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如海市蜃樓,如影子一般抓不住

世間如海市蜃樓,如影子一般抓不住

持續不斷地去修行,直到某一點,
(心)就會看到實相——
心本身也演示三法印,
並不是什麼好的寶貝。

心本身就是苦,
修行直至看到苦。
最開始修行,
並沒有看到苦,
只是看到身與心不是「我」。

繼續深入就會看到的實相,
身體本身就是苦,
不是什麼好的寶貝,
(心)就會放下身體。

修行的最後階段,
就會看到——
心本身就是苦,
然後(心)就會放下心,
再也不將心抓取起來了。

如果還未徹見苦,
(心)就依然再次抓取(心),
那稱之為「尚未徹見四聖諦」,
還未徹見苦。

四聖諦中最苦的,
其實就是「知者的心」,
這是最苦的。

當我們慢慢地修行,
心就能逐步擺脫世間。
一旦能夠放下心,
也就放下了所有其餘的部分,
無論是色界,或無色界,
以及無色界的禪悅等等,
它們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即使心處於無色界定,也依然是苦,
因為心本身就是苦,
即使進入無色界定,心也依然是苦的,
因為心本身就是苦。
只要心本身就是苦,
無論心出生在哪一界,無非都是苦——
修行需要照見這一點。

但是我們起先並未看到這些,
起先只是——
此處沒有快樂,就會逃往其他的地方;
在此處修建房子不行,就會搬到其他地方……
我們就會這麼想。
或是身體生病了,要死了,
那就再次投生到其他地方,
總是誤以為有地方可躲。

何時修行,看到「心本身就是苦」的真相,
那時候,便再也無處可逃了,
因為無論逃往哪一界、哪一道,(我們)都有「心」,
除了一個地方,也就是「無想有情天」之外。
無想有情天的梵天界,那是唯一沒有「心」的界,
但是不久,到了時間(禪那退失),
又會重新擁有「心」,
因為內在的漏煩惱尚未徹底地根除。

除了上述之外,其他界全都有「心」,
作為天神,有「心」,
作為梵天神,也有「心」,
無論去到何處都有「心」,
如果心本身就是苦,去到何處都是苦,
整個三界沒有喘息之地,
因為沒有任何快樂可言。
苦的終點,以及擺脫世間,
就發生在此處。

慢慢去訓練,世間並沒有什麼(實質),
世間沒有任何意義,宛如一場夢,
如似海市蜃樓,如影子一般抓不住,
縱然顯現著,卻抓不住,控制不了……

倘若我們認識世間(的真相),
基於智慧的力量,
心將次第地從世間鬆開,
就是這樣去訓練。

因此,大家別過於迷失在世間,
如果曾經迷失得很多,要減少一些,
別再越陷越深了,要懂得自律。

有些人雖然對法義倒背如流,
又發誓再也不上網了,
但是最後還是忍不住跳起來去「咬」。
高僧大德曾經用過一個比喻——
每當主人丟出木棒,狗就會跳起來不停地咬,
沒有訓練的心,也在不停地跳耀著「咬」所緣。

現在是特殊時段,需保持社交距離,
無法碰面,於是人們就在網路上「碰面」,
一整天不停地上網,閒聊、指桑罵槐、吹噓……
於是,我們意識到泰國充滿了「很厲害的人」,
什麼事都很厲害,唯獨離苦一事不厲害。
了解所有的一切,知道所有的事情,
總理做了什麼事也全了解,都做得不對……
而自己做什麼都是正確的,
不停地點評這個、點評那個……
關注的只是這些事物,
是無法從世間跳脫出來的,
因此就是一直沈迷在世間。

沈迷在世間,就是沈迷在苦裡,
永遠不知道厭煩、不知道厭離。

大家去訓練吧,去訓練!
待自己證得三果阿那含時,
如果那時還想上網,那時隆波是不會批評你的。
但要親證阿那含才行,
如果還未證到,就不太想讓你們(上網)。

靜悄悄地修行,否則他人會找麻煩

靜悄悄地修行,否則他人會找麻煩

我們修行,不需要讓別人知道,
這是最好的。
因為現在這個時代,不修行的人(多),
一旦我們修行,他們會覺得我們與眾不同,
因此,隆波(身為居士時),
努力地讓自己看起來與別人是完全一樣的,
到了某一點,我們就會知道,
我們修行,與世間根本沒有任何衝突,
無論身在何處,我們都可以有快樂。

但是,如果我們表現出「自己是修行人」,
世間就會與我們發生衝突,
「具有煩惱習氣的人」的世間,
就會開始與我們發生衝突——
為何不這麼做?
為何不那麼做?

