來當作玩具,玩出很多不同的花樣;至於安住型的禪定,是用於修習毗缽舍那的,可以用於提升覺性與正知;以及在生起聖道的時候根除煩惱習氣。最後這個屬於出世間禪定,而前三種是世間禪定。

看到沒?關於禪定,要學的內容非常多,很有趣的。為什麼不學呢?不學就太笨了。那麼好的寶貝都不要,你還要什麼?成天在看電影、聽音樂、上網玩微信、玩IG之類的,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你信嗎?看破世間的方式居然是向內自我探索(七)

你信嗎?看破世間的方式居然是向內自我探索(七)

2022 / 05 / 09  來源:甘露雨

烏巴帝沙向老師善柴辭行、準備在佛陀座下出家,老師善柴說:你去吧,我不去。他邀請自己老師同去。烏巴帝沙就是捨利弗尊者,只是那時還不叫舍利弗。烏巴帝沙極力邀請,最後他的老師回答:“你自己去吧!聰明的少數人會去找釋迦牟尼佛,愚蠢的多數人會來我這裡。”看到了嗎?自佛陀時代起,聰明人就是少數;愚昧、迷信、不自立的是多數,哪朝哪代都是這樣!

為什麼我們感覺泰國、緬甸、老撾或柬埔寨有很多佛教徒呢?佔總人口90%以上,說明為數眾多,但實際並非如此。當佛教傳到金地(緬泰一帶)時,融合了鬼神信仰、祖先崇拜、自然崇拜,大多數佛教徒並不是真的佛教徒,而屬於雜糅的佛教,表面上有一點佛教的影子,本質上並不是真正的佛教。

比如緬甸有數不清的出家人,三分之一男性是僧人,全國一眼望去到處有僧,有人就以為緬甸比泰國佛教徒多,其實不然。事實上,緬甸人仍在信奉鬼、崇拜“土地鬼”;“土地鬼”屬於地方性的鬼,全國有幾十位,緬甸人仍保持這樣的信仰,遇到困難就祈求“土地鬼”,類似我們苦惱時去求隆波索通(佛像)或去玉佛寺許願,還不能算是佛教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