佛陀開示:
「我不與世間諍,世間與我諍」。
世間與佛陀有諍,因為佛陀太傑出了。
佛陀已證悟,如果只證得獨覺佛果位,
不教導任何人,世間就不會找他麻煩。
但是佛陀將「法」弘傳開來,
「法」與世間是背道而馳的,
因為世間完全是迎合煩惱習氣的,
而法是逆流而上,完全背道而馳。

因此,作為居士,
大家靜悄悄地修行,
否則別人就會找我們麻煩。

有些人向隆波學法,
進到這個寺廟,去到那個寺廟,
讓別人找隆波麻煩,
有時別人說:
「隆波帕默尊者教導什麼?這麼不行!」
如果有人因而來看,隆波也說這是不懂事。
如果真正懂得修行,就不會與別人攀緣,
我們觀身、觀心的時間都不夠了,
怎麼還可能有時間與別人攀緣呢?

因此,大家訓練自己,
最近一段需要待在家裡的日子,
不浪費時間,
與自己在一起,與佛陀在一起,
與呼吸在一起,與修行在一起。
如此,我們就不會感覺——
過去的時間,或接下來的時段,
太苦或太久了。

僧人與隆波出家三、四個月,
大部分都不會感覺時間很久,
還想繼續待下去,只是沒有地方讓他待了。
因此,如果修行,我們就不會覺得——
未來的四、五個月,或未來的三、四個月,
這段必須(防疫)謹慎的時段,太苦、太困難了,
就不會有那樣的感覺,
而會感覺時間過得很快。

如果我們真正與「法」同在,
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另一個月很快又過去了,
但是,如果我們與「鬱悶」同在,
哪怕是一天,都會覺得很難熬,因為太鬱悶了,
哪怕是過一天、一個晚上,都覺得太久了。

如果我們與法在一起,
與呼吸在一起,與佛陀在一起,
心很清涼快樂,我們就會覺得——
哦!一天又結束了,一個月又過去了,
時間過得很快、很快。

因此,在等待疫苗的這段時期,
我們持續不斷地修行,
有吉祥物,也就是——口罩,這是最好的,
然後有戒,保存自己的生命,
有空餘的時間,與其想其他事情而鬱悶,
不如好好地修行。

新的一年,如何讓生命不空過

新的一年,如何讓生命不空過

去修行,不停地用功,
持續不斷地訓練自己,
如此我們生命才不會空無一物。

2020年,過去的這一年,
最後也空無一物,什麼都不剩了,
如果我們誤以為自我存在,
我們就會不停地發瘋。

如果來到2022年之後,
就會發現2021年什麼也沒有,
也像做了一場夢而已。
因此,我們不必等待一年、一年以後,
才去看——生命只是一場夢。

我們不停地觀察自己當下的身心,
直至看到當下這一刻,
也宛如作夢一般。

身體不是「我」、不是「我的」,
感受,也就是——
身體苦、樂的感受,
內心苦、樂、不苦不樂的感受,
也是空無的,沒有「我」,
不是「我」,不是「我的」。
內心的善與不善,也是空無的,
不是「我」,不是「我的」。

持續不斷地訓練觀察,
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
而不是思維分析。
去感覺,不停地去感覺,
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
心就會慢慢越來越聰明。
所謂「聰明」,其實是正見,也就是——
正確的明白、正確的領悟。

我們拼命地去修行,
其實什麼也沒得到,什麼也沒損失,
真正得到的只有一個,即是正見,
真正損失的只是一個,即是邪見,
不過如此而已。

我們拼命地去修行,
付出那麼多,根本沒有別的什麼,
並不是讓我們獲得殊勝的五蘊,
或得到最好的投生之處,再也不死,並非如此。
我們什麼也沒得到,除了得到正見,
我們什麼也沒損失。

然而解脫生起,是因為有正見。
真正的解脫,並非抱持許多智慧,
實際上,修行是為了抵達涅槃——
欲望徹底地止息,苦徹底地止息。

若想做到「欲望徹底地止息、苦徹底地止息」,
就必須有智慧、必須有正見。
因此,何時智慧與正見達至最圓滿的程度,
道果就會自行生起,
在聖道中生起的智慧,那是真正的正見。

我們還沒有生起道果的智慧,
僅僅只是初階的智慧、基礎的智慧,
大致上還稱得上「正見」。
真正的正見,是在證悟初果須陀洹果時,才會獲得。
這聽起來似乎很複雜,不用聽那麼複雜的內容也可以,
不停地如其本來面目地去覺知身、覺知心。

笑,知道笑,並不必須有名字,
不需界定說——
這稱之為「冷」,這稱之為「舒服」,
這稱之為……並不必須。

語言根本沒有任何涵義,
因為語言並不是事實。
語言是概念法,是人為界定出來的。
而事實是色法與名法,
事實會演示真相,也就是——
演示三法印給我們看。

我們看到五蘊演示三法印,
我們如其本來面目地去知道,就會厭離,
因為厭離,才會放下執著抓取,
因為放下執著抓取,才會解脫。

解脫,是因為正見,
累積的智慧、戒定慧圓滿了,
何時圓滿,聖道就會生起。

很簡單,
身動,覺知;心動,覺知,
而不是——
別人的身動,我們去覺知,
別人的心動,我們去覺知,
那不行的,要看自己,
看自己的(身心),
不停地去觀。